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糖侧身杵着下巴看着我笑了:“张总,我算是给你品出来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你就是玩嘴大过于行动的人,每次都是用嘴撩我,等到真让你干什么,你肯定就怂了!”

  “呵呵,睡觉吧。”

  “好,睡觉前呢,在跟你说一句话,你今天的行为很帅,让我对你有很大的改观,晚安!”

  说完,唐糖将灯一关,进入睡眠当中。

  唐糖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很快就进入憨甜的睡梦当中。

  而我却是失眠了,满脑子都再想老范为什么被人杀害。

  按照老范媳妇的话说,老范这人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跟谁都没有仇,别人为什么会来找他麻烦。

  我总感觉这件事跟我有关系,最近去各大厂子收账,得罪不少人,万一真是这样,我的良心就该不安了。

  可是我得罪人,跟老范又有啥关系呢?

  真是想不通,不行,明天我还得去村里看看,到底是因为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里忙乎着老范的后事,前前后后一共七天。

  最终警方也没能破案,老范的媳妇就一个劲的哭着求我帮她讨回公道。

  我嘴上安慰着人家肯定帮她这个忙,心里却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这是第八天,当老范在村民的帮助下,成功入土为安以后,我们总算得以休息。

  “真tm累啊。”

  我躺在炕上,连给丫丫打电话的力气都没了。

  “耀阳哥,出事了。”

  李阳慌慌张张的走进来。

  “又tm出什么事了?”

  最近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走了霉运,一桩事接一桩事的出现。

  “以城南建材厂为首的咱们旗下原先在一起合作的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厂子全部倒戈去了陈氏集团,也就是说他们终止与我们合作,全部投靠另外一边,陈氏集团在这一边站起来了!”

  “陈氏集团?什么鬼?他们敢自立门户跟沈家作对?”

  “我查过了,这个新冒出来的陈氏集团负责人正是陈氏兄弟之一,陈杰!陈杰不仅给他们让出百分十的利润点,并且一车报销一百的费用!哥,这等于一下子掐断我们的后路了啊。资金链陷入停滞,导致我们旗下的工厂没办法运作。”

  “不是有合同在身吗,告他们啊!”

  “合同就在前几天刚刚到期,而你一直在忙村里的事,本来我想跟宏楠去帮你谈,结果都吃了瘪!”李阳叹了口气。

  我脑海里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蹭的一下站起来了:“我tmd知道了,唐糖你看家,李阳你跟宏楠跟我走!”

  “好的,哥!”

  “开车去陈氏集团,我tm去会会这个叫陈杰的人物。““哥,要不这事咱跟沈总汇报一下子吧,这已经出大问题了,做的不好,损失惨重,会导致我们这边整条公交线以及厂子倒闭,这样的后果,咱们承受不了啊。”李阳非常上火的搓着大牙花子。

  “不用,沈浪找我过来不是让我吃干饭的,我们是帮他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问题的!”

  “对,整急眼了干他就完了。”段宏楠愣头愣脑的说道。

  “以战止战固然不错,但不能全用战的。”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后,我们一同赶往陈氏集团。

  与其说陈氏集团,不如说是一些乌合之众。

  陈杰在得到大佬的力挺下,收买人心,建立一个小型公司,将东南这一片厂子的线全部都掐到他那边。

  他为什么敢这么做。

  首先,沈浪的全部心思全部都在国外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西北那边也是一片大乱战,比我们这边严重的多,根据传来的消息,阿文进医院的次数最少五次,兄弟蹲进去好几个,那边才乱的一b。

  也就是说沈浪的势力有点四五分裂的意思,陈杰抓住这次想起,想要迅速窜起来,圈地称雄。

  而我们这边除了表面上的公交线仍在正常运行之外,旗下各大工厂的运输线却是让陈杰给我们掐住了!

  这使得我们很被动!

  现在辽宁,h市,吉l三省往这边运输的材料也都让陈杰给我们掐住,工厂一旦没材料,便无法继续生产,停一天,就是好几万的损失,这种损失我们承担不起,所以必须尽快抓紧时间解决!

  “呦,这不是沈家第一战将张耀阳吗,初次见面,有失远迎。”陈氏集团里,陈杰吊儿郎当的坐在老板椅上语气充满嘲讽。

  “陈杰?”我挑了挑眉头:“你知道你现在在跟谁作对吗。”

  “我?有对手吗?没有吧。”陈杰一副无所谓的状态引发我非常大的反感,真想给他一下子。

  “你tm别给我这么嚣张我告诉你。”段宏楠指着陈杰硕大。

  “你算个jb,这里有你说话的份?”陈杰猛地站起来指着段宏楠:“你扎我兄弟那几刀,我给你记下了,这笔账咱慢慢算,还有,别以为你靠着沈家你就牛b了,谁不知道沈家要倒了,呵呵。”

  我点了点头:“沈家倒不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是让你认识认识我,你兄弟那几刀我让捅的,现在在这场交锋李你占据上分,不过日子还长,你别给我那么叼。”

  “老子叼了不是一两天了,怎么着,你打我啊?”陈杰扯开身前那花格子衬衫,将里面的大金链子露出来,指着自己的胸口说:“你不是牛b吗,社会人吗,来,往这捅,我看看黑社会家族是不是在这二十一世纪,法制的社会还那么叼?”

  “老范你杀的吧?”忽然间我说出这样一句。

  陈杰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老范是谁?污蔑人小心我告你诽谤。”

  “陈杰,你这种人不需要我动手治你,等着法律来制裁你。”

  “呵呵,你有证据随时欢迎你指控我。”陈杰绕过办公桌走到我面前,用手指了指我的胸口:“你跟我,不是一个层面的人,小b崽子,识相点,将手里的公交线,厂子全部交给我,这事就算完事,不然,我断了你的全部资金链,让你的工厂破产,然后哭着求我办事你信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