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看我不说话了,手心都在冒汗,紧跟着又补充一句:“没事,人家那边是大金主,他们说了多少钱都行。”

  “不是钱的事。”沉默半晌,我弹了弹烟灰。

  “怎么呢,公交线给谁跑都是跑,咱自己家兄弟有难了,你让给我一条线都不行吗?整个上海那么多线,让出来一条又能怎么呢?”钟不传立马拿话怼我:“之前副总的位置就一个,你们说有了合适的人选,ok,我钟不传走人,地皮对于公司发展那么大的事,你们都能让给我,怎么让出来一条小小的公交线反而难了,咱们哥们之间不用整虚的,你想要多少钱尽管开口,哥们帮你给要出来就要完了。”

  “呵呵。”我笑了笑。

  “你也知道我们连那么大项目地皮的事都能给你,还有啥是舍不得给你的,你耀阳哥今天刚接任,明天才去报道,具体什么样的流程他还没摸清楚呢。”丫丫看不惯了,就拿话顶了他一句。

  “啊,这样呀,那不急,反正我给他办证也得需要一段时间,你先接任,这事咱们回头聊哈,完了早点告诉我个价,我给你办!都好说。”

  我咧嘴笑了笑,然后又点了一支烟方才慢悠悠的开口:“兄弟,我问你点事。”

  “嗯?你说。”钟不传坐直了身子。

  “咱都是小地方出来的人,知道苦日子不好过,你说有钱是不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钟不传脸色一变,随后答道:“不敢说有钱可以为所欲为,但真的能掌握人世间大多数,就好比我跟晨曦,如果我只是个穷小子,她的家里人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如果你张耀阳还是个杀人犯,迟小娅的父亲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对吗?”

  我点点头:“很对,但我问你哈,既然咱都知道穷苦日子不好过,假设一天公交有十辆公交车再跑,我抽出一辆车给你所谓的那个合作伙伴的二叔开,请问这个公交车司机该怎么办?”

  钟不传一愣:“你管人家怎么办干嘛,他们的生活跟咱们又没关系,你不会真的想当济公吧?世界上那么多苦难人的生活你想帮,帮的过来吗?而且对面那边真的能给你很多钱,大金主一个。”

  “呵呵,我差钱吗?”

  “耀阳你这么聊就没意思了,谁会嫌钱多呢。”

  我摇了摇头:“不传,你的思想觉悟还是不行,这个司机在这一行人家干了多少年,轻车熟路,咱就不说他们干这条线的人背后隐藏的势力有多少,还有多少事需要我去摆平,咱就单凭良心这一方面将,我将这名司机的财路给断了,那就是逼着人家去死,人家的老婆孩子在家中等着他赚钱,你想想,如果我断了人家的口粮,就等同于要了人家的命,到时候人家会怎么对我?是,世界上苦难的人很多,但他们不是我造成的,而你现在让我的要求等于就是说逼我在断人家口粮。”

  “张耀阳,我发现现在求你办点事怎么就那么难,我这么跟你说,即便这事我不找你,最后找别人了,人家不还是给办了么,你管他们死活干嘛呢,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呢,我就要你一句话,兄弟这忙,你帮不帮,别拉我。”钟不传火了,站起身冲我不满意的吼了起来,晨曦看着刚刚还挺好的我们瞬间又变成吵架,偷偷的拽了一把钟不传,让钟不传挺烦躁的给甩开。

  砰!

  我毫不犹豫的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对着他脑袋就砸了下去,紧接着用碎玻璃碴子直接顶在了钟不传的脑袋上:“我*你妈,你给我听好了,你怎么吼我,我拿你当兄弟我都能忍着,你他ma敢凶我妹,我就敢弄死你,上次晨曦胳膊的事我他ma当没看见,并不代表我真没看见,你俩的感情我不想过参合,但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有点分寸,我家里宠爱的宝贝不是让你拿来凶的,记住了吗?”

  钟不传吓得点点头。

  “公交的事我记心里了,等我明天去上班看看什么情况,到时候给你在打电话,在他ma让我看见你吼晨曦一下子,你给我看着。”

  说完,我跟丫丫起身便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心烦的闭着眼睛,丫丫一边开车,一边将音乐声给往小了调:“我就说他怎么这么好心给请又是吃饭又是道歉的,感情这是有求于我们了,你信不信如果他不是有求于我们,不带这么低三下四的,我至今还记得他当时拿下地皮对我小人得志的样子,看得我都想抽他。”

  我没说话。

  “老公刚才的动作很帅,我看呐,晨曦跟他越来越完蛋了,你看看刚才给晨曦凶的都不敢吱声,晨曦这性格没随她爸,也没随她妈,有点随你妈妈了。”

  我仍然没说话,烦躁的抽烟。

  迟小娅给我明确规定,在她车里不许抽烟,容易给车里的内饰熏黑了,我也就忍住了。

  “公交车那事你准备怎么办?要我说你别给他办了,你发现,咱现在只要有一件他开口咱不给办的事就老生气了,整的好像咱欠他一样,哪来的脸说这样的话呢。”

  “不然怎么办呢,难道看着他跟晨曦吵架?现在就是为了晨曦我也得给他办。”我特无奈的回道。

  “这可不是好办的,人家司机在这条线干了十来年二十来年,家家就指着这个生活呢,你给人家赚钱的道掐了,人家不拎着菜刀找你?你笨想,要是别人给咱们的口粮掐断了,不给活路了,咱们不也得跟人家拼命吧,沈浪也是的,感情是找你背锅去的。”

  “跟人家沈浪有什么关系,就烦你们东北娘们一天到晚瞎嘚嘚,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人也能让你嘚嘚进来,沈浪还不是为我好啊,我感觉他想培养我。”

  “培养你?当黑社会大哥啊。”

  “去去去,不爱跟你扯犊子,说话没正形,一会儿回家你给晨曦打个电话,完了给段宏楠的手机号要来,我那边缺人,万一人家司机过来砍我,得找个能往上冲的人。”说完,我闭着眼睛就开睡。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