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孙杨现在的关系就好似系了一个死扣,他越受力,我的脖子就被勒的越紧。

  孙杨让段宏楠一脚踹的直接仰了过去,连同我被拉扯在地上,脖子被勒的通红通红的。

  “宏……楠……快……”

  段宏楠急了,直接从兜里掏出匕首,大骂一句“cnmd!”

  然后奔着他的手扎了下去!

  孙杨吃痛将手松开,我得意喘息!

  “wcnm!”

  坐在地上剧烈的几声后,感觉有点缓过来了。

  在看段宏楠已经给孙杨摁在地上揍了!

  我抓起地上的土豆子,就往孙杨嘴里塞,一边塞一边骂:“cnmd,咱俩无冤无仇连我都tm想干死,你还想干啥!”

  孙杨被我们治服了,年纪大了,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片刻后,在孙杨家的院子里。

  他被五花大绑,眼神忽然就平静下来了。

  “唐糖,报警!”

  “警察再有半个小时就来了。”唐糖说完,心疼的看着我脖子:“勒出这么长一道口子,快去医院看看吧。”

  此刻我的嗓子特别特别的干,照镜子一看,通红一片,此刻又红又痒,整的我贼jb难受。

  “能给我根烟吗,我怕我进去之后抽不了了。”孙杨此刻变得无比平静,跟刚刚在菜窖下面完全是两种状态,一个是为了生存为了报复极端的变态,一个是将死之前的最后平静,他明白,自己杀人,绝对要枪毙的。

  李阳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

  李阳将烟点燃,然后塞进嘴里:“我tm就不明白了,孙杨,你是这群人里的头头,为什么要杀害赵福友,你们之间有什么仇啊?”

  “他跟我媳妇搞破鞋,我杀他有毛病吗?”

  “你媳妇呢?也杀了吗?”李阳又问。

  “没,她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就跟我一起过日子,我没舍得杀害他,而且赵福友也是我失手才杀的。”赵福友平静的解释道。

  “你还算有点良心,你媳妇去哪了?”

  赵福友摇摇头:“去我儿子那了,原本我以为你们不会怀疑到我头上,我害怕她在家给我弄露馅了,就打发他先走了。”

  我走到赵福友面前:“叔,人在做,天在看,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的手段太拙劣了。”

  “呵呵,若不是老范那天夜里撞见了,我想你根本猜不出来是我,若是这个人他嗅觉没有那么灵敏,你也猜不到我。”

  我一愣,苦笑道:“那倒是。”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等警察来抓我吧,我认了,只希望我进去以后,将我的大客给卖掉,钱可以打到我儿子身上,可以吗?”

  “可以。”我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说话,我放心!”

  “老范虽然多嘴,但不至于要杀死他吧?你是不是未免太残忍了,不能给你孩子积点德吗?”

  “老范不是我杀的。”孙杨平静的说:“他跟我关系挺好,我们又无冤无仇我干嘛要杀他?”

  “你还想狡辩。”李阳略显激动的说:“你肯定是因为老范那天晚上碰见你跟赵福友发生争吵,所以你才对他心怀怨恨将他杀掉,然后你见全村的人都来了,所以躲在菜窖里,我说的对不对!!”

  “对个jb。”孙杨特无语:“我给老范杀死了,为了隐藏事实,全村人都过去了,我为啥不去啊?那不是勤等着露馅么,你是不是傻,实话跟你们说,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今天听到你们的谈话了,所以我想在天黑的时候将这些剁了的碎块给挪走,可偏偏的老范就死了,人一个接一个的从我家路过,整的我没办法挪,就寻思在菜窖里等一会儿,结果你们就来了,要不说,这tm都是命。”

  就在这时,警察赶了过来,其中一个领头的问:“你们谁又报的警?”

  “是我。”唐糖走上前说:“这里有一幢杀人案被我们撞见了。”

  “杀人案?老范的案件吗?”

  “不是,赵福友!”

  “什么?”警察都懵了。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李阳走过去跟警察解释了一通。

  “我草,这么乱,你们几个都别走,跟我去一趟警察,做个笔录。”

  “积极配合。”

  经过一番折腾后,孙杨成功被补,我们也在警局里做了笔录。赵福友的儿子赵岩在得知自己父亲已经死了后,难过的不行,当天夜里离开上海。

  “李阳,明天在招个司机过来吧。”

  “知道了,耀阳哥,这tm要么司机名额不够用,要么一下子就少好几个,哎。”

  “赵福友跟孙杨的案子算是破了,可是老范的事是怎么回事啊,我咋懵b了呢?”

  “不清楚,大家都折腾一宿了,咱回去了,看看警察能不能破了吧。”

  一路上我就在想,孙杨说的话是对的,老范的死肯定跟他没关系,他已经是杀人犯法进去了,也就没必要在掩盖什么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所以,老范的死到底是因为什么,谁杀的?他得罪谁了,让我非常非常的头疼。

  老范的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的,就说明其中一定有问题,可问题出在哪里,我却又不知道!!

  愁!

  就这样带着胡思乱想我们回到铁皮房,唐糖偷偷的拉了拉我的衣服:“张总。”

  “咋啦?”

  “今天晚上您能不能在我这屋睡,我害怕。”

  也难怪,唐糖今天见到了老范的死,赵福友被分尸,别说她害怕了,就连我想到这些画面还是毛骨悚然的。

  我估计唐糖长这么大,这种事只是在电视里见过,这辈子可能也就头一回经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怕。

  于是我搬了一张单人床进了唐糖的屋里:“你睡吧,我在这守着你。”

  “你可不能趁我睡着的时候自己偷偷走啊。”唐糖挺担心我半夜会跑,万一自己做噩梦醒来该怎么办,肯定得吓唬了。

  “我被褥都搬来了,不走,要不,我上你被窝搂你睡昂?”我坏坏的笑了笑,说了一句玩笑话,让气氛变得不再那么沉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