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喜欢你的诚实,跟我干吧肯定比你在这挣得多。”

  “行。”

  “哎,对了,你还有没有哥们啥的了,多给我叫几个,头脑聪明的或者能打的都行。”

  “你这么缺人的么?”段宏楠挺诧异的问道:“你身边那几个哥们呢,潇洒哥他们呢?”

  “在秩序公司公司忙的抽不开身,我现在急需新的火力,能敢打敢拼的。”

  “原先身边真有一个,可他受不了这边的艰苦生活走了。”

  小白,如果能够在跟段宏楠在这里吃苦一阵子,以后的日子就能大富大贵,很可惜在最需要患难的时候他离开了,那么以后享受荣华富贵也就没他的份了。

  “行吧,在慢慢找人,你先跟我过去看看啥情况吧。”

  “好,回家换身衣服。”

  男人换衣服就要比女人快的多,段宏楠回家接了盆水顺着自己的脑袋往下一浇,洗吧洗吧,擦吧擦吧整个人就精神多了,然后跟我一起去了新的地方。

  经过沈浪给我的地址,我一路沿着东边开,越开心越凉,越开心越凉……

  当我们已经彻底驶离上海郊区外,都已经看见不远处田边的水稻时,段宏楠有点懵b:“哥,你是带我去发财还是带我去种地?”

  我裹了口烟,也有点懵的说:“按照地图上走的应该没走错啊。”

  “难道不是高楼办公室啥的么?”

  “我也纳闷呢,我打个电话问问。”

  “哎,张总吗你们到哪了?”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的人。

  “我到了我老舅给我说的地点了,但地方好像不对呀,周围咋这么荒凉呢?”

  “是,这边人是挺少的,你在哪了,有没有看见公交线三个字?”

  “我找找。”

  “哥你看前面那小子是不是跟你打电话的?”段宏楠指着前面一个穿着背心大裤衩的年轻小伙突兀的说了一句。

  “你等会啊,我好像看见你了,穿着粉色大裤衩的是你不?”

  “哎,对呀,开保时捷的是你?”粉色大裤衩青年冲我招了招手。

  “对!”

  “哎,我草,这什么鬼地方?”片刻后我跟段宏楠下了车,看着周围一片荒凉,顿时挺无语的问道。

  “张总您好,我叫李阳,沈总让我在这边负责接待你,您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就问我,我备好了酒席,咱里面边吃边聊呗。”李阳挺客气的对我说道。

  “小伙东北的?”

  “昂,从东北过来沈总的,一直在这边工作来着。”

  小李带着我们进了一间水泥墙漆红色铁皮房的屋内,一张诺大的火炕对面放着一个四角支架桌子,墙壁上挂着是一个挺有年代的钟,让我仿佛一瞬间回到小时候那种的感觉。

  “我草,我怎么感觉跟进了世外桃源一样?”段宏楠发出一声惊叹!

  “这边实际上已经不算市里了,出了上海郊区,派了好几任领导来都给苦跑了,我没想到张总这么年轻愿意来这边,咱们吃饭吧,这边没有饭店,我就自己做了点,别嫌弃哈。”说着李阳就将窝里蹲的小鸡,排骨,牛肉,还有花生跟一盘黄瓜凉菜给端了上来,随后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箱冰镇啤酒!

  阳哥默默的抽了根烟,我咋感觉自己被沈浪忽悠了呢……

  段宏楠四周望了眼:“这里不会就我们三个员工吧?”

  “昂,这边靠着上海市中心,人家找工作谁喜欢来这里呀,工资不高,环境不好,除了早上跟交接班的时候能看见那帮大客司机外,其它也看不见别人了。”

  李阳越说我心越凉,ma的,我以为来这边是当领导的,结果算上李阳跟段宏楠,我总共才俩小兵。

  “你先吃哈,厕所在哪,突然肚子疼,我找个地方蹲会去。”

  “一出门左边就有公共厕所,不知道你能不能习惯蹲着上厕所,里面有纸。”

  “妥了!”到了厕所,我将墙上挂着袋子里的纸抽出好几卷,随后找了一个看着挺干净的坑就蹲下,之后气急败坏的拿出电话给沈浪打了过去。

  “喂?!”

  “老舅!!你坑我!!”

  “我坑你?为什么?”

  “这边是哪啊,明明就是农村!!身边连个人都木有,你让我干啥啊?还管理公交线,还有人抢线,这要是真抢起来了,我们三个人让人家揍去啊!!”

  “你是不是傻,这边没有人所以你才好弄自己的势力,你有空去西北那两条线看看,那边乱的一b。这年头人多有什么用?对面站着一百个人,你拿把枪指着他们看他们敢动弹吗?”

  我闻言一愣。

  “东南两条线包括连带着各种大型货车运输,你单单一个月的收入弄好了最少五万+,这么好的差事给你你不干,你还想干什么?”

  “一个月五万+这么多吗?”我愣住了。

  “你什么都没摸透呢,就来问我,你先干着,老舅啥时候坑过你,我想坑你,你瑶瑶干妈还能坑你吗?”

  我这么一想也是,于是就挂了电话,心情也瞬间好了不少。

  舒服的上一个厕所后,走到门口洗了洗手,然后笑呵呵的进了屋内:“我都拉完了,你俩还没吃完呢。”

  “呃……张总这话听着咋不对捏?”李阳眨着有些呆萌的眼睛问道。

  “他那意思是拉屎给你吃。”直白的段宏楠没啥表情的来了一句。

  “呃……”

  “开玩笑,开玩笑,呵呵。”我搓了搓手,随即抓起一瓶啤酒咕咚两口,方才问道:“这边条件这么苦,你咋没走呢?”

  “条件苦其实还行,除了每天寂寞点,赚的还是可以的,至少对我来说还是可以的,而且沈总对我有恩,不管咋样我都不能走。”

  “还是一个感恩戴德的哥们,你多大了?”

  “我二十二。”李阳咧嘴一乐。

  “行,以后跟着我干吧,让你吃香喝辣,你跟我详细说说这边的事。”

  随后的时间里,李阳就将这里的流程,客车公交线的各大路标告诉我,以及每条线每条公交的司机都是谁,包括各个厂里,各个路口能收的线车司机钱。

  沈浪真的没有骗我,这些钱若是都收到手,每个月最少五万起,但是有个前提,是你能收回来。

  我挠了挠鼻子:“你把这些名单上的司机情况都跟我说一下,哪个是即将退休的司机,我瞅瞅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