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行,好男儿志在四方,勇敢的去闯,如果沈浪真的是想培养你,那你可赚上了,我听我爸说过,沈浪家的孩子是独女,你干妈家的孩子又在国外,以后励志要当老师的一个人,他们沈家家大业大,你干妈又如此欣赏你,备不住真的是要把你当接班人来看待呢。”

  “你也这么想?”

  “嗯啊,没看你爸一点没反对这事么,你爸要是反对了,你干妈他们不会强迫你做这种事的,而且让你去管公交线,说明啥呀,我猜想可能是锻炼你,以后备不住就有更高的舞台。”丫丫从初中那会就是我们学校里的大姐大,骨子里有一股热血,她喜欢自己的男人驰骋疆场,指点江山。

  “噢,女孩子不是不喜欢男孩子打打杀杀的么,你怎么还这么支持我呀?”从小仙女再到皇妃,她们是希望我能不接触这方面的事最好不要接触,守着她们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好,钱不用,够花就行,房子不大,够住就行,通俗来讲就是那种追求安逸生活的人,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哪怕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也就够了。

  “我始终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在家里跟媳妇怂一点,委屈一点没关系,在外面一定要石更,够man,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才叫爷们!”

  “我挺石更的。”

  “衮!没个正形。”

  我咧嘴笑了笑,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丫丫好看的侧颜,她要是不说话,妥妥的气质型美女:“你生错年代了,这要在行军打仗那个年代,妥妥的花木兰二代,不,迟木兰。”

  “我也觉得自己生错年代了,这个年代就不适合我,啥时候我能穿越,一定要给我穿越到抗战年代,拿枪杀鬼子,大腕喝酒,大腕吃肉才痛快。”丫丫越说越兴奋,还抬起一只脚踩在中控上,给她飘的。

  我正了正身子往里瞅了眼,嗯……万恶的安全裤。

  “你别说,还真没准,我爸为什么从曰本回国了,就是因为快打仗了,他怕万一哪天真打起来,自己就回不来了,我问你哈,假设有一天咱们跟曰本那边打起来了,我们这些当过兵的肯定第一时间去报效祖国,战争不停,家就回不了,你会在家等我还是找个别人就嫁了?”

  “肯定是在家等你,不是忽悠你哈,自己老爷们出去为国争光去了,我转眼就找个别的男人嫁了,也太他ma不是人了,对不,小妞。”丫丫这个欠手爪子还用手勾我下巴一下。

  我渍了一声:“起开。”

  “哈哈,小姑娘样,跟个娘炮是的,你说我咋看上你了呢。”

  “你一天不埋汰我两句你能死,你回床上看看我是不是娘炮就完了!敢不敢?”

  “不敢。”

  “不敢别跟我俩装b。”

  “切!”

  ……

  晚上回到家没什么好说的,给丫丫洗脚,到洗脚水,在给屋子拖一圈,随后给她洗点水果,电视频道调成她最喜欢看的电视,微微一笑很倾城,整天被那个什么肖奈大神迷的神魂颠倒,最夸张的是有一阵子连我的名字都叫了,直接叫我张肖奈,我也是醉了。

  像这种脑残狗血电视剧,老子看都不看!

  次日,凌晨。

  我将早饭做好,在七点钟的时候准时将丫丫叫醒,丫丫直接走进浴室冲澡,洗头发,刷牙,将自己打扮的精神方才出来吃早餐。

  然后我们一起上班,给丫丫送到秩序公司以后,我就开着车前往工作,丫丫昨晚晨曦打电话了,要到了段宏楠的电话,也问出了段宏楠的工作地址。

  永安工程,这边正在盖楼。

  段宏楠就在里面捆电线,各个楼层窜。

  我找到一名农民工笑给他递了一支烟,笑呵呵的问道:“老哥,段宏楠在这边吗?”

  这位农民工看穿的就挺好,说话还这么客气对我的好感直线飙升,他裹了口香烟:“有,我去给你叫他。”

  “谢了老哥。”

  “不客气,等着吧。”

  片刻后,段宏楠带着一定红色工人帽子,脸上造的脏兮兮的,浑身是汗带着疑惑的小眼神往这跑,当他看见是我以后顿时露出笑容,在太阳的反射下牙齿看着挺白的。

  “耀阳哥你怎么来了?”段宏楠从脏兮兮的兜里拿出一盒烟递给我。

  我接了:“听晨曦说你在这上班过来看看。”

  “哎。”段宏楠应了一声也没主动接话题,他知道我来找他绝对不是单单看他这么简单。

  “在这干活多钱一天呐?”

  “两百,日结还挺好的。”段宏楠笑了笑回道。

  “你来这边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甘心在工地干活?我不骗你,想在工地干活,在咱们哈市工地一天也能赚到两百,并且那边的生活水平远远低于上海这边,我不信你来上海只肯在这里做一个工人。”

  段宏楠露出无奈表情:“没学历,没文化,除了会打架斗殴外,其余一无是处,我给那些公司投的简历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消息。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有时候晚上下班了,我走在天桥下,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并不属于我,可偏偏的不知道为什么又吸引我留下来,是金钱吗?是权力吗?还是……爱情?呵呵。”

  “如果我能给你一个机会呢,你愿意跟我干吗?”

  “什么?!”段宏楠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最近在公交线以及各大出口,工厂的大车专线,需要人手,你能来帮我吗?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挺危险的,你出身东北,应该听过沈靓坤沈三爷的名字,我现在就是给沈家做事,所以你可以拒绝我,没关系。”

  “我干!”段宏楠毫不犹豫的说:“我老早就想跟你了,一直没机会,上次知道你想招揽我,却因为我朋友的事没能跟你,我就挺后悔,我其实一直在等你。”

  “你敢杀人吗?”

  段宏楠摇摇头:“目前不敢。”

  “什么意思?”

  “我杀人坐牢了,就没人照顾我奶了,我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