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不行,事业还不稳定,等以后再说吧,我也不是纠结,就是感觉这颗心对不起她一样,难受。”

  “好了,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吧,跟我学着点,潇洒一点。”

  “你不懂,等你以后跟晨曦分手了,你就知道我的痛了。”

  “我俩,不会分手的,呵呵。”钟不传呵呵一笑:“那天的事,谢谢啊,我给我父母打电话了,跟他们道歉了。”

  我愣了愣,苦涩一笑:“你能分清好赖话就行,咱们不仅是兄弟,你还是我妹夫,我不会害你的。”

  “我知道。”钟不传点了点头:“哪天约个时间,我请你跟丫丫吃饭,跟她道个歉。”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心里也开心不少,钟不传这心里的结要是打开了,那自然是最好的。

  “那就说定了哈,我先回屋了,开心点,男人要活的洒脱。”钟不传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即迈步走回屋内。

  我抬头看了眼属于皇妃的那件卧室,稍稍沉默后,还是离开了。

  走在路上我就给迟小娅打电话:“媳妇吃饭了吗?”

  “吃了,吃的空气。”

  “……哈哈,你吃啥我给你买回去。”

  “麻辣烫就行,在炸两串臭豆腐。”

  “少吃点那玩意吧,不好,臭豆腐你也别买了,前两天没看新闻么,蘸料抹的都是屎。”

  “……你看着买吧,你买啥我吃啥。”迟小娅无语了。

  “好嘞。”

  我给迟小娅买了一份鸡公煲回家,我以为她能挺高兴,人家小祖宗看了眼以后不吃。

  “为啥啊?”我挺费解的问道:“你看这里面鸡肉,排骨,啥都有,在low一碗大米饭多香!”

  “一点都不辣,我要吃辣的,无辣不欢。”迟小娅生气的将饭给推到一边:“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口味,哼,不吃了。”

  “嗯呢,嗯呢,嗯呢,辣辣辣。”说完我起身就走了。

  片刻后,我拎着一份又麻又辣的鸡公煲回来了:“祖宗您看这把合你口味不?”

  丫丫瞥了眼,嘟着嘴:“这还差不多。”

  “那就吃吧。”说着我走到厨房又给她凉了一杯开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吃辣了就喝点水。”

  丫丫终于笑了:“老公我就喜欢你惯着我的样子,嘿嘿。”

  “我不惯着你谁惯着你。”

  “来,你也吃一口。”丫丫伸手就要喂我。

  “我不吃,太辣的受不了了,我给吃那个吧。”刚才在饭桌上光喝酒了,也没咋吃饭,这会也饿了。

  “老公你说我这么任性脾气这么好,会不会有一天你受不了我啊?现在就连我爸都说,我这脾气容易给你吓跑。”丫丫忽然变得很感性。

  我听完以后哈哈笑了笑,嘚瑟的问道:“你爸这么得意我么?”

  “不是得意你,是看我大了,想让我赶紧出嫁,你啥时候娶我啊?”

  “你们女人咋都这样,动不动就说结婚。”

  “我们女人?除了我还有谁?”

  “皇妃啊。”我很自然的脱口而出,然后我又沉默了。

  丫丫直接上手了,在我胳膊上拧了一圈:“我们女人在不跟你们结婚之前很没安全感你知道吗,我这辈子都认定你了,也不想嫁给别人了,你也别想娶别人了,咱俩就结婚呗,你不是想碰我么,ok呀,结婚肯定让你碰!咋样?”

  丫丫就像是个弄传销的一样,感情一直憋着不让我碰是在留着逼我结婚用呢。

  小样!

  我笑了笑:“刚才回来的路上找了个小姐,我现在浑身哪哪都舒服,不着急结婚。”

  “呵呵,吓死你。”

  “你不信啊?我说的是真的。”

  “你有找小姐的心我信,但你有找小姐的钱吗?还是说人家小姐看你(火)好免费昂?”丫丫根本不信,砸吧砸吧嘴嘚瑟的吃着大米饭。

  “我干啥就没钱了,刚管潇洒借了两百块。”

  “哈哈,我信吗?你身边的那帮兄弟我已经明确通知他们了,谁都不许借你钱,你看有敢不听我话的么。”丫丫嘚瑟的晃了晃脚丫子。

  “我草,你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阳哥一声哀嚎。

  “哎,家庭聚餐怎么样,挺愉快不?”丫丫随意的又问。

  “还行,不跟你聊了,我有点困,先去睡觉了,明早要去公交线那边报导了,还不知道啥样呢。”我有些发愁的回到卧室。

  丫丫扫了我一眼,随即看着落在饭桌上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会。

  晚上的时候,我睡得正香呢,就感觉有人抱着我,不用猜肯定是迟小娅,我反身就将她压在身下,小手一顿乱摸。

  她身上痒痒肉多哇,给她摸的一阵咯咯的笑:“起来了,别睡了。”

  “天亮了?几点了啊,你六点半在叫我。”

  “大哥,这才晚上九点。”

  顺着窗户往出看,果然是黑天,不免有些气急败坏:“这大晚上的你喊我干啥啊,真他ma郁闷,不知道给人喊醒了就很难睡着了么。”

  “哈哈。”丫丫大笑两声:“钟不传来电话了,说要请咱俩吃饭,我估摸着是想跟我道个歉啥的吧,你说去吗。”

  “肯定要去呀!!咱们是一家人,能缓和尽量缓和吧,今天他还单独跟我聊了会儿,感觉态度不错,看样子是想好好表现了。”

  “可我总觉得他是不是好的有点快啊?感觉里面有啥事呢。”

  “你呀,就是把他想的太复杂了,这小子本性不坏。”

  “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随后丫丫就美美的化了个妆与我一起去赴约。

  ……

  就在一天前,郭冰清找到钟不传,对他说:“昊延,你是不是跟那个叫张耀阳的关系很好?”

  “以前挺好的,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从老家过来的,我二叔呢家里有个孩子上大学,这几年在家种地也不挣钱,想来我这边找点事情做,他这个人呢什么都不会就喜欢开车,哎,对开车这种事研究的可明白了,我想着在上海给他买个大客,让跑个专线,你看你那边能不能帮着跑一下关系?”

  钟不传听完后,笑道:“这事好办,还找什么张耀阳呀,不就是办个卡车大证么,我找人就给办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