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

  挨骂了的孙杨顿时感到恼怒,咣的一拍桌子指着段宏楠:“你这b崽子嘴巴放干净点,我挺大岁数都能当你爸了,该你骂的?”

  话音落,他身后那群司机纷纷往前走了一步。

  见状,段宏楠并不惧怕,从炕上跳下地往前走了一步:“张耀阳,我们老总,你一口一个小老弟的叫着,注意你的辈分,你能在这里干就干,干不了,走人,我们就是五十这个价,这是我们定的规则,你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滚蛋!”

  “你他ma说话在跟我冲一个,都别拦着我。”孙杨抬手要抽段宏楠,身后的这群司机连忙拦着他。

  “都给我撒开!!”这帮人越拦着,孙杨越来劲。

  “来,你们松开他,我看他能咋的,你想干,咱俩出去干。”段宏楠梗着脖子,说完便第一个走了出去。

  “老子玩了这么多年还能让你一个小b崽子骂了!”孙杨不顾众人拉车,呜呜泱泱的出门了。

  段宏楠也不废话,拽出灶台上的菜刀就往那一站,一阵风吹过,他像是个孤胆英雄一样,在俯瞰芸芸众生。

  孙杨咽了口口水,瞅段宏楠这淡定的模样心里贼贼她ma慌。

  这年头不怕岁数大跟横的,就怕岁数小不要命的。

  岁数大的动手之前,得寻思结果怎样。

  小年轻可不管你那事,整急眼了就是干。

  所以孙杨在面对一脸淡定手握菜刀的段宏楠的时候心里突突了。

  “宏楠,给我回来。”

  就在这时,我及时的叫住段宏楠,笑呵呵的走到孙杨面前:“他岁数小,年轻好冲动,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当给我个面子。”

  孙杨顺着台阶就往下下:“你说我挺大的岁数让一个小孩给骂了,这事对吗?”

  “不对不对,今天我们刚来,等我闲着了,抽个空请您吃饭赔个不是,你看看咋样?”

  “这还像一句人说的话。”

  “哎,是,您也别跟一个小孩子较真了,这是我的名片,您收一下。”我客客气气的将名片递了过去,后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笑了笑,随即他没在说什么,接过名片喊那帮人散了散了,随后众人离开。

  “哥,你咋拦着我?”不善言辞的段宏楠挺来气的说:“你让我剁了他,他就老实了。”

  “不会吧,你还真敢剁啊。”李阳胆子就小很多了:“他是这帮人里的头头,说话分量很足,你给他砍了,容易激起民愤。”

  “怕啥,谁来我砍谁,我就不信刀落在他们身上不疼?”

  “咱们是出来挣钱的,不是来打架的,你想啊要是给他们都砍走了,那些人都去西北那条线了,咱这边不是没人了么。”

  “他们想去人家要算啊。”我笑呵呵的叼着烟:“一个和尚有水吃,十个和尚没水吃,走进屋,吃饭。”

  “张总,那……”

  “不用叫我张总,我比你大,你给我面子叫我耀阳哥就行,不给面子叫我张耀阳也行,没那么多说的,呵呵。”我笑着拍了拍李阳的肩膀。

  “哎,耀阳哥。晚上请你俩(飘唱)去啊?我安排。”李阳的小贼眉毛一挑,龇着门前那俩大板牙说道。

  “这边还有小姐的吗?”我愣了愣。

  “有,不过都是一些大老娘们,咱们这个就是为了释放一下,也不是找对象,是吧,灯一关都一样啊。”

  “看不出来你小子挺老实的,原来(闷扫)型的啊!”

  “男儿本色嘛,哈哈。”

  老爷们在一起聊女人,那总是会将感情进展的很快,不一会儿我们三个就能聊的挺好,不过段宏楠这小子有点酷,几乎全程都在听,几乎都不咋笑的。

  但不会给人发闷的感觉,而是一种发愣的感觉。

  而这个李阳呢,那是(扫)磕一个接一个,几乎满嘴不离女人,似乎是上辈子死在女人堆里的一样且性格非常胆小。

  “翠萍我出去一趟,晚上不用等我了。”回到家吃完饭的孙杨手里攥着名片沉吟半晌。

  “又出去喝酒昂,刚回家就不消停,今天还让小孩子给熊住了,你也是完犊子。”

  “我哪是让他熊住,就那个小b崽子我单手练他!”孙杨瞪着眼珠子说道:“你知道这个新来的老板为啥给我名片不?那就是向我示好,我猜啊,他肯定是想让我给他打电话,背地里给咱每个月省二十呢,一个月就是六百!”

  “人家要有那心白天就答应了,还用得着鼓秋小弟拿刀干你吗?”翠萍白了他一眼,这辈子最烦的就是他老爷们外强中干的样子:“在外面不中用,回家也是不中的货,也不知道找你干什么的。”

  接着翠萍将自己穿的裤衩子给脱了扔进盆里:“你得换不换,我一招洗了。”

  “窗帘都没呢,说你几百遍了。”孙杨嘟囔着走到窗户跟前将窗帘给拉上。

  “袄,这时候你媳妇怕被别人看到了,出车一天,休息三天,三天时间两天不在家里睡,你就不怕我跟别人搞破鞋?”

  “切,就你?长得跟猪八戒成精是的,一条胳膊比我大腿都粗,谁能看上你那就是瞎了!晚上不用等我了,喝多了就在老梁家睡了。”孙杨叼着卷手牌香烟离开了。

  “成天往人老梁家跑,我他ma看你是相中人家媳妇了!!”

  回应她的则是咣的一声关门声,片刻后,就听到外面的大门被关上,紧接着又有几声狗叫声,随后孙杨消失在这夜色之下。

  坐在炕头上的翠萍拿起自己的那六百块钱的智能机找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过来了,他走了。”

  “片刻后,窗户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翠萍将窗户打开,一个男人跳了进来,贼眉鼠眼的问道:“今晚他不回来了呗?”

  “我去把门挂上。”翠萍扭着大屁股就去将门反锁,然后两个人……嗯。

  ……

  铁皮房内,我们三个人无聊的斗着地主,我跟段宏楠偷偷的一阵换牌,给李晨一阵赢,后者也没发现是咋回事,李晨输的有点急眼,从自己鞋垫里拽出五百块钱:“我最后的家产了,今晚宁可不嫖了,我也得办你俩,我就不信老输,这么背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