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边气氛挺欢乐的,与之对比的则是陈杰工厂那边的清冷。

  自从我们工厂出事以后,这边所有的工人都跑到陈杰他们那边的厂子去上班了,一时间弄得人满为患,没有办法,原本十二个小时两班倒的他们变成了八个小时三班倒,这样一来,工人们拿的工资相对来说就少了很多,可是没办法,不干就没有工作,没有工作生活就无法继续。

  陈杰最近可谓是东南这边的红人,大有超越沈浪之势,谁见到都得叫声杰哥。

  咱杰哥混得好了,大宝马给你开着,小姑娘给你搂着,嘴里的烟从来不低于过玉溪的档次。

  这天他开着宝马,约好了几个哥们准备去新开的一家赌场玩百家乐。

  这种胜负对半百分之五十的胜率的游戏深受人们的喜爱。

  多少人因为这个百家乐,倾家荡产。

  澳门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超越拉斯维加斯,成为第一大赌场。里面的vip包房每天都有输上千万的人,再加上赌场那气氛,原本你想压一万就完事的人,看见别人一百万都压了,你会觉得人家钱多都不怕死,自己那区区一万算得了什么,于是你就会跟着呼十万。

  人们这才意识到原来百家乐这款游戏这么圈钱,单单是抽水就已经能让自己的富得流油。

  有句话说的好,穷人推牌九,富豪百家乐。

  所以好多人都想研究这个行业,但是这边第一查的严,第二基本上里面都有鬼,好多人都不敢玩,想玩的都会去澳门的正宗赌场。

  那里面黄跟赌都是合法的,让人纸醉金迷。

  而今天有个能量挺大的一个大人物在这边同样开了一家这样的赌场,虽然不能像澳门那样,但至少黄跟跟赌也是没问题的。

  所以这里面也成为了众人消费的地方之一。

  而陈杰每天晚上都喜欢来这里赌一把,玩的不大,每天晚上揣三十万现金,其实就玩十万的,其它那二十万就是用来装b用的!

  陈杰打着电话,嗓门挺高的冲电话里说:“好嘞兄弟,今晚必须给庄家干怀孕了!等我吧!”

  话音未落,前面忽然站着一个人。

  工厂这边的小路想要去赌场必经这条路的,陈杰猛地一脚刹车在那先是冲电话里说:“有个sb差点没撞死他,先挂了。”

  接着他打开车门嚷嚷着:“你tm是不是瞎,走路挡中间找死呢?”

  然而后者根本没有废话拎着刀就奔着自己这边剁了过来,陈杰一看情况不对,出溜一下钻到回车里。

  “别走啊,唠唠。”在陈杰上车之前,黄平一把摁住车门,轻描淡写的看着他问道:“认识我吗?”

  “不认识。”陈杰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

  “呵呵,一会你就认识了。”黄平摸了下自己的大光头,拿刀架在陈杰脖子上:“那边有个树林,咱俩去聊聊。”

  陈杰能去吗?肯定不能去呀,万一树林里还tm有人,自己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自己也是混过的,这tm小破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根本不足为据,当下陈杰跟着往树林里走了几步,猛地冲旁边喊道:“警察。”

  唰!

  黄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趁着这个功夫,陈杰猛地一脚踹向黄平裆部,就给踹倒,随即捡起地上的刀就要剁黄平:“老子混了这么久的江湖让你一个劳改犯给劫持了,磕碜不?”

  黄平的事在前阵子闹的沸沸扬扬,要说不认识那是扯淡,至少陈杰是认识的。

  但他刚才故意说不认识,就是想让对方放松警惕。

  黄平捂着裤裆倒在地上挺痛苦的样子,陈杰发狠:“拿刀劫持我,我tm剁你两刀,算是正当防卫吧,*你妈!的!”

  砍刀夹杂着劲风顺势而落,偏偏的这把刀在空中却停止下来。

  黄平从怀里掏出枪顶在陈杰脑袋上:“md,用刀摆不平你,非得让我把响弄出来呗?来,我看看你啥能量,去你m的!”

  黄平回去就是一脚,陈杰倒在地上没敢动弹也没敢起来。

  黄平怎么进去的?杀人进去的。

  一般杀人犯出来后改过自新的很少,因为他们失去了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往往都会二次犯事。

  眼下陈杰敢惹臭鞋丝袜我平哥吗?他不敢,整急眼了,我平哥真练他。

  一个刚出狱的选手还能有枪,不是之前藏的就是别人给的。

  “哥们,我哪儿惹到你这尊大佛了咱能明说吗?”陈杰指着自己的宝马车说:“如果你想要钱,ok,我给你拿就完了,如果我得罪你了,你直接说,咱把话说开,犯不着动枪动刀的,对不?”

  “有烟没?”

  “有有有,迷彩黄鹤楼,大哥您抽着。”陈杰没有往日枭雄的姿态,此刻也是怂的一b。

  “憋死我了。”黄平舒舒服服的抽了一口,瞬间感觉舒服多了,他舔了下嘴唇问道:“听说你最近跟我大哥拼的挺凶昂?我这才tm出狱就听见这事了,你说咋办啊,是我干死你呢,还是你认个错,赔点钱?退出舞台?”

  “你大哥?谁啊?”

  “张耀阳,就你找人点工厂爆炸的负责人。”

  “张耀阳是你大哥??没搞错吧。”陈杰感觉今天要tm栽了。

  “我非得给你一枪你才能睡醒呗?”说着黄平抬手就要崩。

  “不是,这样兄弟你看行不行,你刚出狱,你大哥就让你拿枪过来崩我,这事要是捅到警察局那边你怎么整?肯定tm牢底坐穿,这样的大哥你跟着他干什么,兄弟我见你身手好,有胆识,你跟我,怎么样,保证比你跟着张耀阳过的舒服,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听起来很不错呢。”

  “是吧,哎,我这边正好缺个司机,你跟着我得了,以后咱们兄弟一起打江山。”陈杰拍拍屁股上的灰就要起身。

  “我tm让你站起来了吗?”

  陈杰立刻重新躺在地上保持原先的姿势。

  “工厂你找人炸的吧?说实话哦。”黄平拿枪顶在陈杰的大腿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崩的架势。

  陈杰彻底懵b了,这tm哪来的虎b?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