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宏楠也想跑,可根本没有跑的机会了,他只能想办法快速给他们吓跪!

  “你还钱不?”段宏楠斜眼问了一句。

  “呵呵,你有病吧?”

  “我有你妈!”段宏楠从兜里掏出匕首奔着这经理一刀扎了下去,经理还未做出反击,段宏楠噗嗤噗嗤连捅两刀:“*你妈的,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跟你们这些人没有关系,张家办事,不想惹麻烦的都给我滚犊子!”

  这一声爆喝顿时吓傻了好多人,任谁都没有想过段宏楠被将近二十个人围住还敢动手。

  但是段宏楠手里的毕竟只是小刀,在短暂的吓愣众人后,一个虎b青年出现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修车用的管钳,对着段宏楠的背后砸了过去,直接将其拍倒。

  打仗的时候,尤其人多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倒地,你一旦倒地基本上就很难站起来,漫天都是大脚丫子。

  这不,这群工人在见到段宏楠倒了以后,呼啦一下子围上去就是踹!

  “妈的!”李阳咬着牙开着面包车直接冲了进去。

  门口的保安见状,赶紧将杆子给放下,李阳不管不顾的硬冲,将玻璃冲的粉碎,那破旧的杆子也让李阳的小破面包车给冲的变形。

  “我草!”保安一声惊呼,赶忙拿出对讲机:“都来门口这,有人闹事,干起来了!!!跟我们经理,对,赶紧的吧。”

  “宏楠上车!”李阳开车进去猛地一打方向盘瞬间将人冲散,段宏楠立刻跳上面包车,两个人狼狈的开车离去,而这帮工人在象征性的追了一会儿就都停了。

  ……

  “所以你们两个人就受伤了?不说就一棍子拍后背了么,咋还血了呢。”听完李阳给我们叙述事情的经过后,我诧异的看着段宏楠身上的伤口,那明显要严重的多。

  “本来以为我以为咱们就回去了呗,结果宏楠不得,就非要再去别的地方要,有的地方的经理性格软,看见宏楠这b造型都吓懵了,所以这钱就要回来一大半。”

  “你真他ma是个战士。”我对着段宏楠竖起大拇指。

  “嘿嘿。”段宏楠咧嘴笑了起来,雪白的牙齿内还有点鲜血。

  “你挺坑啊,一点都不爷们。”忽然唐糖看着李阳认真的说了一句。

  “我咋不爷们了?单骑救主,古有赵云,今有李阳,我开着一台面包车,无畏的冲进去给他救出来的,要不是我,他能让人打死在那工厂你信不?”

  “你喊人家上,结果你跑了,这叫爷们?”

  “我的意思是上车,之前我就告诉他听我指挥了,这家伙我喊完上,车字还没喊出来,我楠爷就冲进去了,我有啥办法!!”

  得,李阳还挺委屈。

  “别扯犊子了,赶紧给段宏楠送医院去吧,收账的事先放一放,我没啥事我去要吧,你这也太虎了。”

  “耀阳哥不是你说的要不回来就打么。”

  “我指的是打一个,杀鸡儆猴就行,你挨个厂子的经理都给我干了,以后合作不合作了?”

  “啊,失误,我以为你的意思是只要钱要回来就行呢。”段宏楠尴尬的挠了挠头。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他们虽有叛变之心,可说白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想他们之所以敢公开得罪沈家,那就是后面有个挺牛b的人支关系要笼断这一片,打破沈家独大的新格局了,不过也正常,前辈就是留给后辈去超越的么。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教你们,钱就是人脉,人脉就是钱,咱们跟他们的合作关系,本身就是建立在金钱至上,所以不存在谁背叛谁,别人能给他们更丰厚且超越自我本身的价值的时候,要我我也有可能会做选择,没有人喜欢原地踏步,所以吧,有些时候咱们不能太小气,该相处还得相处,面子山该过得去还得过得去知道吗,如果他们想闹僵,那么这伙人集体不要我们的货,掐断我们的经理来源,这么死拼一下子,你在看看,双方受损,咱g家当年被n个国家侵略,现在不也是跟人家谈合作,敞g门么,说明啥,赚钱才她ma是硬道理!”

  段宏楠跟李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俩去医院别挺着了,算我的,剩下的钱在买点好吃的,辛苦了哥几个。”我从包里掏出三万块钱给他俩:“其中两万你俩一家一万,剩下一万看病,消费!”

  “哥,我们不要,本身我们就是拿工资给你办事的,这钱我不拿。”段宏楠态度挺真诚的说。

  “拿着吧,这种活本身也不在你俩的指责范围之内。”

  “我不……”

  “李阳,收着。”没等段宏楠坚持,我将钱交给李阳。

  “欧了,耀阳哥以后我们哥俩绝对为您鞍前马后,视死如归!!”李阳兴奋的抱着我狠狠地亲了一口。

  “滚犊子,死变态!”我嫌弃的推开他,随后迈步走了出去。

  “想不到你吊儿郎当的,说话办事可以呀,有思想,有手段,会拉拢人,不错不错。”唐糖对我的态度开始改观。

  “哎呀能听你夸我两句真心难。”我笑呵呵带她走进属于她的房子:“以后你就住这里吧,单独的一个屋子,除了厕所需要去公共厕所外,其它应有尽有,怎么样条件还行吧?”

  一张干净的炕,里面自带一个梳妆台,还有一台电视,虽然不大,住一个人却是刚好。

  而她的旁边就是我们的屋子,也就是说我们都在一个院子里住,也不怕她被坏人欺负什么的。

  “还不错,可是我住不惯炕。”从小就习惯在床上住的唐糖冷不丁睡炕会觉得咯!

  “你要睡不舒服的话,不行晚上我搂你睡吧,咋样?”我贱贱的冲他挑了挑眉毛。

  “再见!”唐糖将门给关上。

  我呵呵一笑,随即开着车前往小村子里,一般的司机都在这边住,这也是最近的一个地方了。

  也就是孙杨住的那个孙子,这里没什么人之后,好多人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就让当时的负责任给租了下来,留给这帮司机当员工宿舍住。

  我给二叔打了通电话,找到他现在住的地方以后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住的习惯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