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各位都是盲流子,老舅,咱就别整洋词了行不,上学那会英语都没上过两位数,你整个盘特呢出来,谁知道啥意思啊。”

  “就是你俩是合作伙伴,伙伴的意思。”沈浪相当无语,就算没听过也看过电视吧,本来寻思b格高一把的,这下妥了,面对俩盲流子子,b哥也整不起来,只好用大白话说:“咱都不是小孩子了,一切的冲突都是建立在利益至上,你们大老远从台w过来,我也不能让你们没利可赚,我这外甥跟着我,我也得好好培养着,这样,在s海呢,最大的公交线都是我们家的,但是期间出现几家冒头的小势力要跟我们抢线,你们也知道我现在生意的大,没工夫去管理那些线,我想的是将东南这两条线给耀阳,西北这两条给阿文做,做好了,比你们的秩序公司要赚钱赚的多。”

  “就一个破公交线有那么赚钱吗?”阿文不满的说:“我来这边是跟你们合作干大买卖的,你就给我一条公交线做,打发小孩子呢?”

  “你可别小看这条公交线,里面赚钱的门道老了,你就干吧,相信我,肯定比你干别的买卖来钱快,而且你们这股势力刚入上海,需要打响是自己的名额,哪有什么可以让你一步登天,慢慢来吧。”

  “不行,我不干这个,就是跑公交线的,我才不做呢。”阿文果断拒绝。

  “老舅,来,你把这四条公交线全都交给我做,我给你做的明明白白的。”我主动窜了起来咧嘴说道,眼神向阿文发出挑衅。

  “你确定不做?”沈浪倒也干脆挺果断的看着阿文又问了一句,那意思是你要是不做,我可就都给张耀阳做了。

  “……做也行,你给我说说里面赚钱的门道。”阿文琢磨了一下,张耀阳是沈浪的外甥,并且在这件大公司当的是执行总裁的位置,他放着这么舒服的位置不做,跑去干公交线?说明啥,说明还是赚钱呗!!

  “这个不是我跟你说,你要自己悟,道我已经给你指出来了,下面就看你怎么操作了,哦,对了,你不要小看这条线,如果不是跟你们老大华哥有合作,这条线别说两条,就是半条线我也不会给你的,明白吗?”

  阿文咬了咬牙,知道自己是外来户并不受待见,于是咬着牙说:“你总得知道我应该去哪,怎么做,位置在哪里,怎么操控吧?”

  “这是肯定的。”

  接下来的时间沈浪就简单的给我们概述了有关公司变线的事,而且将里面的一些乱码七糟的人跟事,关系图都告诉我们了,我们也都仔细听着。

  并且我需要说明的是,这四条线是给我跟阿文的,白给,他不要一分一毫的利,之后能做成什么样就看我们了。

  许久后,阿文听完站起身冲着我挑衅道:“你最好好好做,别说我给你那两条线也给抢喽。”

  “呵呵,这话正是我想说的。”我不屑一笑,阿文好过吗?他不好过,表面上是两条线,但人家赵华为什么派刘新景过来呀?不得分人家一条线么,等于说现在的阿文是一条线买卖,刘新景是一条线买卖,两个人不合,但又代表着三合会的势力。

  至于为什么沈浪要白送阿文两条线,其实很好解释。

  肯定赵华也答应沈浪在台w那边干一些买卖了呗。

  两个老大做的只是牵桥搭线,往里引援,等到后期发展成什么样,那就全凭自己的本事了。

  说白了,这条线给出去以后,阿文其实就跟沈浪没有关系了。

  片刻后,阿文离开办公室,意气风发的离开了。

  而我跟沈浪仍然坐在办公室里闲聊。

  沈浪对我说:“游手好闲三个月,这下可有你忙的了。”

  “我真去啊?”

  沈浪一愣:“废话,不然我再这跟你磨了半天嘴皮子跟你干啥呢,将安徒生故事呢?”

  “不是。”我变换一个姿势,坐在桌子上说道:“我放着自己公司老总不当,你们公司的执行副总不干,我跑去当司机??你疯了还是我发烧了。”

  阿文不在我跟沈浪的关系就能自然一些,说话也皮实的很。

  “我不跟你说了么,公交线干好了比干这个挣钱,你想想全上海多少条公交,多少条线,再加上外面从东南跑进来的长途大客,往工厂送货的那些大货车,这些又是多少钱,你坐在办公室里才能赚多少钱,算过吗你?我滴耀阳小朋友。”

  “你少在那忽悠我,你刚才自己都说了,有几伙人冒头抢线了。所以现在公交线这一块肯定贼乱,你交给我没好事。”你们阳哥这么激灵的一个人,能被沈浪忽悠吗?不可能!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乱世出枭雄!”

  阳哥顿时一愣!

  ……

  片刻后,当我离开沈浪的办公室以后,就直接去了秩序公司。

  沈梦瑶则是出现在沈浪身边说道:“这孩子同意了吗?”

  沈浪点点头:“同意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也不知道咱们给他选的这条路对不对,诶,你是怎么说服张浩的,他不是最反对他儿子入这行吗。”

  “张浩啥事不听我的呀,之前有些事没听我的,事实证明不都是他错了,再说了耀阳这孩子够狠,做事也绝,多适合这条路哇,咱们沈家家大业大,你总不能说将这么大的财产以后给别人吧。”

  “卖给别人肯定不行,这是咱们沈家心血,咱们两个那孩子都不行,只有耀阳能做起来,怕就怕。”

  “怕就怕耀阳反骨是吗?”

  沈浪点了点头。

  “绝对不可能,耀阳就是我亲儿子一样,我相信他,虽然这条路对于他来说有些残忍,可未来是光明的。”

  “哎,沈家从我这一代之后,后继无人,我爸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到我这保住了,不能让他在下一代给毁了,我打磨打磨他,是金子就会发光,但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他真不是那块料,我就得找别人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