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说说。”丝袜平眉头一皱,迫切的问道。

  “你刚出来先不急,让钟不传领你去洗个澡,理个发,这个是给你带的干净的衣服。”

  “好!”丝袜平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

  三个人回去的路上,都沉默着。

  各自想着心思,丝袜平再次出来恍若隔世,里面非人的生活他再也不想进去了,他发誓,以后自己如果在犯事,要么死在外面,要么枪毙自己,监狱那种破地方,一辈子不来了。

  秦子晴由于怀孕的原因,不能陪他们多呆,能来已是给足了很面,所以在接到黄平之后,她就回家休息去了。

  而接下来的一切便交给钟不传,你让钟不传陪女人呆着,他能陪,陪客人陪老板也能陪,但是陪一个监狱出来的杀人犯,他陪不了。

  钟不传将丝袜平拉到洗浴中心门口,对他说:“这里就是洗澡的地方,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的……内个,我兜里没有钱。”丝袜平想了一下,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一个个咋都这么穷,接你们搭油还得搭钱。”钟不传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足够你洗澡理发的了。”

  丝袜平没接,语气冷了许多:“你tm跟谁说话?”

  “下等人永远都是下等人!”钟不传愣了下,伸手指着黄平:“告诉你,要不是秦总让我来接你,你看我理你吗?”

  说完,将手里的一百块钱甩黄平身上,然后开车离去。

  “装几毛啊。”黄平冲着车背影啐了一口,然后看着地上的一百块钱,给捡了起来,然后大摇大摆的进了浴池。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当黄平从浴池里出来的那一刻,恍若重生!

  ……

  另外一边,包厢内。

  潇洒哥跟唐糖的电影看得那叫一个美滋滋。

  本来刚开始都挺不好意思的,潇洒哥就将灯全部关闭,这样唐糖就能放开许多。

  她抱着被子坐在床角那,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里看。

  最神奇的是潇洒哥不管什么动作都能给你讲解的头头是道,听的唐糖那叫一个神奇。

  “你别看这个动作,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咱俩试?”

  “嗯哼!”潇洒哥骚包的甩了甩自己跌发型,冲其抛了个眉眼:“我的武功天下第一,你懂得,妹子!用过的多说好。”

  男人要是骚起来,那真是没女人什么事了。

  潇洒哥虽然长得爆丑无比,脸上还全都是坑。

  但是他骚啊,显得整个人有点不一样的吸引力。

  而唐糖之前的男朋友就是个小白脸,也就是说她骨子里就喜欢这种半人半妖骚气的男人。

  “你是不是跟每个女孩子都随便开房的?”男人女人都一样,看完电影谁都想要,此刻唐糖也不例外,身为成年人的她,感觉对方还行的情况下,并不会否认自己与其(上闯)。

  “no,no,no,我其实是厨男。”潇洒哥矜持一笑。

  “切,今天的厨男吧。”唐糖白了他一眼,随即拿起包就要走:“电影看完啦,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哎,着什么急嘛,你真的不想跟我试试吗?全球保证独一无二。”

  “不想试!”

  “你太肤浅了,给我一分钟准定征服你,信吗?”

  “好,你若是一分钟能征服,我就好好考虑一下!”

  “等着瞧好吧您嘞。”

  话音落,潇洒哥跳下床将电视给关闭,整个屋子陷入空前的寂静当中。

  随后音乐一点点想起,欧美曲风的歌曲响起。

  然后灯光歘的一下就亮了,只见一个光着上半身,只穿一条小裤衩的潇洒哥正对着一根棍子在跳钢管舞。

  那妖娆的舞姿,魅惑的眼神,以及脸上内分泌失调的痘痘,在此刻都显得是那么的吸引人。

  唐糖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这辈子她还从未见过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跳这样舞蹈,即便看着有点羞羞哒,可是还是忍不住想看那迷人的身材,琳琅满目的伤疤!

  (这一段审核不过,让我给删了,到时候原文发群里)

  ……

  另外一边,s海最繁华的夜总会。

  钟不传将桌子上扔了二十万现金,冲着身边的几个不错的朋友说道:“哥几个,愿我们以后的合作越来越好,今晚的消费都算我的。”

  “钟总敞亮!!”

  钟不传牛b闪闪的一笑,随即打了个响指:“都tm给我进来。”

  话音落,门口鱼贯而入二十多个小姐,都是这里的顶级名牌!

  这些女的在夜总会每个晚上的收入最少没有低于五万块的,还不算陪客人睡完觉以后收的消费,各个都开保持街,卡宴。牛b的狠。

  “哥几个,随便选!!”

  钟不传大手一挥,特别的财大气粗。

  上海,做为国内一线城市之一,这里的经济繁荣超乎你们的想象。

  这里的打工仔多,但是有钱人更是数不数胜!

  钟不传等到跟他合作的这些客户选完之后,自己搂着两个女人上楼了!

  而在家里的晨曦又一次的独守空房,晨曦不禁在想,这还没结婚呢,每天都是过得这样的日子,倘若以后结了婚,该怎么办?

  晨曦看了时间已经夜里一点多了,她挺担心钟不传的,想给钟不传打个电话,对方却是没接。

  因为钟不传正在跟女人快活,没有功夫接。

  于是等到三点,晨曦仍然没睡。

  四点钟的时候,天蒙蒙亮。

  终于就在晨曦刚有困意的时候,听见楼下响起了开门声。

  回来了!

  晨曦高兴坏了,连忙踩着挺可爱的毛茸茸的小拖鞋就跑了出来:“不传,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话音还未落,晨曦便闻到钟不传身上浓浓的香水味,以及肩膀上落的女人的头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