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被钟不传给伤了,陈辉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兄弟这样给你丢人了,你看你百万豪车开着,大房子住着,戴的手表都是上万块的,突然你身边冒出这样一个低你好几倍的朋友出来,多掉价呀。”

  “呵呵,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笑呵呵的抿了口啤酒问道。

  “让现实社会给逼的自己不得不认清现实嘛。”

  我伸手指着天空,缓缓说道:“往上数三辈,谁能比谁富多少,都tm是穷人一个,你看我现在身边,可能各个都是大老板,但那又怎么样呢,我们在一起接触就是为了利益,而咱们之前上学时的那帮哥们在一起,接触是为了什么?那时候的我们都没有钱,在一起却很开心,现在我们都有钱了,跟那些大老板在一起反而要强装开心,这个世界上金钱不是万能,它买不来健康,买不来你的开心,买不来那份曾经的兄弟情,买不来逝去的青春,我一直坚信一句话,能帮你的都叫兄弟,嫌弃你的都是狗蓝紫,今天你有钱了,在你身边的人是不是兄弟我不知道,但你落魄了,还能在你身边的人,那tm才叫兄弟,什么是兄弟啊?你难了,我帮你一把,我难了,你帮我一把,这叫兄弟,而不是说你难了,我帮你一把,我落魄了,你躲的远远地。”

  “说得对,喝一个!!”

  我跟陈辉又碰了一下。

  “钟不传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陈辉终于忍不住向我问道。

  “就那样。”我淡淡的回了一句:“他这样的人,没朋友,混好了,他将称王称霸,混不好,掉下来的时候没人肯接他,狼子野心这个词形容他最为贴切。”

  “哎。”陈辉重重的叹了口气:“今天我碰见他了,没想到他变得这么多,晨曦跟他在一起真是可惜了。”

  “都是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可说的,他对咱们兄弟之间不好,对晨曦却是很好的,咱们都是兄弟,这种话以后就别说了吧,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嗯!”陈辉重重的点了点头。

  “呦,没看见你丫爷呀,不知道打招呼呀。”片刻后,丫丫回来了,她笑呵呵的,陈辉看见她就在那咧嘴笑,还没来得及说话,丫丫上去就是一巴掌拍他后脑勺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哎呦,我丫爷还是这么暴力。”陈辉捂着脑袋嘿嘿一乐。

  “在哪发财呢?这造型,犀利呀!”丫丫扫了眼陈辉,乐道。

  “别提了,都快tm要饭了。”

  很明显,随着丫丫到来,气氛一下子好了不少。

  我很佩服这种人,仿佛天生自带感染力一样。

  “哈哈哈,不行你跟耀阳去要饭吧,他现在在要饭界可出名了。”

  陈辉知道丫丫的好意,摆摆手拒绝道:“别的了,我自己研究点项目,不能老靠着你们,等我混好了,咱再说。”

  “有困难吭声啊。”丫丫也没再客气,还是那句话,人各有志。

  “必须的呀,跟你俩我啥时候客气过。”陈辉抹抹嘴,问道:“你俩是不是吃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

  “服务员算账。”陈辉大手一挥,扯着脖子喊道。

  “得了吧,用你算账啊,快给我消停眯着吧。”丫丫起身去结账。

  “不行不行,我来!”陈辉走上前跟丫丫开始撕扒。

  “你来个毛,回去呆着去,别跟我撕扒,让人看见笑话。”

  “我来,你回去。”

  不一会儿丫丫就被陈辉给推回来了,完了丫丫就看见我龇着牙在那乐:“你乐什么呢,赶紧去算账呀,我整不过你兄弟,力气太大了。”

  “他算就他算呗,这玩意抢啥啊。”仍然记得当初我们上学那会,每次到饭店说好AA制,结果谁都不掏钱,完了就在那靠,看谁能靠死谁,哈哈哈。

  现在长大了,不一样了,吃饭都抢着付账了。

  “我发现你这人真是不见外。”

  “跟自己哥们见啥外啊?”

  “你没发现陈辉都啥造型了么,还坑他干嘛呀。”

  经过丫丫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陈辉是挺落魄的,一顿烧烤三百来块,很有可能是陈辉的最后的资金了。

  可他依然抢着付账,这令我很感动。

  我身边多少朋友,明明兜里有钱,每次吃饭之前就先来一句,我兜里没带钱,要么就是吃完饭不吭声的,要么就是吃到一半就跑的。哎!

  我心里一下子就过意不去了:“我现在去也不赶趟了。”

  丫丫咬了咬嘴唇也没在说什么。

  片刻后,陈辉将剩余的肉串给打包了,说是回家半夜饿了还能再来一顿。

  “你俩回去慢点哈,等着哪天咱再聚。”陈辉冲我挥了挥手。

  “你不找秦子晴了?”

  “地址给我就行了,我打扮打扮再去找他,这样子去也磕碜。”

  “草,还挺好面。”

  “拜拜!”

  “拜!”

  “等会儿。”丫丫忽然走上前,从钱包里拿出一小摞钱硬塞陈辉:“辉哥,我知道你现在也挺难,吃饭这玩意谁花钱都一样,真的,你跟耀阳是好兄弟,咱也不扯虚的,拿着,知道吗?”

  “我兜里有钱。”

  “你兜里现在能拿出二百块钱,我都啥也不说扭头就走!”

  “……”陈辉尴尬的愣在原地,他还真掏不出来两百了。

  “你要拿耀阳当你兄弟呢,这钱收着,见美女还得穿的立正点是吧,等社会我辉哥混好了,请我吃大龙虾,哈哈,你要是不收,那么好,今天就是咱最后一顿饭,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小日子,谁也不认识谁,再见!!”

  “丫丫,你看你,都给我感动的想哭了。”

  “草,快拿着吧。”我也忍不住了,对陈辉说:“咱们之间没啥可说的,你混好了,请我媳妇吃大龙虾,记住啊!!”

  “好!我tm不矫情了,日子还长,以后咱慢慢处!!我陈辉什么样的人,你们慢慢品。”

  “品啥,初一就tm认识你了,品个毛,猥琐的老色b!”

  “去你大爷的。”

  “哈哈!”

  我们跟陈辉分开,就往家里走。

  搂着丫丫的肩膀,将车丢给代驾,我俩决定走一会,散散心。

  “每天下班后,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并肩在街头走一走,吹吹小风,这日子过得蛮舒服的。”丫丫挽着我的胳膊,将头靠在我肩膀上挺满足的说道。

  “是啊,跟你在一起,我真的想结婚了。”有可能是喝了点酒吧,自己就变得感性起来,有这么一瞬间,真的希望跟丫丫白头偕老,就这样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这些年来,她不太不容易了。

  “那你跟我求婚昂。”

  “那你会同意么。”

  “我考虑考虑啊。”丫丫心想,你个傻瓜,要是不同意我干嘛跟你处对象呢。

  “好,这次事情解决完,我就跟你……”

  “别,你别说话。别跟我保证,电视剧里的男主角每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是有这事,就是有那事,最后两个人就错过了,你想跟我求婚,随时都可以,别告诉我,别计划,别畅想,可以心血来潮,哪天直接向我求婚就完了,给我个小惊喜。”

  “好!”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丫丫的话让我想起了我跟皇妃,那时候我们就研究好什么时候结婚,结果就出了后面的事。

  有些时候不迷信不行啊。

  “你咋知道陈辉兜里掏不出两百块钱呢,万一他刚才真掏出来钱了咋办?”

  “什么咋办,掏出来也得把钱给他呀,咱们不缺钱,他缺啊,再说了,本来就是咱们请吃饭,最后你让人家掏钱,这算怎么回事嘛,还有,你没注意吧,陈辉刚才吃东西的时候一直在顶着桌子上的东西默默数呢,我估计在心里算账兜里的钱够不够呢,哈哈,刚才没好意思拆穿他,怕他尴尬。”

  “哎呦喂,你还会看穿人的心思了呢,这么牛b吗,来,你看看我,看看能到什么?”

  “你根本不用看,一股骚味铺面而来。”

  “我你妹!!今天还骚给你看了呢。”

  “哈哈哈。”

  我抱起丫丫在大街上一边转圈一边往家跑,整条街道都充斥着丫丫快乐的笑声。

  监狱,门口。

  一个剃着光头,穿着干净上衣跟黑色长裤,身后背着一个包。

  门口的狱警对他说:“出去了,别回头,免得晦气,好好做人!”

  “谢了。”丝袜平向后摆摆手,走了没两步,就看见不远处的秦子晴跟钟不传。

  “谢谢!”丝袜平走到秦子晴面前由衷的说道。

  这么久没见,丝袜平受了不少,眼睛里孤寂了许多,没有谁知道他在里面受到的是怎样折磨。

  “不用跟我说谢谢,是耀阳跟王威做了交易,才答应捞你出来的,你要谢就去谢耀阳吧。”

  “嗯!耀阳怎么没来?”丝袜平看了一圈后,本来觉得心里以为我会来接他,然而我却没有出现,心里有些小小失望。

  “他不知道你出狱,我们还没有告诉他,而且这几天他遇到困难了,那边抽不开身。”

  “严重吗?”

  “挺严重的,事情不太好解决,碰见碴子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