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家家都安了热水器,洗澡在家就能洗,干净还方便。

  可是随着我们长大以后,娱乐待人的项目越来越少,你总不能说带着老板客户去网吧连坐吧,更不可能带着他们去打游戏机跟台球吧。

  只能就是说来泡个澡,找个技师,安排一下。

  我们三个泡完澡,钟不传又安排叫来一拍技师让我们选。

  二叔岁数大,对于年轻岁数小的不感兴趣,他挑了一个(炸)挺大的御姐奔着一旁的小包厢走去,而我跟钟不传则是一家挑了一个二十三岁左右,长得挺好看的姑娘,就进了包房。

  这个屋子里面有两张床,还有电视跟水果。

  我跟钟不传自然是不会乱来的,只是单纯的按摩而已。

  “耀阳,新的工作环境咋样,还适应吗?”钟不传趴在枕头上,随意的问道。

  “工作环境肯定比不上咱们4A级的大楼。不过我呆的蛮舒服的,跟那样简单的一群人呆着,不用勾心斗角,很舒服,很快乐。”想着李阳这个只会吹牛b的三炮,以及段宏楠那股子栽楞的冷幽默样,就想笑。

  “不是我说你呀耀阳,你得有点远大理想抱负,我要是有你这身份背景,现在最少也得是人中龙凤。”

  我咧嘴笑了:“你得意思是我现在不是人中龙凤呗?我开的车比别人好,媳妇比别人漂亮,赚的钱比一般的人多,那就行呗。”

  我的话语给这俩技师姑娘逗笑了。

  “所以你满足于现状,不思进取,这真的不是好现象。”

  钟不传的话我并不否认,相反我还很认同,我也感觉自己有点不思进取,遥想当年阳哥中学那会,为了赚钱每天不辞辛苦的给人写作业。

  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一个道理,有可能这是很多人在我这个年龄段无法能想通的。

  活着就是胜利,赚钱只是游戏,健康才是目的。

  这钱呐,是永远赚不完的,何必给自己搞的那么累。

  只要脚踏实地,不忘初心,稳步前行才是王道。

  点了一支烟,我眯着眼睛问道:“不传你啥时候这么有上进心了?”

  “跟晨曦恋爱以后,步入社会以后,准确的说是跟着丫丫之后,她身边都是名流认识,开的车一个比一个好,住的房子一个比一个高级,我想过那样的生活,人上人的生活才是我追求的。”

  “可是人上人的定义在哪?或者说你要赚多少钱,走到什么位置才肯善罢甘休呢?”

  钟不传摇摇头:“这个没想过,能爬多高爬多高,生命不息,赚钱不止!”

  “你加油。”我真替钟不传感觉累:“不传啊,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跟你说了,这人啊,不要跟别人比,无论你爬的多高,赚多少钱,总有比你更牛b的,就像你开十万的车,就想开二十万的,开二十万的就想换三十万的,没有到头那一天,人的贪念一旦起来,很难收回来,这样你会活的很累很累。生活不只是赚钱,你赚钱的目的是什么?最终还不是为了享受生活,多看看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景,你总是不满足于现状,那么麻烦你看看那些不如你的人,他们不也是在仰望你么,这不都一样么,等他们到了你现在的位置,仍然还是要仰望上面的呢,你怎么爬,还是有比你牛b的,你咋比啊?咱们最穷最难的时候都过来了,怎么现在生活好了,你反而不快乐了呢?”

  “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咱俩的想法不一样,就不聊这个了吧,毕竟个人有个人的追求。”

  我跟钟不传实在没办法聊到一块去,索性就趴在那玩手机,可这两名技师听完我俩的对话以后明显对我们热情了,可能是觉得我们挺有钱的吧。

  我给方柔发了条微信:“小柔柔,嘛呢?”

  “看神话呢,胡歌演哒。”

  “你看我像里面的易小川不?我就这气质跟胡歌是不是完美融合了?”

  “呃……我觉得你气质像高要。”

  “去你……切!”

  本来我想说去你哒爷的,但是一想到方柔不是那种可以开这种玩笑的女生就变成了一个切字,后面是一个抠鼻的小动作。

  “嘿嘿,逗你的。”

  “丫丫呢?还在你那吗?”

  “嗯,生气啦,晚上都没吃饭,你什么时候过来接她呀?”

  “不去了,就让她在你那住吧。”

  “怎么?你要回去了吗?”

  “嗯!”

  “我觉得你走之前跟丫丫说两句呗,这丫头嘴硬心软,哄哄就好了。”

  “我又没做事,我哄她干什么,女人不能惯,就这样,拜拜。”

  挂了电话,丫丫立马凑了上去:“他怎么说的?”

  方柔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自己看。”

  “我草,真不来哄我,行,算你狠。”丫丫咬牙切齿的就去穿鞋。

  “哎,丫丫你干嘛去呀?”

  “她不来找我,我还在这干嘛呀,回家睡觉啊。”

  方柔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呀你,明知道耀阳性子倔,还是钟不传气你的,你说你跟耀阳较什么劲呀,这下好了吧,没人接还得自己回去,你等我看完这一集,我送你回去。”

  “算她牛b,这把我输了。”

  “哈哈,好丫丫,你看会电视,晚上没吃饭,我给你做点饭吃的吧。”方柔将丫丫给摁在沙发上,系着围裙就去厨房忙乎起来。

  “柔柔哇,你咋这么有女人味呢,谁要是娶你,老幸福了。”

  “我性格软,我还喜欢你这样性格呢。”方柔微微一笑,捋了捋鬓角:“我就一普通小女人,跟你这样的公司商业女精英没法比。”

  “潇洒哥他们那帮人都叫我女神经。”

  “哈哈。”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紧接着方柔就要脱下围裙去开门。

  “等一下,是不是张耀阳?”

  “我看一眼。”方柔从猫眼向外看了眼,一个帅气又骚包的男人正矜持的捋着他额头前面那几根刘海。方柔轻轻的跑回丫丫跟前:“是他,他不说回来了吗?”

  “耀阳的嘴一天就跟屁烟子是的,想玩个欲擒故纵呗。你快给饭藏起来,就说我没吃饭!!”丫丫交代完就跑到沙发上,快速的从桌子上拿几滴眼药水滴在眼睛上,整装待发后冲方柔比划一个ok的手势。

  哎,不得不说,女人有时候就这么幼稚,别管她多大,什么身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