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他前妻那边看孩子去了,得过几天能回来。”孙杨淡定的解释一句,随即问道:“张总呢?”

  “刚在屋里面让媳妇骂了,这会认错了。”李阳龇牙一乐:“我劝你哈,等会在进去,这会张总脸色不咋好看,没看我都出来了么,人家毕竟是老总,当着我们这些员工的面被骂,脸面还是有点过不去的。”

  “这么小就结婚了吗?”孙杨愣了愣,对于媳妇骂自己老爷们,那是很正常的,谁家老爷们在家不挨骂?凡是在家牛b的老爷们,在外面的实力普遍不咋地,凡是在家怕媳妇的老爷们,在外面办事普遍很ok,不信,您就细细品。

  我秦然干妈常说,你在家跟女人耍横那不叫本事,叫窝囊,有那出息出去跟别人横去,这叫爷们!

  “没有,热恋期间。”

  “谈恋爱就能骂呢?现在的女孩子……不是一个时代呀。”孙杨感叹的说了一句,遥想他们那个年代,两个人还没结婚之前,走马路上都得一个走这边,一个走对面。

  而现在,那天他开车的时候亲眼看见一个初中小男生在那尿尿,旁边的小姑娘在那看。

  “还能骂么?刚才骂的那是狗血淋头,真的,我就没见过这么猛地小姑娘。”李阳一副你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呵呵,我媳妇以前也那样。”孙杨提到自己媳妇的时候不免心里有些难受。

  “我以后可不找这样的,太凶了,我是受不了。”李阳一阵后怕,这时他看见段宏楠也是一脸尴尬的走出来,小声问道:“你咋也出来了?”

  “骂的太凶了,都快给骂哭了,我实在没办法装睡了。”段宏楠一脸尴尬的耸耸肩,也是一阵后怕。

  “哎,你们东北姑娘这么彪悍的吗?”孙杨有意跟段宏楠搞好关系,主动递了一支烟。

  “也不是,我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就特别温柔,有点江南水乡的绵柔感。”段宏楠脑子里不自然的浮现晨曦的影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我草,你竟然笑了。”李阳就跟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段宏楠,这两天跟他接触玩的确实不错,但让一个木头脑袋的段宏楠笑一下却真他ma难。

  “我又不是傻子,笑咋了?”

  “不是,你这种笑太阳光了袄,那个小姑娘是你女朋友?”

  段宏楠摇摇头很坦率的说:“不是,是我女神。”

  “哪天领我见见呗?”李阳龇牙说道:“我就对女神感兴趣。”

  “就你这猥琐样不配见她。”

  “草,又想我揍你了是吧?”

  “来呀。”段宏楠将袖子一撸,主动抱摔李阳。

  “别闹腰不好……”

  李阳就是个嘴炮选手,轮实力,段宏楠一个打他三个还得让一只手的。

  可李阳就是不服,每次都是先挑事,完了挨打认怂的选手,一天到晚除了吹牛b啥也不会。

  可他吹的牛b并不会让人反感,反而能给你逗的哈哈大笑,也是个人才。

  孙杨无奈的看着这俩小年轻打闹,只能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草,我就这一条裤子了,你给干开档了,我穿啥啊?闹着玩下死手,真他ma烦人。”李阳像个小怨妇是的坐在地上嘟囔着。

  “这天穿着裤子正好凉快。”段宏楠叼着烟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是,这张总什么时候出来?”孙杨心里有事,挺着急的问道。

  “没告诉你接受他家大领导的训话么,估计挨骂完就出来了。”李阳挺了解我是的说了一句。

  “不会直接挂电话吗?就那么挺着?”

  “废话,电话里差点就给骂哭了,敢挂电话吗?嗯?”

  “因为点什么啊?就骂成这样?”孙杨狂汗的问道,这很是一代更比一代凶。

  两任均为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别说他俩不知道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挨骂。

  本来跟迟小娅聊天聊得好好地,结果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哪一句话就给丫丫得罪了,然后我俩就吵架了,吵起来以后丫丫就更火了,给我这顿臭骂。

  最后我总结了,你跟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有事说事,没事别瞎扯淡,这他ma电话打时间长了,两个人找不到话题了,那可不就剩吵架了?

  不信你们仔细品你们宿舍里半夜熄灯以后猫被窝里给对象打电话的兄弟,前半个小时肯定是恩恩爱爱,等到了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还在打电话,肯定是激的闹的那种。

  片刻后,我黑着脸从屋里走出来,坐在门口的板凳上就咔咔抽烟。

  孙杨笑呵呵的走上前明知故问的来了一句:“怎么了?”

  “没啥事,媳妇不听话,让我给骂了,ma的,老娘们就是不能惯,也就她没在这里,不然我这大嘴巴子抽上去也得给我挺着。”

  “咳咳咳!”李阳贱贱的咳嗽几声,对于我的吹牛b表示抗议。

  “你咳嗽个几爸呀!”段宏楠一脚闷了上去。

  “跟你有个屁的关系啊。”李阳本来就是坐在地上的,让段宏楠一脚踹出去半米多远,捂着屁股就要急眼。

  “我耀阳哥谁也不许说他,连半点不该有的声音都不能有。”段宏楠格外认真的来了一句。

  “草,耀阳哥你这保镖不白雇,有事真上啊,花多少钱雇的,我看看能不能给挖来。”

  “……”

  我这会没心情听他扯犊子,转头看向孙杨:“这个点了你不出去开客车,还在这杵着什么呢?”

  “我来您跟说个事,老赵去他儿子那边了,估计可能不会回来了,你正好不是要裁员么,给他裁了就行,省心省事了。”

  “不是,他走了怎么不给我打招呼啊?而且昨天也没跟我说这个事呀,还有他的客车怎么办,这些我们都没谈呢啊?”我挺诧异的问道。

  “他哪有钱买得起客车,客车就是咱们公司的,每个月他只是拿工资上班的,咱到时候把工资打他卡里就行了。”李阳跟我解释了一句:“不仅赵福友,还有其它好几个人都是拿工资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