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脸色变了,深知这种时候不是跟钟不传吵架的时候,男人醉酒后吵架也吵不明白,而且钟不传最近性子有些变了,晨曦也不敢确定大吵之后他会不会动手打自己,毕竟有过前车之鉴了。

  “怎么喝那么多酒啊,自己开车回来的吗?多危险呀。”到了现在晨曦仍然还是心疼钟不传,在潜意识里他更希望这是应酬。

  “别碰我,我还能喝!”钟不传大手一挥在床上说着胡话。

  “嗯嗯,你还能喝,你先躺会,咱一会喝。”晨曦费劲巴拉的将钟不传的鞋子,衣服给脱掉,替他盖好被子:“你好好休息,难受了喊我,我就在隔壁,不管门。”

  说完晨曦便要离开。

  “别离开我。”钟不传猛地抓住晨曦的手:“媳妇,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你知道的我这么努力都是为了你。”

  “嗯嗯,我知道,辛苦了老公,你现在难受了,赶紧会,等明天睡醒了,在唠。”

  “晨曦我很累,活的很累很累,每个人都tm瞧不起我,我只有拼了命的往上爬,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tm后悔去吧,我要所有人都仰视我……我委屈。”钟不传似乎在心里压抑的很久很久,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说着说着到最后就哭了。

  晨曦叹了口气,不传,你活的真是太累了。看来自己平常还是不够了解他真正内心的想法,晨曦想以后尽量要对他好点。

  “不传,你辛苦了。”

  晨曦在钟不传额头上吻了一口,随后准备离开。

  就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转头看了眼钟不传掉在地上的手机,晨曦想起落在钟不传身上的头发,以及那浓重的女人的香水味。

  晨曦不是傻子,知道钟不传每天接触的工作环境是怎样的,一般的女孩子不会抹这么重的香水的,只有那些坐台小姐才会将自己身上抹的这么重。

  忽然就在想,大家都是成年人,到现在晨曦仍然没将自己交给钟不传,会不会钟不传自己受不了找其它女人呢,毕竟都是男人。

  拿起手机慢慢走到客厅,这是晨曦第一次翻起了钟不传的手机。

  上面一个个女人的头像,一段段暧昧的情话,一张张不良照片,触目惊心的落在晨曦眼睛里。

  原来,钟不传还是那个花心的钟不传,在自己面前所展现的全都是假的。

  他还是被纸醉金迷的社会里给迷失了。

  ……

  晨曦这个夜晚就坐在桌子上,翻着钟不传的一条条暧昧短信,每一句他跟别的女人的甜言蜜语就像是一把匕首狠狠击穿晨曦的心脏,痛苦万分。

  她流泪流了一夜。

  次日,凌晨四点半。

  “渴!”

  钟不传用鼻子哼哼两声,梦里自己一个劲的在喝可乐,但始终不解渴,越喝越渴的节奏。

  他幽幽的醒了起来,然后走下床,刚想开口喊晨曦,就看见晨曦拿着手机在那哭红着眼睛。

  钟不传知道这是自己露馅了,晨曦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钟不传想了一下,随后迈步走到晨曦面前,一把抢过手机:“你什么时候开始偷看我手机了?”

  “手机里跟你聊天的女人是谁?”

  “同事。”

  “同事聊的那么暧昧吗?同事用的着叫亲爱的吗!!”晨曦想要吼,却发现自己吼不起来,她本就是那种脆弱的小女生,让她想迟小娅那样发怒,不现实。

  “现在谁见面不是喊亲爱的,那是一种尊重的称呼,你不要多想,我去上班了。”钟不传根本不做任何解释,穿着衣服出去了。

  钟不传自己也明白,一切都摆在晨曦眼前了,解释越多,显得越苍白无力。

  干脆就这样,我不解释,你也不确定。

  总不会因为几条暧昧的短信就跟我分手吧?

  ……

  另外一头,丫丫难得比我起早了一次,这个臭丫头跟帅儿子约好今天去银行取款的,丫丫放话,帅儿子是真tm办事。

  本来人家一个月才能放的款,帅儿子第二天就给办下来了,这有人办事跟没人办事的效率真是不一样。

  丫丫起床后,刚想叫醒我,看着睡得格外憨甜得我,有了一个调皮的想法。

  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支口红,然后在我脸上一顿画,一边画一边自己都乐的不行那种了,完了还不敢发出声,使劲在那憋着笑。

  “饥饥饥饥……”

  就是这种笑,你们自己想想一下。

  反正当时丫丫自己都要乐抽了,完了还故意发朋友圈,底下就是铂叔,潇洒哥他们咔咔一圈点赞的,这帮贱人。

  一支挺老贵的口红,大半支都画我脸上了。

  完了迟小娅直接亲我,亲的我喘不过来气了,这才睁开眼睛。

  “老公起来了,我们去找帅儿子。”

  “好,我洗把脸。”

  “平常都不洗脸的选手,今天洗啥了,人家打电话着急呢。”丫丫催促着我说了一句。

  “我这发型还可以吗?乱不乱?”这阵子我确实没咋洗脸,在特么老农村乡下那边,要不要造型都无所谓,脸这玩意三天不洗人家也看不出来啥,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发型。

  丫丫很认真的看了一会,昧着良心:“非常帅。”

  “欧拉!走。”

  着急慌忙的套上衣服就跟丫丫出了门,一路上所有人见到我都捂嘴偷笑。

  “我今天这么帅吗?你看他们看见我都笑呢。”

  “嗯呢,你老帅了,哈哈哈。”

  我感觉不对劲了:“丫丫你tm笑的这么诡计,我莫名有点慌。”

  “哈哈,没有,没有,就是瞅我大宝太可爱了。”丫丫搓着我的脸蛋子又亲了一口,我也没多想,就跟着丫丫去了银行。

  结果一进屋,谁看见我谁爆笑,我心里还骂他们sb呢,我脸上是有花还是咋的,至于都笑成这样么。

  丫丫让我在一楼等着,她自己去了二楼,不一会儿丫丫就拿着两张银行卡下来了,将手里那张黑卡递给我:“这里面是你的钱,够你周转资金用了,我开车送你回去?”

  “那肯定你开车送我回去,客车我是不能坐的。”

  “那走吧。”

  “我不用跟他大声招呼吗?”

  “晚点吧,估计他一会还要接受他老爸的批评呢,这玩意属于私自放款,违法的。”

  我袄了一声,评价道:“这个帅儿子人可以的啊。”

  “那必须的,你不看谁朋友!”丫丫得意的说道。

  “你开车吧,我起来的早了,困了,想眯会。”

  “嗯。”

  丫丫开车有点猛,一路上各种超车,如果你不是亲眼所见,我相信每一个司机都不会觉得这辆车里开车的是个女人。

  而且丫丫这张破嘴,是说什么都改不了了,一边开车一边骂。

  什么人家司机sb啦,变道不知道打转向灯了,要么就是人家在前面开车慢了,憋得丫丫在后面干着急。

  “一个老爷们开车磨磨唧唧的,在前面雇佣啥呢?生孩子都比他快!”

  “这nm车怎么开的,变道不知道打转向灯?草嘞,差点装上去。”

  “这个三驴b司机,这车让你开的,是不是要飞了?我看你开面雅阁子都浪费人才,开飞机去吧你,哎,耀阳我跟你说,这种人就是没死过,死一回就不开这么快了。”

  这一道哇,你就听丫丫这个碎嘴子在那白话,我不禁在想,这以后结婚了,得墨迹成啥样呢?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墨迹。

  任凭她在家如何嘟囔,你们阳哥都能做到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

  起初我忍不住还跟她顶两句,换来的却是一整天的墨迹,以及一顿暴打。

  后来我就品出来了,丫丫墨迹的时候你别理她,等她气消了,又是乖宝宝一个。

  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你无法改变什么,天生的。

  终于到了铁皮房,我这耳朵可算清净了。

  “老公,那我走了哈。”

  “你回去慢点开,别跟他们飙车,安全第一。”

  “知道了,像个老娘们似的墨迹呢。”丫丫指着我命令道:“不许撩妹,我会定期上你微信突击检查,让我知道你撩妹,切掉你的小既既。”

  “肯定不会。”

  “袄,对了,你看看这个。”丫丫忽然拿出镜子给我看了下。

  “啥呀?”

  疑惑的凑到镜子跟前,就看见镜子里画的跟猴屁股一样颜色的我,顿时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今天看见我逗笑了。

  “迟!!小!!娅!!”

  “哈哈哈!!”

  丫丫爽朗的大笑两声,开车就跑。

  我就在车屁股后面追,鞋子都tm甩飞了也没追上。

  “哈哈哈,耀阳哥,你俩要不要这么好玩。”

  李阳看见我在院子里一个劲的搓脸,忍不住大笑两声。

  “是她太幼稚了!!大爷的,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幼稚,我也是醉了,今天也就她跑的快,不然你看我替她不?”

  “你媳妇太可爱了。”

  李阳笑着说:“我就想找个这样的媳妇,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生活里还古灵精怪,调皮捣乱的,多好呀。”

  “你适合找上得厅堂,下的猪圈的,后院那老母猪喂没,赶紧去喂。”

  段宏楠登了李阳一脚:“瞅你长得跟蜘蛛成精是的,还想找个对象,拿老母猪对付玩一下得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