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俩逗b在那搞笑,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在这边的生活可能不寂寞了。

  就在此时,迟小娅给我打来电话,索性将手里的牌一扔,钻到炕的最里面躺着就跟她煲电话粥。

  ……

  另外一头,从我们铁皮房走了的孙杨一边嘴里骂着我们是王八蛋,一边思考着该让谁离开工作岗位。

  孙杨思来想去,这他ma的让谁离开都等于断了人家饭碗!

  心情烦躁的他也没啥心情出去搞破鞋了,就溜溜达达的回家了。

  “这他ma媳妇平常跟母老虎是的,胆子其实挺小的。”看着自己家中的大门锁的严严实实的,孙艳笑着嘀咕一句,随后看了眼已经关灯的屋内,寻思媳妇睡了就没好意思打扰她,干脆直接绕到家里的院子后面,顺着铁木板子就跳了进去,然后就绕回正门。

  他掏出家里的钥匙正准备开门时,就听见里面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声音不大,在极力的压抑着,可活了五十多年的孙杨知道这个声音意味着什么。

  他几乎不敢相信跟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媳妇给自己绿了!

  怒火攻心,他想要拎着家伙就冲进去想要砍死对方。

  可偏偏就在一刹那,他又冷静下来,从兜里颤微的掏出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两口,然后他再次绕到后面窗户那,想要看看是谁在睡自己的老婆,更想看看跟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老婆此刻正被哪个老几爸蹬玩弄!

  孙杨走到窗户那,发现是窗帘是拉着的,但他仍然叼着烟,站在原地。

  “来,你趴着,玩一个经典的(后茹)!”翠萍的破鞋赵福友感觉自己差不多要交代的时候冲着翠萍说了一句。

  “坏人!”翠萍很听话的就照做了,可当她趴在在那里的时候眼睛看得正好是窗户外面的方向,她吓了一大跳,为什么窗户上有个人影?出于奇怪,她下意识的去伸手去扒开窗帘,紧接着就是看见双眼血红的孙杨,她吓了一大跳:“啊!!!”

  “叫啥啊,疼啊?”正在低头找(冻)的赵福友让翠萍忽然的一声惊叫给吓一跳。

  “福友,孙杨回来了!”翠萍很明确孙杨什么都看到了,也知道自己要完了,说话的时候都是抖的,虽然平常孙杨在各方面都让着自己,自己哪方面都表示的很强势,但是翠萍知道,这是孙杨不跟自己一般见识,可自己做了这样的丑事,孙杨铁定要暴打自己一顿,甚至还有可能离婚,当下她害怕了。之前追寻的那点刺激感在此刻化为泡影。

  “啥?!!”赵富友抬头扫了眼,紧接着说了声草,接着提着裤子就往出跑,那真是一点不犹豫,一点不恋战,跑就他ma完了!这要是被孙杨抓到,得打死。

  扑棱!

  咣!

  哗啦啦!

  孙杨粗暴的拽开窗户,一个高跳了上去,窗户框子撞到墙壁用力过猛,碎了一地,并将自己的小拇指给割破。

  今晚,注定是一个血腥的夜晚!

  咣廊咣廊!

  这什么破b门,慌张之下赵福友连门都打不开了,眼瞅着追上来的孙杨没由来的一阵恐惧感,后背呼呼冒汗!

  “我*你妈,我让你睡我媳妇!”

  孙杨抓起炕上的手电棒对着赵福友的脑袋砸过去!

  后者抬胳膊一挡,猛地推了一把孙杨,咣咣又撞了两下门,仍然没有撞开。

  “这边!!”翠萍在此时忽然喊了一声,她指着孙杨跳进来的窗户口让他从那里跑。

  已经吓得浑身被汗水浸透的赵福友像个眉头苍蝇一样开始乱窜,孙杨始终堵在窗户的那股位置不让他走。

  然后两个人便扭打起来,赵福友人很瘦小,长得尖嘴猴腮,放在抗战年代妥妥的一副汉奸样,他打不过孙杨,让孙杨连扇带踢给踹进厨房。

  “*你妈,搞破鞋搞老子头上来了!*你妈,*你妈!”

  孙杨骂骂咧咧的打着,越打越气愤。

  “我错了,我不敢了,对不起,对不起。”

  赵福友连忙认错,这哪里像个四十多岁的多人应该说的话。

  “你妈了个*,瞅瞅你这几爸样让你子女知道了羞愧吗?搞破鞋搞我媳妇,我*你个妈!”

  孙杨越打越凶,越打越来气,最后直接拖着如死狗一样的赵福友给往做饭的灶坑里塞。

  被塞得满脸都是灰的赵福友也火了,甭管咋说也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爷们,跟人家搞破鞋是自己做的不对,可也没理由让人家这么暴打。

  这他ma明天传出去,村里人都知道自己搞破鞋,其实还不算丢人,这年头,谁跟谁不搞啊。

  他们的这个村子叫北祥村,外号小香港。

  什么意思呢?传说这个村子里的媳妇,以及老爷们,各个都要搞破鞋,并且最火的那段时间这里还有卖的!

  警察来严打过一次,卖银团伙是没了,但是这股子不好的风气却留下来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证,这个就跟咱没啥关系了。

  借用中国有嘻哈布瑞吉的一句话,导演:你希望你谁能拿冠军?

  布瑞吉:第一gai,第二我,第三跟我没关系。

  这句话太他ma霸气了,真心的!

  不扯了,说眼前。

  这个村子破鞋多不多咱不管,跟咱没关系。

  被打急眼的赵福友看了眼炉子旁边的炉钩子直接轮了过去。

  孙杨脑瓜子被轮出一道口子,血哗哗的往出流。

  “哎呀,敢还手!”

  孙杨更是不跟你废话,抓起桌子上的菜刀两个人噼里啪啦的对着轮,空气中都是火星子!

  事实证明,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句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一顿片刀伺候后,赵福友就被轮倒了,趴在炉子上一动不动,身体剧烈的抽抽的两下后,不动弹了。

  “*你个妈,少跟我装死,来呀,干啊!!”

  孙杨吼了一句,揪着他的头发就给拎起,可后者已经口吐白沫加鲜血,眼珠子也是向上翻翻着!

  孙杨吓坏了,猛地送开他,眼神充满惊愕!

  “*你个妈跟我演戏呢是吗。”

  后者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咕噜!

  孙杨咽了口口水,手慢慢的伸到赵福友鼻前,没气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