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嘿嘿一笑:“我不知道哇,就看见楼下有人停着,咱就先用用呗,一会在还回去就完了呗。”

  “我擦,那我快点蹬,免得有人说咱俩是小偷。”潇洒哥那小短腿就给你轮了起来:“丫丫,我一天谁都不服,就他ma服你!”

  “咋的呢。”

  “没啥,优秀,这他ma咱家员工看见咱俩一个总裁,一个副总,两个人骑倒骑驴去卖破烂,不得让人笑话死。”

  “哈哈。”丫丫大笑两声:“这有什么的,咱是卖钱,又不是卖银,有啥丢脸的。”

  废铁收费站,一个浑身穿的不算干净,戴着蓝色口罩的女人,手里拿着计算吧嗒吧嗒的摁着。

  面前站着两个身穿上千的两个秩序公司大佬,正有说有笑的等待着。”

  戴口罩的女人在经过仔细计算过后,拿着计算器走到迟小娅面前:“一共是七毛八,给你八块吧。”

  “你这多少钱一斤啊?里面还有易拉罐瓶子呢,那玩意是不是贵一点啊?”丫丫指着我喝的百事可乐易拉罐非常专业的说道,她早就听过易拉罐跟普通的矿泉水瓶子不是一个价。

  这种斤斤计较的行为让潇洒哥感觉特逗,还悄悄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告诉我你媳妇真他ma会过!!

  “矿泉水瓶子,五分,易拉罐九分,不信你自己算!”

  “我算算……”

  片刻后,两个人瞪着倒骑驴往家走,丫丫拿着卖破烂的八块钱挺开心的说:“要不这八块给你吧?还能买包烟啥的。”

  丫丫差钱吗?不差。

  不然也不会卖完破烂想要将钱为什么给潇洒哥。

  而且,丫丫自己每个月的网购都在一万块的消费以上,之所以丫丫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一个态度,一个生活的态度。

  潇洒哥蹬的满脑瓜子汗,尴尬的看了眼周围捂嘴偷笑的人群:“我不要,你说咱俩蹬这玩意交警能不能抓咱俩啊?”

  “我也不知道啊,应该不会吧。”丫丫心里挺没底的说道。

  “擦。”

  “你不要啊?不要拉倒,我自己买大馒头吃,嘿嘿。”丫丫将钱揣进自己兜里,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打开手机,找到一张保存的照片:“潇洒哥,你看看这女的咋样?”

  “没你好看!”

  “正经的,介绍给你当对象呗?人家家里的条件老好了,老爸原先是反贪局的局长,姑娘是耀阳的秘书,你耀阳哥挺看好这姑娘的,介绍给你行不?能配得上你不?”

  “我看看啊。”潇洒哥仔细打量一番,完了越看越喜欢,挺兴奋的说:“行啊,丫丫,你这事办的太漂亮了,想吃啥尽管说!!哥,安排!”

  “大龙虾呗。”

  “走!”

  “改天的,今晚就不去了,改天咱俩去找耀阳,约上那个姑娘,咱去吃大龙虾。”

  “妥了!”

  ……

  接下来的日子就显得很平常了,白天呢,我就带着我的小秘书唐糖,以及李阳就去各大工厂会那些车间主任,段宏楠受伤我就让他在家看家。

  基本上我去主动找他们的时候,根本就没用动手,他们就乖乖的将钱交上来了,这些人不傻,有了陈旭那些人的前车之鉴,他们还敢造次吗?

  但也有仅仅一小部分还是选择不给,我当时也没有把关系跟他们闹的太僵,因为我知道这里面有一个重要人物在起刺,那就是一个叫陈杰的男人。

  只要给这个陈杰收拾掉了,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不会跟我作对了。

  日子过得清淡,却很舒心,远离尘世那些喧嚣,一个人悠然自得。

  我过得平淡日子以来,可还是发生不少别的事情。

  比如晨曦跟钟不传,小仙女跟她现在的老公。

  先说晨曦跟钟不传,自从钟不传安排明白郭冰清的二叔以后,身份地址再次飙升,非常深受郭冰清那个老女人的喜欢,于是钟不传跟郭冰清两个人越来越好,关系越来越近,不少人都在传郭冰清包养钟不传。

  这个消息自然而然的也传到晨曦耳朵里,不过晨曦是不相信的。

  可女人终究还是敏感的,有些时候她不信,可也要从你嘴里说出来,自己才安心。

  但钟不传根本不做任何解释,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拉倒,自己没啥好说的。

  晨曦觉得钟不传变了,变得越来越势力,尤其地位飙升以后,已经开始瞧不起好多人,他心态之间的转变,让认识这么多年的晨曦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连晨曦都感觉钟不传有些陌生了。

  利益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吗?

  一个当初那么单纯的青年变成如今这幅样子,晨曦心里很失落。

  晨曦在这个年纪拥有的还是童话般的少女心,她心里的白马王子曾一直都是钟不传,并且钟不传努力上进的样子一度觉得他是自己的骄傲。

  可现在……

  晨曦跟钟不传的争吵越来越多,话越来越少,心越来越冷,反倒是跟段宏楠聊天的次数明显增多。

  我好多次都看见段宏楠撅着屁股窝在炕梢,捧着手机咧着大嘴在那傻乐。

  有可能你们觉得这没啥,但我跟你么说,段宏楠是一个不苟言笑之人,能让他笑,那真的是难如登天。

  而钟不传也没闲着,自从恢复情场浪子的称号后,身边的女人,兼职的大学生,模特,外围女,公司的有点姿色的女员工,那真是前赴后继的往上扑,络绎不绝,人家不在乎你有没有女朋友,人家也不在乎你有没有家庭,这时候的女人需要的是金钱,事业。钟不传需要的是享受。

  两者一拍即合,倒也没什么可说的。

  按照钟不传的话说,你晨曦不让我睡,我就找别的女人睡,反正都是互相利用,互相发泄,又没有感情,对吧?顶多自己搭点b钱呗。

  你不传哥差钱吗?!

  ……

  皇妃又美出新高度了,她从干练的短发再次变成长发时,整个人身上的女人味越来越足,我不知道她那头发是什么颜色,好像是有点棕色的感觉,躺着大波浪卷,穿着风衣,完完全全一副韩国女明星的样子,我躺在院子里偷偷的刷着她的朋友圈正在感叹时,一个穿着白色半截袖,烫的小锡纸发型的青年走进来有些胆怯的问道:“请问,这是东南公交线客运站总站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