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草,还真是。”钟不传定睛一扫,连忙拉开车门跳下去,冲着人群吼道:“喂,干什么呢。”

  这些人已经占完便宜,扭头就跑。

  哗啦啦!

  一下子就冲散。

  “钟不传,我草,你怎么在这。“陈辉被揍的龇牙咧嘴,刚要说感谢的话,一看是钟不传,顿时挺兴奋的拥抱钟不传。

  而钟不传却是退后一步躲开了。

  陈辉愣了下,咧嘴嘿嘿一笑,自顾自缓解尴尬:“嘿嘿,我身上脏,给咱传哥好几千的衣服弄埋汰了就不好了。”

  “这衣服两万多!”钟不传言语里有得意,有不屑,似乎在自己老朋友面前,他没有多么高兴。

  到是陈辉很是开心:“哥们,听说你现在混得老好的,来,抽根烟。”

  钟不传轻蔑的扫了眼,没接,从自己兜里掏出大中华:“你拿个破烟抽起来怪呛的,抽我这个。”

  “行,抽抽我兄弟的大中华,嘿嘿。”陈辉挠了挠脑袋,也没多想,吧唧吧唧抽了两口:“这好烟跟我的破烟口感就是不一样,想当年咱们上学能抽的起长白十就挺尿性了,咱传哥现在都大中华了呗。”

  “谁跟你俩兄弟兄弟的。”钟不传以为陈辉是要套近乎,就说:“穷人闹市无人问,富人深山有远亲,呵呵。”

  “不是,你啥意思啊?”陈辉终于是不乐意了。

  “你什么意思你明白,我还有事,先走了。”钟不传多一分钟都不想跟这个穷鬼呆,转身就要上车。

  “嘿,我草,钟不传你啥时候变成这个b样了呢?我陈辉哪句话说要你帮助了?”陈辉性格就比较直了,有啥话直接说出来。

  “哦,不好意思,可能是我想多了,最近求我的人太多了,那些人大多数都是以前叼都不叼的我,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对不起哈,我真有事,咱们改天聚,辉哥!”

  最后那一声辉哥叫的格外刺耳。

  “老天爷怎么让这种人发财了呢,没天理。”

  陈辉撇撇嘴,拍拍身上的脚印子就要走。

  他来到上海这座城市好久了,早就知道我们这帮人混得不错,但他一直没来找我们。

  当初上学那会,他一直是我们这群人里的老大,如今混得最惨,他自然拉不下脸面来找这些兄弟。

  最起码,也得自己混到平起平坐的时候才能来找我们。

  “秦总,我们走吧。”

  “那个人是陈辉吗?”秦子晴抻着脖子问道。

  “是他,不知道干什么坏事了,一帮人揍他,看他身上埋了吧汰的估计没干什么好事,咱们快走吧,时间快要不够了。”

  “不着急,你先停车。”秦子晴在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他没想到钟不传能这样说陈辉,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让他停车,然后自己挺着大肚子下去了。

  “陈辉。”秦子晴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去,陈辉就跑了。

  陈辉为什么跑了?

  因为他来上海就是想找秦子晴的,但现在自己落魄成这b样了,哪有脸见秦子晴,于是很果断的就跑掉了。

  “陈辉你别跑,我怀着孕呢,追不上你!!”秦子晴叫喊两声,可后者转眼便消失在街道拐角。

  “哎!”

  秦子晴叹了口气,失望的上了车。

  “他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我就跑,可能觉得自己混得不好,不好意思见我吧。”

  “男人都好面,正常!”

  钟不传刚刚跟陈辉说的那些话,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秦子晴现在手下无战将,自己就是他的左膀右臂。

  一旦陈辉若是进来了,那么自己以后就不吃香了!

  钟不传必须做到一家独大!必须要秦子晴独宠他一人,这样才能保证他仕途的前途无忧。

  “哎,不传,你帮我调查一下陈辉在做什么,咱们看看能帮他一把就帮一把,都是前任,我想他可以过得好一些。”

  “嗯。”

  钟不传表面上答应了,心里却没有一点去帮陈辉的做法。

  这个社会是什么,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抢水吃。

  自己都不吃,我让你过来跟我吃?别做梦了!

  车疾驰而去。

  就在街角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陈辉看着肚子已经挺老大的秦子晴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他琢磨了一下拿起电话给我打了过来:“耀阳,我是陈辉啊。”

  “辉哥,今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正在街头跟帅儿子他们撸串的我,翘着二郎腿回道。

  “你是不是有秦子晴家的住址?”陈辉问道。

  “有啊。”

  “你给我呗。”

  “咋的,你来上海了?”

  “嗯。”陈辉点了点头。

  “你在哪呢,现在方便不?过来喝点啊!!”

  “谁呀就让来。”丫丫掐了我一把,意思是现在跟帅儿子谈事呢,你让一个外人来不合适。

  “陈辉。”我用口型给丫丫回道:“陈辉来上海了。”

  丫丫袄了一声:“那来吧。”

  “我……我就不去了吧……哥们现在混得惨,身上脏,去了给你丢人。”

  “草,你说什么呢,赶紧来,我发你定位!!!你赶紧过来,等你啊。”说完,我就将电话给挂了,找到陈辉的微信发了地址,随即搓了搓手掌,挺开心的笑了笑。

  “至于么,还笑起来了,我看你见我的时候都没这么开心。”丫丫白了我一眼,随即对帅儿子解释道:“我们上学时的哥们,也是哈尔滨老乡,来上海了,过来一起喝点儿,你别介意哈,你要是介意的话,咱俩出去走走,让他们哥俩喝。”

  丫丫话都唠到这个份上了,帅儿子想走也不能走啊:“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喝被,我这个人就喜欢交朋友。”

  “嘻嘻,帅儿子你真好,咱俩喝一个呗。”

  “走一个!!”

  两个人直接无视我,喝的那叫一个开心,聊的那叫一个欢啊。

  “我还是不去了吧,哥们现在混得真的挺惨。”陈辉还是给我发出这样一条信息过来。

  “你给我发个定位,我去找你。”

  “行!”陈辉咬牙回道。

  “陈辉不好意思来,我过去一趟,你俩慢慢喝。”我冲着两个人说道,随后又对帅儿子开了句玩笑:“告诉你袄,别打我媳妇注意,不然我这大嘴巴子就呼你了。”

  跟帅儿子已经喝半天了,两个人的关系好了很多,开玩笑也就随意了。

  “哎,你牛b你别走,走我就跟丫丫牵手看电影,完了呢,喝多了,没准就去开房了,你看看就在对面。”帅儿子嘚瑟的指了指对面的大酒店。

  “呵呵哒!媳妇告诉他,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谁!”

  “帅儿子!”丫丫毫不犹豫的回道。

  “算你牛b。”

  我拿着丫丫的车钥匙就要走。

  帅儿子急忙摁住我:“咱说归说,闹归闹,你喝酒了,就别开车了,太危险了,你死了没事,丫丫该伤心了,你哥们要是不好意思过来,这样,我先走。”

  “没事,你坐这喝吧。”

  “哎,酒啥时候喝都行,哥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上海你接待不周,人家回去该讲究你了,你跟丫丫放心吧,我答应你们的贷款肯定在三天给你们办下来!”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咱们哥们往后处,日子还长!!”

  “妥了!我也是看你认真的不错,丫丫能相中的男人,不会差的。”

  “好嘞哥们!”

  我跟帅儿子来了一个属于男人之间的拥抱后,他便叫了一个代价,离开了。

  “我送送你。”

  丫丫也跟着走了!

  我坐在桌子上想了一下,再次给陈辉打了过去:“你丫别跟我矫情,赶紧tm过来就完了,别b我去踹你昂,丫丫跟她朋友都走了,就我自己在这了,一堆肉串没吃呢,过来喝点,赶紧tm痛快的。”

  “行!”

  陈辉听到没人了,也就不矫情了,打了个车就过来了。

  不一会儿浑身脏兮兮的陈辉就左顾右盼的出现了,看见我以后脸上露出微笑。

  我tm震惊了:“不是,社会我辉哥,你这是从非洲逃难出来的,还是干要饭这个行业呢,在jb整的?哈哈哈哈,乐死我了你。”

  我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别提了,上海这大城市太难混了,哎,喝酒。”

  陈辉抓起桌子上的花生吃了一口,随即用牙嘎嘣咬开一瓶啤酒跟我对撞了一下,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咣的一声。

  陈辉将一口干掉的啤酒砸在桌子上:“渴死我了。”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撸点串,哥们今晚陪你不醉不归,哈哈。”

  陈辉看着我热情的样子,紧接着又想到之前碰见钟不传时的那副样子,他知道我俩的关系好,有些不好听的话就硬生生憋在肚子里。

  于是问了我这么一句话:“耀阳,哥们现在混成这个b样,你还拿我当兄弟吗?”

  我抬头瞅了眼他,然后抓起桌子上的烟,缓缓地抽了一口,方才说道:“你tm这句话说的没有脑子,那我问你,我是杀人犯,被全世界唾弃了,抓进去坐牢了,我这个兄弟你就不认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