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全村人都围着老范家忙前忙后的时候,我们几个去了孙杨家。

  孙杨家大门是锁着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我们,一个小原地助跑就跳上去了。

  “你在车上等我们吧。”我冲唐糖说道。

  “你别丢下我。”唐糖楚楚可怜的看着我,原本她就挺害怕了,这一下出了人命更是害怕,满脑子都是老范惨死的模样,双腿都是发软的。

  “女人真是麻烦。”

  我叹了口气,随即又跳下去,要说扶着唐糖吧,她也上不去,我干脆蹲下去让她骑在我脖子上,我这一用力,段宏楠他们在上面一接,就给她接上去。

  随后我们几个人来到菜窖这里,二叔面色凝重:“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了!”

  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气氛变得更紧张了,李阳使劲嗅了嗅:“我怎么没闻到有血腥味呢?”

  段宏楠跟着说:“我也没闻到。”

  “我从小就对这种味道比较敏感,就像狗见到杀过狗的屠夫一样,本能的就会感到害怕,那些狗为什么会害怕,就是闻到那些屠夫身上有血腥味。”

  “也就是说你的嗅觉比一般人要灵敏呗。”唐糖不愧是上过大学的人,总结的话比二叔举的例子靠谱多了。

  “准确的说是我对血腥味的嗅觉比一般人要灵敏。”

  “我草,下面不会有死人吧,我tm可不敢下去。”李阳第一个认怂。

  “手电给我。”我点了颗烟,就要往里跳。

  “我跟你一起去吧。”二叔说了一句。

  “也好,两个人有照应。”唐糖跟着说道,忽然看我们都不说话了,愣了下:“干嘛都这么看我?你们别不说话啊,别吓我,是我后面有什么东西吗??!!”

  唐糖吓得都要哭了。

  我忽然咧嘴笑了:“你关心我哦?”

  唐糖一愣,扭过身子:“哪有!”

  “呵呵,下去吧。”

  一般菜窖都会有一个长长的梯子,里面放一些白菜,土豆,乱码起早的东西,相当于人类以前的冰箱里了。

  可是这个菜窖里就没有梯子,说明什么,说明这个菜窖不想让人下去。

  我们几个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梯子,多半是让孙杨给藏起来了。

  所以,这个菜窖一定有问题!

  “李阳,你去把我后备箱里的绳子给我拿出来。”

  “好!”

  将绳子绑在树上,给我腰间缠了一圈,然后我双手撑着菜窖就往下跳。

  菜窖的形状是是上面窄下面越来越宽,以至于走到中间的时候,我的双手就无法支撑墙壁。

  将嘴里叼着的手电棒往下照了下,还好不算高,我一咬牙直接跳了下去,稳稳落地!

  并不高!

  我将腰间的绳子给松开,冲着上面的二叔喊道:“下来吧,不高!”

  一分钟之后,二叔也跳了下来。

  我拿着手电筒一顿照,跟我想的差不多,周围都是土豆子,白菜之类的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

  “二叔,这里没有哇,是不是以前抗战那会,这里死过人,所以?”打心里我还是希望孙杨不是那杀人犯。

  “不可能,长时间的血迹已经风干,我根本闻不出来。”

  “啊,我还以为只要有血迹发生过的地方你都能闻出来呢。”

  “那我还干个jb的司机了,我去干刑警多好啊?我去干盗墓多好啊?我只能闻到近期的血腥味。”

  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你往那边照照。”

  二叔用鼻子嗅了嗅,随即戴上手套就去扒楞墙角那边堆堆的厚厚的土豆:“这里的血腥味最重!”

  扒着扒着一手断了的手出来了,我俩吓了tm一大跳!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草,还真有东西!”

  二叔说着继续挖,然后越挖我的心越寒,不知道是不是菜窖冷的缘故,还是我的心寒,当我看到二叔挖出来一些被砍断成一节一节的手臂,心脏,的时候我就已经头皮发麻想要吐了。

  最后当我看见二叔将赵福友的人头挖出来的那一刻,我在tm忍不住,哇哇吐了起来。

  赵福友的人头已经变成黑紫黑紫,原本紧绷的脸,随着死亡之后变得松松垮垮,那种庞庞的感觉。

  “走,上去,报警!”

  二叔当机立断,到没有展现的很恐慌。

  我也还好,虽然受不了这恶心的状态也没至于吓到瘫软。

  “宏楠,绳子!耀阳你先上去!”

  “二叔,你年纪大了,身手没我好,不会蹬墙壁,你我扶着你,你先上去!”

  我虽然害怕,但我是个爷们,人已经死了,没必要感到恐慌。

  他总不可能变成鬼来向我索命对不对,如果真的给我整死了,那我变成鬼了,然后鬼跟鬼碰见,多tm尴尬对不对?

  “耀阳,快上来。”二叔上去以后将绳子又扔了下来。

  结果就在这时,我的脖子忽然被一个绳子给勒住!

  这是鬼在向我索命吗,绝对不是!!

  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有冤魂这一说,他要找的也是杀他的那个人而不是我。

  那么这个人是谁,孙杨!!!

  原来孙杨一直在菜窖里,躲在阴暗处。

  菜窖的地形是这样的,他下面是个大半圆,而最最最最里面还有一个更深的小半圆,孙杨一直在那里。

  等到二叔上去以后,他果然用绳子勒住我的脖子向后一拉,我顿时被勒的要昏死过去的感觉。

  他给我拽倒了,眼珠子瞪的老大:“张耀阳,你tm太能多管闲事了,死后别怨我。”

  “……!”

  我被勒的说不上话来,双脚死死的瞪着地面想要挣扎,周围被鲜血然后的土豆是那样的鲜艳。

  呕!

  我的舌头被勒的吐出来了,就要昏死过去。

  “耀阳,怎么了??”

  “里面好像还有人。”

  “草,我下去。”段宏楠急了,将绳子系在身上就跳了下去。

  “去死吧,张耀阳!!!老子跟你同归于尽。”走投无路的孙杨抬头看了眼跳下来的段宏楠,他必须得先整死我,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孙杨愈发的用力,我的双手死死的扣住绳子,可根本不管用!

  孙杨的眼珠子瞪的老大,表情狰狞,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双脚蹬在小半圆的砖头上,使得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就在千钧一发至极,段宏楠终于跳下来,一脚踹向孙杨!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