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五点了,天都要黑了。”钟不传崩溃!

  “啊,这么晚了吗?”看了眼窗外果然不怎么亮了:“昨晚喝多了,行,你找个地方吧,我一会就过去。”

  “妥了!”

  挂了电话,我就习惯性的看了眼微信,然后看着上面的内容以及丫丫的照片,我就他ma乐了,紧接着给丫丫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你阳哥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嘛?”

  “我是怕你瘪坏了。”很快的丫丫就回了信息。

  “那你还不心疼心疼我。”

  “昨晚给你机会了,你不中用啊。”

  “大姐,那是你睡着了,赖我啊?今晚上继续啊。”

  “我睡着了,你该办事办你的呗。”

  “我是想办啊,自己吐了一地不知道啊,老恶心了,那味儿!”

  “你闭嘴!”

  “给我熏完了。”

  “你给闭嘴,不许提了。”丫丫难为情了,酒后失态还是真挺不好的。

  “哎呀,谁都喝多吐过,我不嫌弃你,嘿嘿。”后面还给丫丫一个很大的么么哒图片。

  “贱!”丫丫给出一句精准评价:“过来接我下班。”

  “欧拉。”

  ……

  片刻后,秩序公司楼下,我开着丫丫的保时捷哼着小曲,丫丫风尘仆仆的坐上来第一句话就是:“爽了?”

  “上边去,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怕你难受。”

  “怕我难受你就给我啊,说实话啊,阳哥真想要的话,那些上杆子的女人有的是,需要双双跟你的照片吗?”

  “也是,我老公这么帅。”

  “啊?”丫丫这冷不丁不撅我夸我两句我还不适应呢。潇洒的一甩头,嘚瑟的冲着车内镜子捋了捋几根毛问道:“你老公在你眼里有那么帅吗?”

  “你是最帅的!!”

  “你心情挺好啊。”

  “你乖乖的我心情就好哇,我们去吃什么。”

  丫丫今天太小女人了,整个人抱着我胳膊依偎在我怀里弄得我都不怎么适应,就跟做梦似的。

  “钟不传请咱们吃饭,不知道吃啥呢。”

  “他又请吃饭??这次又想求你办啥事啊。”

  “上次那事我答应他了,正好公司有个司机去他儿子那边了,这边估计不干了,来个人顶上也挺好的,就是不知道技术咋样。”

  “你可得好好把关一下,没听说么,证都没有,一车人的性命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没出事还好,万一出事了,你都麻烦。”丫丫谨慎的提醒我一句。

  “嗯,我知道。”

  “走吧。”

  街头暗号是这里出名的烤,自涮一体,虽说是自助餐,但里面的东西非常齐全,放眼望去一大排什么都有,这里的人天天爆满,这老板估计都赚翻了,什么都不用干,每个月数钱就完了。

  “这里。”钟不传在人群中间的位置那冲我们招了招手,我跟丫丫相应而落,然后打量着对面穿着挺朴素的一个中年人,年纪看起来跟我爸差不多大,挺有精气神的。

  在这里我要跟大家提醒一下,你家的某个亲戚很有钱很有钱,不一定代表他们全家的亲戚都有钱,困难的时候帮你一把是情分,不帮你是本份。

  这个人叫王奔,我们都习惯性的叫他二叔。

  他的年纪也就比郭冰清大个十岁左右,但他在家里的辈分大。

  “介绍一下,王奔,可以叫他二叔,这位是张耀阳,张总,他的野蛮女友迟小娅,迟总,两个人都是开大公司的,特别离开。”

  “去你的,你才野蛮女友呢,人家是淑女。”丫丫矜持的捋了捋头发。

  “哈哈哈,对对对,咱家丫爷是淑女。”

  “你好,张总。”二叔主动向我伸出手,客气的说道。

  “你好你好。”这个人看着挺老实,瞅着挺顺眼的:“会开车吗?”

  “咱家开过拖拉机,康迈,基本上大车小车我都开过,七八年那会,我是连队知青,大帮哄都是我开车。”

  “那你的技术一定没啥问题了,不过大客这个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开的,它承载的是全车人的性命,这样,你先别着急,我给你找个师傅,你跟他过学习一阵子,等着确定你可以很稳定的上路之后,咱再开。”

  二叔扭头看了眼钟不传。

  “行!办证也得需要一阵子。”钟不传咬牙应了下来:“不过二叔得先在你们那边住。”

  “没问题,这边有员工宿舍。”

  “这个是对的,先学学,再开,全车人的性命可不是闹着玩的。”丫丫跟着说道。

  “丫爷你的证我记得也是买的吗?”钟不传现在有点烦丫丫,干啥事都喜欢参合,于是拿话点了她一下。

  “自动挡的车需要证吗?给油就走,我上高中那会就开我爸车了。”

  “大客车不也是挂挡就走了,我二叔七八年大帮哄那会也开车了。”钟不传拿话硬怼丫丫。

  “那能一样吗?”

  “那咋不一样呢?丫爷你说说呗。”

  “我撞死了,死的是我自己,别人没责任,你这撞死人了,死的是一车人,张耀阳有责任!”丫丫急眼了。

  “丫丫,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及时呵斥一句。

  “哈哈,丫丫你别生气啊,咱不是闹着玩吗。”钟不传点到为止的哈哈一笑。

  “我还有事,先走了。”丫丫看出来了,现在的钟不传是存心跟她过不去了,索性一摔筷子就走了,原本还不错的气氛,随着丫丫的这个举动闹的有些尴尬。

  “你俩先吃,我出去看一下,她这几天情绪不好,跟我闹呢。”解释一句后,我便匆匆放下筷子追了出去。

  “不传啊,你的玩笑是不是开过了,不好啊?”二叔是个老实人,刚才是谁找事,他听的一清二楚,虽然钟不传是在为自己说话,可毕竟自己是要去那边工作的,还是有求于人,上来就给人得罪了,这……以后要是给自己穿小鞋或者不用自己怎么办啊,二叔心里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没事,我们关系好,平常总这么闹着玩呢,今天她可能来大姨妈了,心情不好,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要有任何担心,吃你的。”钟不传勾起一抹坏笑,阴沉的看了眼窗外吵架的我们。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