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孙杨的大客司机映入我的眼帘,因为他跟游泳明星一样的名字,所以我第一眼就看见他了,此人五十三岁,是这里面唯一一个岁数最大的司机,好吧,我就可他祸害了!

  晚上,接近六点的时候,这帮大客司机准时在这边换线,几乎这里的人普遍都是家族生意。

  一个大客车,里面的收银员是自己的媳妇或者女儿,收钱什么的也都放心。

  我现在最头疼的是让人下去之后,这台客车怎么办!

  于是我拿出电话给钟不传打了一个过去,钟不传好似忘记那天的不愉快一样,语气很正常的冲我说:“耀阳哥咋样了?”

  “你别几爸心情好的叫我耀阳哥,心情不好的叫我张耀阳,要这么现实么?”我心里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嘿,看看你,还生我气呢?咱哥俩之间闹点小矛盾还能往心里去吗?你看你打我,骂我,揍我多少回了,第二天气消了我还是管你叫哥嘛。”

  “你他ma要是不管我叫哥,我都不带理你的。”

  “是是是,阳哥说的对。”

  “我今天扫了眼名单,有个合适的人选,但还没跟他谈,提前跟你打个招呼,如果我让这名司机离线,你们必须将他的客车买下来,不能说让人家滚蛋不干,留着客车没法卖。”

  “这个你说的在理,没问题。”

  “没问题是吧,那就等我电话。”

  “等你好消息,呵呵!”

  挂了电话钟不传心情不错的吹着口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神尽是玩味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哎呀,我草,跑了一天的车,累的腰酸背痛,晚上可得好好歇歇了。”孙杨揉着自己的老腰,呜呼哀哉的进来就是喝水,为人说话挺大气的,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忽然有点不忍心。

  “老孙,晚上你别跟他们喝酒了,开一天车,晚上回家睡觉吧。”孙杨的媳妇一看就是典型的那种大嗓门,即便在屋内嗓门也是特别的大,她从包里数出五十块钱走到李阳面前指着我问道:“小李,这是新来的领导?”

  “对,以后咱们这里就归张总管。”

  “那这钱就给他了呗?”

  “对!”

  “小李,你收着就行,每个月给我报账单就可以。”我淡淡的说了一句,经过了解,我没来这边都是小李负责收钱,每个月月底上交给老总。

  小李见我是刚来,如果他说他收钱的话会给我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所以也就没敢说。

  “楠哥收吧,我教教楠哥!”李阳非常懂事的说了一句,他知道我带段宏楠来不是吃白饭的。

  “……!”段宏楠不爱说话,基本我怎么操作就怎么来,他转头看了我一眼。

  “小李你收着就行,你在这里干的时间长了,各方面都懂,宏楠刚来还需要你带。”

  “张总说话了,听你的。”李阳挺腼腆一笑。

  “这一天呐,赚点辛苦费都给你们这些资本主义家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哎,张总,您新来这边是不是给我们放宽放宽政策,少收我们一点呀,你说一天这么多客车司机,你就是每个人收三十,一天坐在炕上什么也不干,还能赚老了,怎么样?”女子挺自来熟的跟我叭叭的说着。

  我他ma最烦的就是这种人,屋里站着不下二十司机,门外换车的还有二十多名司机,你当着这么多人面跟我提这个建议,我能咋说?

  你要说我刚来,你晚上安排我吃顿饭,每天少收你个三十,二十的不叫事,我还能每个人都少收了?

  一个人少收二十,四十个人就是八百,一个月就是两万五左右,是你疯了还是看我傻了?

  “对呀,小老弟,你看你刚来,不得来点优惠政策么,体谅体谅我们这些人的不容易。”

  “……”

  果不其然,她一开口,身后司机都跟着开口了,还有几个没吭声的,眼神也都发亮,毕竟谁都想能多赚点是一点,一点省二十,一个月还六百呢,有这六百都够找好几回小姐释放一下子的了!

  “这是公司规定,我也没招哇。”阳哥不傻,进了新环境就要跟他们尽量的相处好一些,以后办事啥的也方便。

  “哎,小老弟,您就别忽悠我们了,这收多少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吗,抽烟不?”郭叶锋满脸不屑的给我递上一支烟:“不瞒你说,之前上任的那个老总原本是每天收七十的,他为人很不错,一来就给我们降了二十,你看看你是不是也得降点呀。”

  闻言,我看了眼李阳,后者偷偷的对我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很隐晦,看来他也不想得罪这个叫郭叶锋的男人。

  而且我也看出来了,这帮白班司机貌似都以这个郭叶锋为主,基本上有啥话都是他们两口子说,估计在这群人里威望挺高的。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才是每个新上任领导要斩杀的一个人,杀鸡儆猴,只有给这个人弄掉了,下面的军心才不会乱。

  最主要的,他真的得罪我了。

  什么叫做上一任领导来了降二十块,我就必须降二十块吗?

  这是给我扣一定道德的高帽子啊,我要是不扣的话,显得挺不仁义是的。

  “不抽,呵呵。”我摆摆手拒绝他的将军烟,紧接着从自己兜里摸出一盒玉溪叼在嘴里,让他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大老板就是不一样,这种便宜烟,人家看不上,呵呵。”郭叶锋挺不满的调侃一句,随后自顾自一笑,众人都跟着不屑地笑了起来,估计在场所有的人都看我岁数小,寻思我好欺负呢吧。

  “呵呵。”我也懒得做任何解释:“你说的这个事,我记下了,回头我们开个会研究一下。”

  “哎,对嘛,你这样让大家都好,你有的赚,我们也有的赚,皆大欢喜不是嘛。”

  “呵呵。”我再次笑了笑,不想跟他们说话。

  “小老弟,你先休息着,我们就先走了。”

  就在这时,一向不喜欢吭声的段宏楠却忽然冒出一句特别噎人的话:“郭司机是吧,你他ma让我们给你们每个人降二十块为了照顾你们,我们是你爹还是你妈啊?你们怎么不说给那些坐公交车的人每个人便宜个一块两块呢?凭啥我们就得给你们让啊,我们是惯孩子的人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