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制止了他俩的玩笑,将卡递给段宏楠:“这笔钱你们拿去周转,让旗下厂子正常营业!”

  李阳说出自己的担忧:“可光是让厂子正常营业远远不够,那些人已经倒戈到了陈氏兄弟那边,咱们之间的盈利瞬间变得少之又少,又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想过了,近期需要回一趟东北,重新找业务接口,与其竞争,那些人已经决心叛变,很难在拉回来,我必须寻找新的业务,然后竞争掉陈杰,在收编那些背叛我们的人。”

  “实行起来很难。”

  “如果简单了,人人都是李嘉诚了。”我自信一笑,将盆里的水一把到出:“宏楠,你密切留意老范死的案件,我怀疑这里面就是陈杰在捣鬼,适当给警方一些舆论压力,绝对不能让这件案件不了了之,给他把新闻做出来,闹的越大越好。唐糖,收拾一下跟我去东北跑业务。咦?唐糖呢?”

  这才发现,唐糖没在。

  “她不是跟你一起走的么,我们还想问唐糖怎么没回来呢。”

  “草,我这脑子。”

  ……

  时间往前数几个小时,还是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潇洒哥正在抽烟,怀里是她的美人唐糖。

  潇洒哥跳完一顿风骚的钢管舞以后,就彻底征服唐糖,并且还给她喝了他自己产的豆浆。

  想不到外表清纯的唐糖,竟然如小野兽一样放荡不羁。

  片刻后,唐糖被烟味呛醒:“宝贝醒了袄。”

  “嗯。”唐糖略显羞涩,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从了潇洒哥。

  “累了吗,累了就别去上班了,我给耀阳摇个电话,请假好使!”

  “不行不行不行,上班还得是要好好上的。”

  唐糖说着就起身穿衣服。

  潇洒哥就在那龇牙咧嘴笑:“唐糖,以后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了呗?”

  “我……再想想吧。”

  唐糖还没有想好,心里仍然有点忘不掉之前的那个男朋友。

  “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在你面前,你竟然还要在想一想???”

  潇洒哥难以置信!!

  “潇洒哥,我……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唐糖拿着包就要跑。

  “等会,我送你去吧,坐我的小奔奔。”

  是的,潇洒哥跟着丫丫混,已经完美的开上了奔驰,可以说是事业有成,除了长得磕碜点以外,其它哪哪都像成功人士了。

  过去内支棱起来的发型也变成了向后背。

  唐糖还有些拘谨,想着昨天晚上疯狂的样子自己都难以置信。

  潇洒哥则是微微一笑,主动抓向唐糖的手:“我会对你好的。”

  唐糖想抽开,却发现这双手好似着了魔一样,她没有拒绝。

  再次看向潇洒哥的侧颜,心里想道,其实也没有那么丑嘛……

  潇洒哥以为唐糖被他帅气的侧颜迷到了呢,露出一个特自信的笑容,然而这一笑,脸上的坑就显得挺老大。

  唐糖撇过头,还是有点过于磕碜了,也不知道自己老爸见到自己找了个这么磕碜的男朋友能不能同意。

  忽然间,唐糖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意外。

  本来之前的男朋友帅到可以做鸭子那种,而这个男朋友呢,丑到不忍直视。

  也罢,男人注重的是内涵,不单单是外表。

  好在现在的女性容忍度比较高,这要是放在90年代,最注重颜值的那个时间段,就潇洒哥这样的,你再有钱都够呛能找到唐糖这样的女朋友。

  ……

  另外一边,陈氏工厂内。

  陈杰把玩着玉老虎,淡淡的冲陈文问道:“张耀阳那边什么情况了?所有后路被我们掐死后,是不是要倒闭了,哈哈。”

  “不然,他弄到一批存款,工厂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什么?”陈杰歘的一下抬头:“弄到贷款了?沈浪帮忙的吗?”

  “应该不是,沈浪那边忙着国外的生意,这边无心打理。”

  陈杰咬了咬牙:“我知道了。”

  陈文劝了一句:“过了这么久了,对面估计也认了,他们始终是沈浪的人,虽说沈浪在这边无心恋战,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还是争不过,况且沈浪好像也没放弃这边的公交线,不然怎么会派他的亲戚来这边,西北那边更是混战!怎么看沈浪都没想放弃这边的事业。”

  “这边就跟撒钱一样,谁不想吃两口,他不放弃也是正常的,那我陈杰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后生可畏,他们旗下不是还有三间厂子吗,晚上你带队去一把火给烧了,我看看他还能嘚瑟哪去!”

  “不好吧,厂子里那么多人,万一给整爆炸了……”

  “意外着火,谁会知道是你?你人不用带多,带两三个人就行,到时候一把大火将工厂的东西全部烧光,工厂的工人就得下岗,他们没地方去,只能来我们这边!届时他手下没兵没资源,我看他怎么嘚瑟。”

  “……这太绝了吧,弟弟,咱们适可而止吧,现在手里的这些资源足够我们混起来了。”陈文的性子没有陈杰那么凶,好意的劝了一句。

  “我说你咋那么完蛋,干了一辈子也就是个小经理的命,让人家在厂里给扎了都不敢吭声,说出来我丢闲丢人!!你不去我找别人去!你就守着你那破厂子干你的经理一辈子赚那点钱就完事!”陈杰气呼呼的说道。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有我在,你怕什么,后台有大佬撑腰,你该做做你的事,以后不仅东南线是我们的,连同西北线都是我们陈氏兄弟的,眼界放大一点!”

  “行!”

  ……

  夜晚,十二点钟,整个工厂静悄悄的,只有零星的工人在车间里打着哈欠加着班,还有的躲在某个角落里玩着手机。

  车间师傅冲着徒弟说:“等会保安检查完,我上楼先去睡,等着三点钟你过来喊我。”

  “ok,师傅,您休息。”嘴上这样说,徒弟心里都是骂他们的。

  十二点零五分左右,保安迈着小碎步,拿着手电棒立场在各个车间晃悠,看看有没有偷懒的工人。

  然而就在这时,两道黑影趁着查岗无人,贴着门口的监控下溜了进去。

  两个人走到在厂子里面绕了几圈,然后走到注塑车间,这有一排排大机器,旁边摆放着车的前围板,后围板,以及一排排车灯。

  “就这里吧。”陈文拿着手里的汽油就开始往上倒。

  “哥,万一出人命咱俩是不是得坐牢呀。”跟着来的人有点担忧的问道。

  “出了事我兜着,你不要怕,记住有胆量才有产量,干吧!”

  “行!”青年咬牙回道:“哥,说好的,就干这一次,我也是家里老母亲重病在床急需这笔钱,不然也不能干这丧尽天良的事!”

  “做坏事就是做坏事别给自己找那么多理由,快点干,趁现在没人。”

  “好!”

  两个人浇上汽油后,将手里的打火机点燃,同时直接扔了进去。

  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火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烧了起来。

  并且越少越大。

  现在网络科技时代发达了,我相信很多朋友一整就听说某某某个地方的化工厂着火,多少人死亡,多少人伤亡。

  那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现在任何车间他们的安全设备都是已经是很完善的了。

  每次工人交接班,上下班之前都会做详细的检查,确认无误后,方才离开。

  而这些工厂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着火呢?

  很简单,得罪人了!

  当然,我的话不是绝对,就不用跟我上纲上线较真。

  我只能说社会很复杂,在金钱面前,人心很瘦小。

  “走!”

  两个人将火点燃后,就以最快最快的速度溜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有人喊:“着火啦!!”

  紧接着开始有人逃跑,是的,这些人在见到着火的一瞬间,没有人会想去救火,只有跑,只有自己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声着火就好似黑夜中的惊雷一般,让那些还在睡觉的人也都醒了起来,然后统一的往出跑。

  “你别挤我。”

  “我是你师傅,草,着火了都不喊我。”

  “谁tm踩我了,让我起来。”

  “着火了,救命啊。”

  ……

  人们疯了一样的往出跑,没过多久就听见砰的一声爆炸声,火光划破夜空!

  “不好了,着火了!!!”

  深夜,李阳猛地将灯打开给我们喊醒,他手里拿着电话哆哆嗦嗦的说:“注塑厂着火了!!”

  “草,快救火。”

  我们从顺梦中清醒过来,连忙开车往工厂赶去!

  “开这个吧。”

  段宏楠打开面包车门,跳了上去。

  “唐糖,看家!”

  中午没到,潇洒哥就给唐糖送回来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唐糖转身就回了屋子。

  “走,不等她。”

  那里太危险了,她一个女孩子去了也没用。

  我们三个人开车就往那赶。

  等到唐糖换好衣服出来后,发现我们已经走没了。

  然后她站在原地向远方看了眼,那边好似火烧云一样,亮了起来。

  她连忙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宝贝这么快就想我了?”

  “潇洒哥你快点过来,张总他们工厂着火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