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旭一脑瓜子汗,火急火燎的说:“啥事啊,哇哇找我,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的,陪领导开会呢!”

  对方还他ma不乐意了?

  “给你打电话你也真不接呀。”李阳跳下车:“我们这边换领导了,他催我来结算一下这半年的尾款。”

  就知道来他ma要钱,陈旭敷衍着回道:“好,我知道了,回头我请你们新来的老板吃顿饭,我们饭桌上聊,好吧,我里面还挺忙的,先走了。”

  “不好。”李阳出言:“我们张总明确表示今天结账,陈经理您看我们都是打工的,别为难我们了,把帐结了呗,我俩回去也好交差。”

  “我为难你们?工厂不得走流程吗,我得跟领导申请,批下来,我就给你们了。”陈旭吹胡子瞪眼睛要急眼!

  “您看这钱,我三个月前就找过你们,你就说找领导批,这么久没批下来这得是多大的工厂呀,香飘飘奶茶呀,绕起来地球三圈?”

  “我没工夫跟你扯犊子,里面忙着呢,告诉你们新来的老总,我肯定把钱给他就完了,合作这么多年了,我们你还信不过吗!”陈旭摆摆手,随即迈步往回走。

  “这钱,今天必须结,包括昨晚那几车!”一直没吭声的段宏楠,挡在陈旭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陈旭皱眉问道,显然不乐意了!

  “你他ma是小孩子吗?用得着我再说第二遍吗,这钱你今天必须给,我不管你找领导申请,还是找谁批准!”段宏楠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

  “我不给怎么的?你还能揍我?”

  “呵呵,那就揍你呗!”段宏楠砰的一拳闷了上去,紧接着一个绊摔就给陈旭撂倒,掐住他的脖子:“*你妈了,揍你有脾气吗?”

  陈旭就感觉自己被一双钳子掐住是的,双手想要掰开段宏楠,后者更加的用力了。

  “放开我们经理!”保安见状拎着橡胶棍子冲上来奔着段宏楠的后背就是一下子。

  段宏楠回头,掏出手里的匕首奔着保安的肚子直接攮了过去。

  保安愣了一下,扔下棍子就跑,同时不忘嘴里喊道:“陈经理你等着,我去叫人。”

  ……

  你叫你妈啊,陈旭瞬间绝望了,心想回头说啥给这个中看中不用的保安给辞了。

  一顿搂五碗大米饭,有事真跑啊……

  这能赖保安吗?一个月拿着两千五工资,上班八小时,又是给你枝杆,又是巡逻,又是敬礼的,时不时的还得舔经理两句,这点工资都不如网吧网管挣得多,那网吧网管就往沙发上一趟,有事重启就完了。

  本来工资就少,对面还是个上来就掏刀的虎b,扎自己两下,犯得上犯不上?我跟你扯那个淡呢!

  所以,保安跑了,跑的毫不犹豫。

  “你可知道我跟你们大老板是什么关系?”陈旭铁青着脸,还想拿人压他。

  “我不想知道,我就知道我老板叫张耀阳,他让我来收款,欠账还钱,天经地义吧?”

  “我没说不给,工厂有工厂的规定跟流程!!”

  “我听不懂那些,我就要钱,*你妈,给不给?”

  噗嗤!!

  段宏楠特别生性,一刀扎进大腿然后拧了半圈,后者疼的点昏厥过去。

  “哥们有话好好说。”陈旭吓得脸都绿了,痛苦的叫了一声后,补装b了。

  “这钱能给吗?”

  “能!但我得回去查查账单。”

  “我跟你一起去!”

  “走吧。”

  这人呐,就是他ma贱,有时候你不喝点酒,他真不知道你是武松。

  “我这大腿疼,能先送我去医院缝两针吗?”

  “我这手还痒痒呢,我能在捅你两刀不?”段宏楠瞪着眼珠子问道。

  “……!”陈旭无言。

  “真你么生性!看来宏楠平常跟我闹着玩的时候果然没下死手。”李晨心里想道。

  ……

  片刻后,段宏楠跟李阳两个人出现在农业一行ATM提款机这查了查余额,全部到位,两个人满意的笑了笑。

  李阳拍着胸脯牛b道:“我牛b吧,就没有我要不出来的钱!”

  “这钱好像是我要出来的。”

  “咱哥俩还分什么你我,走,晚上请你飘唱去!”

  “我对那个不感兴趣。”

  “难道……你喜欢男人?”

  ……

  城南建材厂,一个破旧的办公室内,大腿上的血已经干涸,陈旭阴损的拿出电话打了出去:“陈杰,你哥我让人干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沈浪找人动你了?”电话那头的陈杰微微一愣。

  “嗯,今天将这半年的账全都给要走了,我估计他们还要去找其它那些欠款的经理,你要是再不回来,这些人都挺不住了,他们下手挺狠的。”陈旭心有余悸的说道。

  “哥,你在等等,我这边马上就处理完了,你等我回去,好好跟沈浪掰一掰手腕,我领着你们出来单干,没问题的!”

  “你尽快。”

  “就这几天!”

  挂了电话,陈旭看着自己大腿上的伤势,也不知道自己帮着自己弟弟到底对不对。

  就在半年前,陈杰忽然找到自己,说靠上了关系,要拉出来单干,并且将里面的利润全部分析出来,哥俩面对这种暴利动心了,于是联合其他厂商,拒绝再给公交线那边交钱,等同于说拒绝再给沈家交钱。

  所有人都知道沈浪的心已经不再上海,手底下的势力大部分迁移国外,此时正是外强内虚的时候,也就是说正好是别人站起来的时候。

  沈家已经一家独大这么些年了,有些产业也该换人了。

  在这个已经是拼人脉胜过片刀的年代,认的只是钱!

  陈杰在极力跑关系,拉投资,建工厂,他们哥俩资金没有多少,等同于再用沈家的钱来组建自己的工厂,这一招挺损。

  说的简单点,就是原本这些势力都该是沈家的,他们叛变了,为了利益,缺不考虑那些后果。

  这些人都是有担忧的,沈浪什么人物他们心里清楚不过,但在巨大的利益以及有人带头的情况下,他们想博一把。

  博好了,别墅靠海,会所嫩模。

  博失败了,你还能杀我怎么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