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甩了甩胳膊:“没啥事了,你该忙忙你的。”

  “公司已经走入正轨,项目也都在进行当中,没什么事了,有铂叔跟潇洒哥在,我也放心,到是你那边我不放心,要是我不在你身边,兴许你又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呢,况且每天晚上你都得换药,身边每个女人不行。”丫丫不由分说的冲床上的潇洒哥跟铂叔命令道:“你俩下午去我家帮我搬点东西,公司就教给你俩管理了,一般的事你们做主就可以。”

  铂叔咧嘴一笑:“这么信得过我?”

  “铂叔我对你的信任程度超过耀阳,真的。”

  铂叔笑着指了指丫丫:“你这丫头就是嘴甜!得,公司安安稳稳的交给我,保证给你打理的明明白白的。”

  “铂叔这才华到哪都是老总的水平,我能不信的过吗,哈哈。”丫丫爽朗的大笑两声,这小嘴一天能给所有人都忽悠瘸了。

  “是的,公司一个铂叔就能摆平,耀阳你那里人手不够,我去帮你吧。”潇洒哥主动请缨。

  我愣了下:“哎,不对呀,前阵子我找你,你还毅然决然的拒绝我,说放着公司副总不当,谁跑去跟你盲流子,今儿这么有人性了?”

  “我那不是看你现在缺人嘛,哥们能在你安稳的时候不管你,但在你为难的时候一定挺身而出!”潇洒哥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看了眼钟不传,眼神里发出挑衅的味道。

  “你快拉倒吧,袄,我tm还不知道你那点小花花肠子。”丫丫笑呵呵的说:“那你去吧,让唐糖回我们公司给铂叔当秘书。”

  潇洒哥立马露出非常贱的笑容,拍出一记文松式的少女萌萌拳:“丫丫,还是你懂我。”

  “你给我消停的在秩序公司蹲着,等着现在的这个项目做完,我会着手找一个新的副总,到时候你愿意咋跟你耀阳哥混就咋混。”

  “我耀阳老弟!!”

  “没差别!”

  ……

  尽管潇洒哥想到我身边跟唐糖增进感情顺便帮我,可是丫爷那边不放,丫爷不放,他只能是白天在公司,晚上就往这撩,陷入爱河的潇洒哥根本不嫌累。

  也是,用他的话来说,活了二十多年终于有一个懂得欣赏他的美的女生了。

  为此,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过唐糖,潇洒哥哪帅啊?你是不是近视眼?

  后来,我得出结论,那真的是人与人的审美不相同!

  就好似我们在网上看见人妖,蛇精脸,但凡是个正常人都觉得恶心,丑的爆炸。

  但他就觉得自己美,美到爆炸!!

  这玩意,没法说!

  ……

  晚上,铁皮房。

  从超市买的正宗北京铜锅,以及高钙羊肉,蔬菜,鸡丸等一系列涮火锅食品,并且地上摆了三箱雪花啤酒!

  我,迟小娅,潇洒哥,唐糖,铂叔,段宏楠,李阳,以及晨曦,我们一帮人坐在一起吃饭,喝酒。

  “热烈庆祝东星耀阳出院,哥几个喝一个呗。”潇洒哥举着杯子站起来用他的大嗓门营造气氛。

  “来来来,走一个。”

  “喝!”

  “嗯?”

  丫丫一个眼神,我立马将举起来的酒杯给放下了。

  丫丫笑呵呵的冲众人解释着:“耀阳这小子身上的伤口还没好,晚上还得抹一个月的药,伤口没有愈合,喝酒很容易感染,真不是扫大家的兴啊,这酒我陪你们喝!”

  众人表示理解。

  “在我们东北,都知道丫爷喝酒比耀阳厉害,我们都不惜的跟他喝,喝不尽兴,今晚就给丫丫干倒了!”

  “这个可以有。”

  我笑呵呵的看这种人,心里盘算着小九九,丫丫要是喝多了,我不就能趁机一举给她拿下么……嘿嘿嘿。

  “我必须得跟嫂子喝一杯。”

  李阳端着酒杯挺腼腆的冲丫丫说:“一直都想见见驯夫有道的嫂子,以前总是在电话里听你彪悍的声音,我以为是个那种两百多斤的大胖子,贼彪悍那种,能给咱耀阳哥骂的屁都不敢放并且躲在被窝里哭的女侠肯定不是一般的女人,但是今天见面彻底巅峰了我对女汉子的认知,真的,丫丫我要不是亲眼见到我耀阳哥让你给骂哭,你完完全全就一气质女神,真的,一点不揽炫。”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袄,不管我骂不骂他,我都是气质女神!”

  “对对对,我口误口误。”

  “哈哈。”丫丫实在太接地气了,永远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人群中的活宝,跟她在一起,所有话题基本都是围绕她展开,我就变成了那个默不作声跟着吃吃喝喝的人,有的时候就捡个便宜笑。

  我很幸运遇见丫丫这样的女孩。

  有句话可能不好听,却很现实。

  多少兄弟之间的感情都是让后来娶的媳妇给败霍没了。

  不信,你细细品。

  “还真不是丫丫打耀阳,这我必须要说句公道话。”潇洒哥此刻站了出来。

  “哎,对嘛。”丫丫给他竖起大拇指。

  “丫丫不是揍耀阳,她急眼了谁都打。”

  “哈哈!!”

  众人再次爆笑。

  “满脸坑的潇洒哥,又不是你让我替你隐瞒之前处的那七个女朋友的事了??”丫丫以为潇洒哥会说丫丫不是无缘无故揍耀阳,而是耀阳不听话欠揍,没想到从他嘴里出来的是一句调侃的话,所以丫丫也故意刺激潇洒哥一把。

  也是,这帮人聚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正经话。

  可人家唐糖却没动弹,也没有直接上去用手揪耳朵问他你那七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

  “唐糖,你咋不揍他昂?”丫丫的小计谋没得逞,挺意外的问唐糖。

  唐糖笑了笑:“就他长得那么磕碜,你要说处过一个两个我还信,处七个,不可能。”

  “糖宝没有你这么埋汰人的。”潇洒哥露出小委屈的表情,使得众人再次哄笑。

  “糖宝是毛毛虫,唐糖,潇洒骂你。”铂叔开始起哄:“就这样的坚决不能跟他处对象!!”

  “对,不能处。”

  “铂叔你个老王八犊子!!”

  “呦呵,骂我?我今天新收的徒弟呢,站起来,灭他!”

  话音落,李阳跟段宏楠这两个新收的徒弟猛地站起来就要去灭潇洒,瞬间三个人就撕扒在一起,闹腾的不行,气氛挺欢乐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