“不传,你下班了吗?我在学校门口等你。”晨曦今天将自己打扮的像个公主一样,头发也特意去烫了一个小波浪,再配上一袭可爱的公主裙,就跟童话里走出来的姑娘一样,矜持的往那一站,顿时吸引众人目光。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挂了电话钟不传冲旁边的姑娘说了一句。

  “说好的今晚赔人家,又不算数了。”大三姑娘噘着嘴挺嗲的说了一句。

  “小宝贝今晚我真的有事,明天晚上陪你好不好,保证给你伺候的舒舒服服,让你叫爸爸的。”钟不传浪笑一声,用手掐了她大腿一把。

  “讨厌!”姑娘白了她一眼:“那好,今晚先放过你,明天你不嗑药来我都让你下不了床!”

  “好嘞!”

  话音落,钟不传挂上档,蓝色保时捷如风一样窜了出去。

  他先是给这名姑娘送回家,然后又拿香水在车里喷了一把,狠狠地嗅了一口感觉车里没其她女人气味的时候,钟不传才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捋了捋头上那两根毛,自认为很潇洒的奔着晨曦学校走去。

  几乎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钟不传将车挺没素质的停在晨曦面前,摇下车窗:“上车。”

  晨曦微微一笑,欢呼雀跃的上了车。

  周围一片哀嚎声,不知道咋回事的都以为晨曦看似仙女下凡,实则也只是个被金钱所左右的女孩。

  现在的女孩子,哎……

  “不传,我们说好今天去我家吃饭的,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能忘,你看我东西都买好了。”钟不传指了指身后的四彩礼,微微一笑,抓着晨曦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走。”

  家里准备的阵仗挺大的,我爸,智允,我妈,三个人都在家里,钟不传跟我爸妈已经很熟悉了,他轻车熟路的喊了声叔叔阿姨后,又很自然的冲智允喊了声阿姨,然后还是稍微有点拘谨的坐在屋里。

  本来以为自己所拥有今天这一切,也可以成为人上人,与他们平起平坐,怎料那种天生的自卑感令他无论攀爬到某种高度,在面对智允这种从小就是富家子弟出来的大小姐时,在气场上还是显得那么不足。

  不过智允并没有掉脸子,很亲和的说:“昊延来了啊,快进屋坐,呵呵。”

  毕竟自己宝贝姑娘找的女婿嘛,而且为人又很上进,怎么可能不喜欢。

  “好嘞。”钟不传拎着东西一边进屋一边说:“早就等着今天来吃饭,特意前几天拖朋友从法国给你们带回来的礼物,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呵呵。““来就来嘛,还带啥礼物呀。”智允呵呵一笑:“本来想出去吃的,你张叔说天天在饭店吃也没意思,你跟晨曦处这么久了,咱们头一次见面,就在家里吃,喝的也能开心点。”

  “我对吃的不挑,咱先在家里吃,回头我请阿姨您在出去吃。”

  “好嘞。”智允这是看钟不传越看越喜欢,小伙一表人才,踏实上进,自己女儿眼光果然不错。

  “张叔,耀阳呢?”能够得到智允的认可,钟不传心情那是相当不错了,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随意问道。

  “让他老舅一大早就给拽走了,不知道忙乎什么去了。”

  “沈浪?”

  “嗯!”

  钟不传好心的提醒一句:“叔,我不知道自己听的这个谣言对不对,沈家跟三合会那边合作,这双方都是黑势力起来的,你让耀阳过去,按照他的性子,我担心会出事。”

  “男孩子自己闯一点挺好的。”我爸呵呵一笑,显然不想将话说给透。

  钟不传眨了眨眼睛,随即紧跟着又问:“都知道沈浪有一姑娘在外上学,诺大的集团没有人接受,沈梦瑶最得意的就是我耀阳哥,他们是不是想把他培养成接班人?”

  “不知道哇,随他们折腾去吧,哈哈,你先坐着,我去厨房帮你杨阿姨忙乎会。”我爸打了个哈哈,大笑着向厨房走去。

  钟不传则是一脸阴郁,沈家不会无缘无故要带着张耀阳做事,并且直接就给一个执行总裁的位置来说。

  可以还不客气的说他张耀阳会啥啊?除了打架斗殴以外,狗屁不是。

  诺大的集团给他坐……这是为什么呢。

  最主要的是张耀阳他自己有公司,就算不跟着沈家,一样明明可以过得很好。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难道就是从杀了七爷以后?

  钟不传不禁将目光看向在厨房切黄瓜的张浩,还是说他在里面推波助澜了?

  钟不传陷入深思,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嘿,小不传,想什么呢。”得到家里人的认可,晨曦高兴坏了,挺开心的挽着钟不传的胳膊冲她嘿嘿一乐。

  “没,没想什么。”钟不传笑着摇摇头冲晨曦挑了挑眉头嘚瑟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相当满意我这个姑爷呀?”

  “臭不要脸!嘿嘿。”

  “你哥这也不讲究呀,我正式来你们家,他都不在家的?你给你哥打电话问问他,来不来。之前我们发生的那点不愉快我还想跟他和解呢。”

  “哇,你能这么想最好了,我这就给他打一个。”单纯的晨曦就这样相信了钟不传的鬼话。

  另外一边,沈家集团办公室内,沈浪坐在了我的位置,我跟阿文则是站在他的对面,他摆了摆手:“你俩别站着,都坐着。”

  我皱着眉头,看着阿文我就他ma想干他,不知道沈浪将我们叫在一起有什么打算。

  沈浪说:“我不管你俩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怨,既然今天能做在一起,我就必须跟你们说两件事情,你们是cooperative,partner,如果你俩心不齐,那咱们就没办法赚钱,明白吗?”

  “什么盘他呢?什么意思昂?”大文盲阿文有点懵b的挠了挠脑瓜子。

  “傻*,盘她呢,熊猫的意思,我老舅的意思是咱们就是他的保护动作,跟大熊猫一样珍贵,没上过学就说英文,一股大碴子味儿。”二盲流子你们耀阳哥鄙视的看着阿文损了一句。

  “草,我一直以为自己学文化水就够低了,你俩赶上他ma喂猪的水平了。”沈浪顿时扶额崩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