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找谁?”李阳非常积极的走上前问道。

  “您好,我是来找我爸的,他是这里的司机,我好几年没回来了,大学毕业了,想来看看他。”青年解释道:“这些年来我一直跟着我妈过,没有他的地址,只听说他是在开公交,我一路打听过来的。”

  “你爸?叫啥啊。”李阳漫不经心的问道。

  “赵福友。”

  “叫啥?”

  “赵福友。”

  “袄,就是爸妈离婚的那个被?”

  “嗯,是。”青年点了点头。

  “你爸前阵子不是去找你妈跟你了吗?”李阳好奇的问道。

  “找我们了?”青年长着大嘴感到惊诧。

  “昂,村里的这帮司机都说你爸去找他前妻看他儿子去了,那不就是去找你了吗,还跟我们请假来着。”

  “没有啊。”

  “是不是去找你妈了。”

  “不可能啊,我一直跟我妈在一起的,而且我妈非常反感我爸,根本不会见他的,她都不让我见呢!!”青年咬牙着嘀咕着:“难道他俩偷偷的见面了,不好意思,我打个电话。”

  片刻后……青年非常认真的回来对我们说:“没有,他肯定没有去找我妈妈。刚刚我妈妈知道我来找我爸还给我骂了一顿。”

  “那你就是爸走丢了。”李阳耸了耸肩。

  “不会啊,他一个公交司机应该是最有方向感的人,怎么会走丢呢。”

  “那不知道。”李阳耸了耸肩,显然对于你家的这点破事不想管,你乐意上哪找上哪找去。

  青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哥,您能帮我在问问吗?”

  “我问啥啊,他们都说你爸走了,连假都没跟我请呢,这都好几天了,也不打个招呼。”李阳不乐意了。

  “会不会真的走丢了啊。”青年显得比较懵,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

  我斜眼瞅了他一眼,显然也不太想多管闲事,赵福友离开的时间越久,到时候我就越可以有借口开除他。

  于是我就在那默默的抽烟,没事就看一会儿唐糖的大白腿。

  “哥,我爸的身份证您能告诉我吗?我想查查他是哪天买的票。”

  “你记一下啊。”

  赵福友的儿子是个大学生,学电子计算机,在网络造诣这一块不敢说是登峰造极,也是个绝对的人才,没有啥他不会的。

  于是在得到自己老爹身份证的信息之后,小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最后说:“全国都查了,没有票啊。”

  “我们不知道。”李阳摇摇头,心想我又不是你爷爷,还管你爸爸去哪儿?

  “哥,您能不能带我向身边的朋友帮忙问问,带我找一找呢,这么多年我很想他,妈妈不让我见他,可我知道给我生命的人就是我的亲生父亲,现在孩子学业有成,我想让他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我长大了,他老了,我很担心他。”

  这孩子说的非常真诚,尤其那句我长大了,他老了,更是触动我的心弦。

  每个人都年轻过,或多或少的犯过错。

  这些年来赵福友一个人孤孤单单承受着他曾经的错。

  而他的孩子愿意原谅他,他很幸运吧。

  我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幼儿园的时候总是班里最后一个放学,我清楚的记得,每天放学孩子们都有家长第一个来接,那些家长一开门就疯了一样的跑进来,生怕接的晚了孩子心理不舒服。

  而我呢,老师在门口弹钢琴,我可怜巴巴的扶着门口,看着空空如也的走廊,多想下一秒来的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可惜那时候他们不在我身边,接我的总是打完麻将过来的爷爷奶奶……

  “我这儿这么忙,哪有功夫理你,呐,前面那个村子就是,你自己打车过去问问吧。”李阳敷衍的指了指前面,随即回屋干活去了。

  “这……”青年依然很懵,世界变化大,他小时候离开家里,只是脑海里有个印象,让他自己去找根本找不到。

  “我带你去吧。”将烟头仍在地上,我笑呵呵的说:“上车。”

  “谢谢哥,谢谢哥。”

  “呆着没啥事,走吧。”

  我带着赵福友的儿子赵岩去了村里,经过问了一番后,就找到他的老爹家。

  老范指着一间茅草屋:“呐,这里就是他家了。”

  “对对对,这里是我小时候记得的样子。”赵岩激动地跑进屋内,门口已经上锁,赵岩想要进屋看看,却苦于没有钥匙。

  小的时候就住过平房得我,深知就算没有钥匙咱也能进去的办法,我来到窗户跟前,将窗户上的钉子往旁边一扣,窗户就顺势打开,然后我们三个人鱼贯而入。

  屋内一片狼藉,饭菜还在饭桌子上。

  “嚯,这是什么味儿?”我捏着鼻子,一股唔吧味冲进我的鼻内。

  “我爸也真是粗心,走了电视都没关。”赵岩下意识的就要去关电视。

  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屋内,哪像是人走的样子,电视开着,炕上的被褥没叠,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后窗的窗户也没关,这是要走的意思吗?

  在看咋都是出去逛会街一会就回来的姿态。

  你虽说你家再穷,没啥可偷的,也不至于连电视不关,窗户不关。

  赵福友突然就离开了,而且也没过来跟我们打招呼,按照玄学来说,这小子是不是出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我想起那天晚上二叔跟我说的血腥味……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就听见砰的一声爆炸声,我们几个连忙冲进小屋,原来是手机充电爆炸的声音。

  “这……”

  众人无语。

  赵岩开口了:“我怎么感觉我爸不像是去找我们了呢?哪有出门手机不带在家充电,电视,窗户还不关的呢?”

  “我感觉也不像啊。”

  “会不会是出事了?”赵岩忽然挺紧张的问了一句。

  “不能吧,你等着晚上这帮司机交接班的时候,我给他们开个会,问问!另外,赵岩你往火车站跑一趟,去查查你爸到底买没买票。”不晓得为什么,那天晚上二叔说的血腥味三个字总是在我脑海萦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