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五点钟,是这帮公交司机准时交接班的时间,这些人挤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有的则是着急去上班。

  有些人可能不懂了,为什么咱们在等车的时候有的时候晚一点,有的时候早一点,就是司机在交接班。

  “来,静一静,静一静,听咱们张总训话,不是都着急么,快点站好了奥。”李阳拿着大喇叭冲乌泱乌泱的人群喊道,不过,好像并不管什么用。

  ”快点呀,着急发车呢。““就是,开一天车了,累死了,着急回家洗澡睡觉呢。\"……

  “都闭嘴,听张总训话!”孙杨一开口,其他人都老实了。

  我呵呵一笑,站起来看向众人:“师傅们都别着急啊,你们要是真想着急走,可以,明天也不用来上班了,现在,想走的,轻便,哦,对了,还有那些有自己公交车的司机,我尊敬你们教你们一声叔,但你们不用跟我俩摆谱,说句难听的,我是你们领导,我不求着你们什么,相反你们好像得靠我吃饭,不信?那你就可以去西北那边跑公交,我看看那边的人会这么惯着你们不。”

  我略带轻浮且得罪人的话一说,众人面面相觑,全都不吭声了。

  我今天能找来一个二叔开公交,明天我就能找多的人过来公交车。

  而他们拿什么跟我得瑟?自己养大客车的,一点不开车,就是赔钱!

  我在吃准了他们以后,他们也就不得瑟了。

  有些时候你补拿身份压他们真不行。

  “是不都不急着下班了?那行,咱们开唠吧。”我清了清嗓子,站在人群中环视他们:“今天赵富友的儿子赵岩千里迢迢来这里找他的父亲了,但他的父亲不知道去哪儿了,你们有知道的吗?”

  “张总,赵富友去找他前期了。”孙杨立即接话。

  “没有,经过确认,没去找,而且他的儿子来找他。”

  孙杨心里咯噔一声:“会不会是他不想干了,所以就用去找他前妻当借口离开了呢?”

  “离开的话可以跟我说,一声不响的就走人,这事办的不对吧。”

  “哎,他就那样一个人,名声一直不怎么好。”

  这群人里基本都不说话,到是孙杨左一句右一句的接我话,然后我就在人群中看了眼二叔,他慢慢的凑到孙杨身边,也不说话。

  “也许是吧,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大家谁要是看见赵富友了,麻烦告诉他一声,他儿子过来找他了,还有真的不想干了,过来把工资领了,活不能白干对不对。”

  “好!!”

  “还有个事,现在物价涨了,我也想大家过的好一点,打工的司机每个月涨一千块钱,自己养大客车的,每个月有一千油补!不比你们每天少交二十块钱来的舒服?”

  我的话音落,刚刚还看我I各种不顺眼的他们忽然觉得我咋那么可爱,都想亲我一口了!!

  “张总牛b!”

  “张总跟你混,没坎坷!!”

  “呵呵,散会!”

  众人一下子就欢呼起来,有些人临走前还喊我一起过去吃饭,被我拒绝了。

  众人全都解散以后,孙杨也怀揣着心事回家了。

  而我则是进了我的办公室,屋子内有我,段宏楠,李阳,二叔,还有给我们倒茶的小秘书唐糖。

  不管在哪里,逼格一定要提升起来!

  我抬头看着二叔:“咋样?”

  二叔扫了李阳他们一眼没说话。

  “没事,有啥话直接说,这里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可以信任的。”

  “必须的!!”李阳一听,身子都站直了。

  “他身上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靠的越近越难闻,尤其他的那双手,血腥味非常重。”

  扑棱!

  倒茶的唐糖听到二叔的话吓了一跳,手上的茶水都给倒撒了,连忙说对不起。

  “小心点,没烫吧?”

  “没。”唐糖摇摇头,随后坐在我旁边,有点害怕的问:“你们聊什么呢?”

  “是啊,什么血腥味啊?”段宏楠跟李阳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怀疑赵富友死了,今天去他家发现他应该是出事了,二叔说那天晚上在孙杨家闻到血腥味,而且司机老范你们知道吧,他跟我说那天夜里听到他们夫妻争吵,不知道跟谁打起来了,村里一直都在传孙杨的妻子跟赵富友有一腿,所以我想顺着这个往下查查,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就当咱们宣布要裁员的第二天,他就跟我们赵富友走了,而且走的是那样的悄无生意,你要知道穷人最在乎跟最不在乎的东西是什么,那就是钱,所以他想离开,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走,也不可能不给我打电话,难道不怕我们扣他钱?综合以上种种考虑,我们感觉赵富友的失踪跟孙杨有关系。”

  之前吧,本来我没咋怀疑,听那些司机讲着村里的八卦就是听一乐呵,直到赵富友的儿子今天过来找他,直到老范跟我说的那些事,再到今天去他家里看到那种情况,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将这些事情结合在一块,这种挺吓人的结论就出来了。

  “当然了,我这只是猜测,不一定准。”我点了颗烟淡淡的说道:“你们觉得呢?我说的有道理没?”

  “可是孙杨为什么要杀赵富友?据我了解,他俩之前的关系挺好的呀。”李阳挠了挠头:“没理由呀。”

  “我都听明白了,没听老范说那天晚上孙杨跟妻子吵起来了么,而且还有另外一个人。估计另外那个人就是赵富友没跑了!”

  “我草,我们报警吧,这整的也太吓人了,看孙杨那人也不像敢杀人的啊。”

  “人没逼急,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举动出来。”我呵呵一笑,看着李阳问道:“你看我像杀人犯不?”

  “你肯定不是呀,你要是杀人犯,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李阳非常笃定的说道。

  “所以说你眼光不行。”

  “别吹牛b了,你敢杀人?你要说楠爷敢杀人我信,张总,你可不敢。”李阳非常不相信,一个平常笑起来如阳光一样的大男孩杀过人,而动不动就一刀馕人的段宏楠却是不敢杀人的那一个。

  所以呀,大家表面看的只是假象,人心在肚皮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