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摆摆手,浑然不在意外界怎么说,只是问:“死了那么多人,家属都没闹吗?怎么摆平的?”

  “能没闹么,之前已经闹了好几波了,如果不是看你因为救人而昏迷,估计都要闯进来了,现在那些人都在工厂烧冥纸,哭丧呢,闹的可不好看,还有一批工人吓坏了,他们离开厂子,现在外面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丫丫幽幽的叹了口气。

  “厂子一烧,这些人就没有工作,为了工作他们只能去别的厂子,这个陈杰还真tm狠,这是断我后路啊。”

  “你先别想那么多了,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在想办法处理。”

  “事情发生的这么大,我怎么能安心呢,这样,人家该咋赔偿咋赔偿,不行你将你公司的贷款先借我,这件事私了肯定是了不了了,人家失去亲人了,哭闹也是正常,至于那些工人,给他们安排到别的工厂,工资每个人加一千,若是他们不同意的话,就放他们走。”

  “我知道了!老公,你安心养病,外面的事情交给我。”

  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

  工厂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

  另外一头,陈杰坐在办公室里对陈文说:“没有漏出破绽吧?”

  “没有,那个工厂我很熟悉,确定没有监控拍下!”

  “可以,往出放风声,就说他们工厂操作不当,疏于管理,才造成人员伤亡,巨大火灾,具体就是这个意思,总之让那些打工的人不敢去他们车间,即便他们以后厂子重新开起来,我也让他们变成空城!”

  “好!”陈文应了一声,随后迈步离开。

  ……

  转眼间,工厂事件已经过去半个多月,我之前在帅儿子贷下来的那批贷款大多数都搭在赔偿家属那边,家属那边的人普遍都得到一个很满意的数字。

  这些钱跟人的性命想必,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期间沈浪跟瑶瑶干妈来找过我一次,他说他出面去解决这事,让我安心养伤,却被我给拒绝了,我惹出来的事,必须是我解决,在他们羽翼保护下,我永远得不到成长。

  沈浪见我斗志还行,也就没啥太大担心,全权交给我去处理了。

  又是十多天以后,转眼间来到月底,我已经可以出院了,但还要定期换药。

  在看身上,原本挺好的皮肤全都是一些难看的伤疤,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全身都是纹身的原因,以至于我的后代长大后还问我,爸爸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道上混的?

  对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终于出院了,出院这天,我刚打完最后一针吊瓶,我妈则是出去给我办出院手续。

  晨曦跟钟不传走了进来,晨曦紧张的不得了:“哥,你住院都没人告诉我,等出院了他们才告诉我,气死我了。”

  我嘿嘿一笑,拍拍自己的胸脯:“看,哥啥事没有,不用担心。”

  “吓死了,哥。”晨曦气的直跺脚。

  “呵呵。”

  “没事了吧耀阳哥,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工厂还着火呢?”住院一个月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钟不传,潇洒哥,李阳,段宏楠他们几乎天天在这吼着,到时候这个我认为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钟不传只来看我这一次,也算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了吧。

  似乎我在他心里好像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了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貌似就是那次选完副总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陌生。

  一件事办不对,那么以后的事情基本也都不用办了。

  接着段宏楠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这个月公司实在太忙,一直都没抽出时间来看你,路上来得急,没买东西。”

  “扯这个干啥。”我挺不爽的说了一句,这些磕唠的太虚了。

  “拿着吧,东西也没买,这点小钱别嫌弃哈。”

  这话说的我咋这么想抽他呢?两千块钱在他眼里现在是小钱了??

  “那谢谢传哥了呗。”

  “内个,我还有事,我们就先了。”

  放下钱以后,钟不传就要离开,似乎他真的很忙。

  那么问题了,晨曦发现钟不传跟别的女人暧昧,两个人怎么又和好了呢?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之前说起,那天早上钟不传没做任何解释就去上了班。

  晨曦则是决定与他分手,她将家里属于她的衣服,物品全部装进行李箱,然后拿回学校。

  等到了晚上,晨曦主动给钟不传打了电话。

  当时钟不传正在开会,看见晨曦来电话以后笑了笑,心想,你还是抗不过我了吧。

  “散会!”

  钟不传招呼一声,然后拿着电话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将腿翘在桌子上点了颗烟方才幽幽的接起电话:“干嘛?开会呢!!忙,先挂了。”

  “好,一会儿你来电影桥,我有话想对你说。”晨曦的声音很低落,钟不传心里咯噔一声!预感不好。

  晨曦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儿,当她如此委屈的说这话的时候,钟不传还是慌了。

  一直以来,钟不传以为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成就已经是很多人中龙凤,她不会觉得晨曦会跟他说分手。

  或者说,即便说分手,钟不传也能很叼的说:随便啊。

  可是,真当晨曦发出这种状态时,钟不传还是慌了。

  片刻后,两个人在电影桥见面,晨曦的表情始终很平静,就是这种平静让钟不传害怕了。

  “晨曦,刚刚在开会,等着急了吧。”

  见面以后钟不传不叼了,说话都变得轻柔起来。

  “没关系,反正我一个人也等习惯了。”

  晨曦捋了下鬓角发丝。

  微风徐徐吹过,两个人互相沉默着。

  这种沉默很可怕,让钟不传的内心很不安。

  终于他主动去牵晨曦的说,讨好的说:“晨曦,今晚我不用加班,我们一起去吃你最喜欢吃的西餐吧,然后我们再去看电影,逛街,好好陪你,好不好?”

  晨曦躲开钟不传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说道:“昊延,我们……分手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