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自己挺出名的,前段子动静闹得那么大,轰动全国,想不到还是有人不认识我,看来时间真的是可以忘记一切。

  科比跟奥尼尔当初矛盾闹的那么大,最后也可以和好如初。

  詹姆斯出走骑士,成为众矢之首,时隔几年后,他回去仍然是那里的皇帝。

  时间可以容忍我们的任性,原谅我们的过错。

  我相信就算杜兰特早晚有一天回雷霆,也可以得到原谅。

  “呵呵。”

  我笑了笑,将烟头在烟灰缸里碾灭:“现在的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你上去就去报警,万一是误会,以后这朋友还怎么处了,在等等看吧,这事我会解决的。”

  已经走掉的孙杨因为有话忘记跟我说了,结果反身走回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我们之间的对话。

  张耀阳,老范,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

  夜幕降临,我将二叔留在家里,五个人坐在桌子上一起吃了顿涮火锅。

  唐糖挺不适应的,在城里习惯了卫生吃法,冷不丁这样吃她真的不太适应。

  我见唐糖就捧着自己的大米饭在那就问道:“咋不吃呢?这边是辣的,那边不是辣的,你吃哪边随意啊。”

  “其实我不饿,晚上要减肥的,你们吃哈,我回屋子里休息了。”唐糖说完,便放下碗筷离开了。

  “这帮姑娘诶,为了美身体健康都不要了,那饥一顿饱一顿的能行吗。”二叔叨叨一句:“我家孩子也那样,有时候一天就吃一个苹果,这身体健康能跟得上吗。”

  “不用管,女孩子都那样,咱喝咱的。”我举起白酒冲众人举杯,随后又对李阳说:“你喝一瓶啤酒得了晚上你开车,咱去村里办点事。”

  “唐糖没喝酒就让她开呗。”李阳挺贪酒的问:“啥事呀?”

  “赵福友的事。”

  话音落,门开了,赵岩推门走进来,一脸紧张:“哥,我查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我爸爸买票的情况,只有三个叫赵福友的人,他们的身份证信息我看了,都不是。”

  “所以说现在赵福友的情况只有两种,第一自己不知道跑在哪潇洒玩去了,这是最好的结果,第二种就是遇害了!”

  赵岩儿子一下子就慌了:“该怎么办啊,哥!”

  “别着急,这事我会帮你调查清楚的,在我手头下面工作的人,我不会让人无缘无故没的。”

  就当我们几个饭都没吃饭的时候,村里再次传来一起噩耗。

  老范死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懵了,三个小时前还在院子里听我训话的人,怎么眨眼间就死了!

  这一下子造成全村的人恐慌!

  自从我接任以来,短短几天一个消失,一个死亡。

  草,太tm背了。

  “赵岩你会开车不?我们喝酒了。”

  “会!!”

  “走!”

  我们呼啦一下人从屋里面出去,鱼贯上了车,直奔村里赶去。

  “带我一个,我在家害怕。”

  唐糖回屋后,满脑子想的都是血性的画面,刚刚村民跑过来喊老范死了的时候她也听见了。

  “坐不下了。”

  “我害怕。”唐糖竟然耍起了无赖,抓着我的胳膊就不松手,生怕我给她丢在这里一样。

  她看着周围寂静的环境,更加的害怕了,生怕“杀人狂魔”过来单独找她,届时可该怎么办。

  我没有办法,指着自己的大腿,问她坐不坐,坐就上车,不坐就拉倒。

  唐糖害怕急了,一咬牙就坐了上来,并且警告我,不准耍流氓。

  “你还真来啊,呵呵。”

  及时制止要美女在上的唐糖,我跳下车走到一旁的面包子这:“咱俩开这个去。”

  唐糖接过我扔过去的车钥匙尴尬的愣在原地。

  “走啊?愣着干啥呢,寻思将内裤穿身上还是套脑袋上呢?”

  “我……我不会开自动挡的车……”唐糖无比尴尬的说道。

  “靠,你还能干点啥啊,笨死了,真怀疑你的科目考试怎么过去的,买的证吧。”唐糖就是那种典型的新时代女性,不会做饭,只会开自动挡的车,可以说在生活技能上除了会上班以外,其它毫无作用。

  “还真是买的。”唐糖吐了吐舌头。

  “你就是大家传说中的马路杀手。”

  “自动挡的车我开的挺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说现在科目考试还有什么用呀,时代在进步,以后全都是自动挡的车了。”

  得,说的还挺有理。

  ……

  当我们赶到村子里,老范家以后,她的媳妇就趴在地上痛哭起来。

  周围围的全是村民,我过去以后他们跟我打了声招呼。

  老范死的挺惨的,脑袋上全是血,脑浆都让人给拍出来了,流的一地白的红的,看着特别渗人。

  唐糖只是看了一眼就跑出去哇哇大吐起来。

  我皱着眉头问道:“报警了吗?”

  “报警了,市区公安局离咱这有点远,估计还得等一会儿才能来。”

  “老范人不错,怎么会有人杀他呢,嫂子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谁啊?”

  老范媳妇嚎啕大哭:“我们家老范热心肠,跟每个人都处的挺好,不会得罪人的啊,他今天吃完饭照常出去溜达,结果就不知道被谁打死了,我的天姥爷喂,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走了以后让我们娘们怎么活啊……”

  我看不了这种生离死别的画面,挪步走到门口,随后一些村民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段宏楠走到我身边小声说道:“哥,没看见孙杨。会不会是他杀的老范。”

  李阳也凑过来一脸气愤:“肯定是tm他了,这刚才咱们才分析完,老范跟我们举报的,这会就死了,不是他是谁!”

  “应该就是他没错了。”二叔此时也走过来说:“老范是那天晚上唯一目睹他跟赵福友吵架之人,只有给他灭口,自己才会没事,你们没发现孙杨都不在村里么,平常他是这些人的头头,有什么事肯定第一时间都在现在没了,岂不是说不过去。”

  “你不说他家有血腥味吗,咱们先去他家菜窖那里看看,有手电筒吗?”我沉默了一下,决定先去孙杨家菜窖看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