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前,段宏楠跟李阳从银行出来后,两个人简单的吃了口饭,喝了点小啤酒,段宏楠伸放下手中的啤酒:“你把账本给我看看,附近还有没有欠咱款的厂子了?”

  “我看看……有个大旗方便面厂挺近的,咱俩去昂?”

  “去呗,咱们不是坐线路运输的么,怎么还跟方便面厂有关系?”段宏楠好奇的问道。

  “做方便面不要材料啊?只要跟运材料的都跟咱公司有关,像什么工厂,工地,只要是大型厂子都跟咱有关系,公交运输只是表面,里面掐的线路非常多,这是一个暴利行业,没看那么多人惦记么,只是咱沈哥一直在这里一家独大,别人惦记也不敢有什么做为,只是听说最近沈哥的心思不在这里,所以蹦跶出来好多人。从小道消息听说,陈氏兄弟里的陈杰,就是这次要窜起来的人之一,他哥哥就是你刚才攮的陈旭,所以这段时间咱还得小心点呢。”

  “怕他个毛,敢*他妈就不怕他知道他爸是谁!这里面这么暴利,怪不得咱耀阳哥放着大公司的总裁位置不干,跑来这边受罪,原来如此。”

  “咱这还算好的呢,西北那边更乱,哎,s海要变天喽。”李阳撇撇嘴,无比感叹的说了一句。

  “变天才好呢,变天了,我们才有崛起的机会,我相信这以后的天是咱耀阳哥的天,跟着混就完了。”

  “哎,我从来没感觉自己的人生这么光明过。”李阳晒了晒他的小肌肉:“干就完了!”

  两个热血青年喝点小b酒,牛b闪闪亮的冲进人家厂子里,正好赶上人家发工资这会。

  段宏楠还是非常直接就说:“呦,老板发工资呢?”

  “你谁呀?”

  “张家,段宏楠!”

  “张家,李阳!!”

  本来李阳还在想台词呢,就被段宏楠忽然整了这么一句,他感觉这句话超帅,于是跟着说了一句,按理说他应该说自己是沈家的李阳,可不知道咋回事,就跟着段宏楠说自己是张家的人了。

  于是,这种装b的情节,哪能轮到宏楠来,李阳挺着胸脯冲了上去,牛气哄哄的说:“欠我们公司的尾款是不是该还了?我们张总放话了,这钱不给,我们就不能回家交差。”

  “张家?李阳,你不是跟着沈浪玩的么?”很明显这个经理认识李阳。

  “沈浪那是总公司的大佬,我现在的上头大佬是张总!老板新过来的,让我收款呢,认识这么久了,您不能为难我吧?”

  “陈旭给了吗?”

  “必须给了!”

  “你等我给他打个电话。”说着经理就拿出电话,却让段宏楠一把给摁住了。

  “他是爸啊?欠账还钱还得问他?”段宏楠看出来了,这帮人是聚在一块要造反,敌人既然有反叛之意,你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揍他就完了!

  “你想咋的啊?”经理脸色一变,挺不乐意的问道。

  “不咋的,干你。”段宏楠淡淡的说道,仿佛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找段宏楠来跟我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么。

  “那你试试呗!”

  “我来!”李阳打量了一下这个经理,各子不高,瘦了吧唧,论单挑自己应该能赢,于是挺胸抬头的就过去了,想要给他个李阳式的震慑。

  “你不会要告诉我你来我办公室里,当着我这么多车间的兄弟面要揍我吧?”

  话音落,那些原本只想看热闹的工人为了给经理撑面,纷纷的往前走了一步将李阳给围住。

  “你想怎么的?”

  “你不会要你们两个打我们一帮吧?”

  “经理你发句话,削他就完了。”

  ……

  一时间这群工人纷纷发话要打便宜价,反正出事了有你这个经理顶着呢。

  再说了,车间十来个人,将近二十人打你一个手无寸铁的小青年,不是轻轻松松的?

  经理得意的笑了,挺有底气的正了正身子,然后一脸微笑的看着李阳。

  李阳双腿哆嗦脸上极力保持平静:“这里地方太小,不好施展,有能耐咱们出去聊!”

  原本李阳的想法就是下去吧,下去跑就完了,今天对方人太多了,在屋里干起来肯定挨揍,并且对方不会给钱的!因为不是第一次来要了。

  本来呢,以为办公室里跟陈旭一样就他自己一个人,拿刀扎他两下感觉疼了,也就交代了。

  很可惜光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想到故事结尾。

  段宏楠喘着粗气,目光扫过众人。

  楼下,段宏楠跟李阳站在左侧,经理领衔的人都在右侧。

  “一会儿听我指挥。”李阳小声的说了一句。

  “嗯!”段宏楠心想自己错怪李阳了,平常以为他就会吹牛b啥也不会,看来还是挺硬气的嘛。

  “我问你,是不是这钱说啥不给了,就让我们撕破脸皮呗。”李阳指着经理质问道。

  “给不给你心里没点b数吗?”经理今天被人堵着门要钱,而且还算熟人,脸上的面子也是挂不住了,说话朗朗唧唧的。

  “好好的合作不能合作了呗,你感觉你能得罪起沈家吗?”

  “你别几爸跟我唠这个,你想干什么直接说。”

  “草,上!!”李阳吼了一声,段宏楠一个高就冲上去了。

  “ma的,给我打。”经理招呼一声,这帮工人赤手空拳的围了上来。

  然后段宏楠就尴尬了,他被一帮人围在中间。

  李阳呢?乍一看,李阳已经他ma跑回车上了。

  这个b……

  经理忽然问段宏楠:“你领导都跑了,你还跟我打吗?”

  经理得罪不起沈浪,也不想得罪他。

  他明白一个道理,法不责众。

  所以在别的工厂都没给钱的情况下,自己不给钱,也不得罪他,就没什么问题。

  到时候在看风向往哪吹,自己就往哪倒!

  反正自己的目的只是赚钱,至于其他?无所谓,给谁交钱不是交呢?

  多交点,少交点而已。

  自己一年不贪污那点钱也能活的很好。

  段宏楠瞥了眼已经跑上车的李阳,心想我草,自己这是交了一个什么样的朋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