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陈杰摇着头:“我这边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犯不着去跟一个过气的选手弄出杀人命案,大哥,那叫炸工厂,不是叫放鞭炮,那是犯法的,我这个人最懂法了,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砰!

  黄平对着陈杰的膝盖就是一枪,横愣着眼珠子问道:“这回呢?”

  陈杰没想到黄平是个愣b,说开枪就开枪了,根本不墨迹捂着大腿在地上嚎叫两声后:“你这是逼供,你今天就是干残我了,这工厂也不是我让炸的。”

  “行,那我就干死你被。”黄平砰砰连续崩了两枪,然后用脚死死的踩住他的身体,枪口指着他的心脏:“最后一遍,工厂是你放的火不?”

  “……!”陈杰沉默了。

  “听着啊,我呢,就是一劳改犯,在社会上也失去存活的社会技巧,除了跟我大哥混以外,没有别的出路,像我这种人你给我一个经理干,我还真不会,能做的只有玩命,你现在跟我大哥死磕,那么不好意思,我只能磕死你。”说着,丝袜平用力的顶了下陈杰的心脏。

  “我认了!”在生与死的选择之前,陈杰认命般的闭上眼睛:“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丝袜平眨了眨眼睛,然后挠着头,转身走了两步,拿出一捆绳子给陈杰绑上了,然后扔进后备箱,开着他的大宝马离开了。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丫丫跟众人都喝嗨了,那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气氛也是越来越好。

  不让我喝酒,我是没办法陪他们硬靠的,当我喝完之后,就将鞋一脱趴炕角玩手机去了。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我接起来:“喂?!”

  “喂个几爸。”

  我眉头一皱,刚想骂他。

  又听他说:“出来接大哥,门口了,开门!”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放下电话,我踏着拖鞋就往出走,然后就看见黄平龇着大牙冲我在那乐。

  叼着烟,剃着小光头,一副十足的小流氓姿态。

  我的脸上露出惊喜,猛地冲上前,上去就是一个拥抱:“*你妈你啥时候出来的??”

  “出来一阵子了你也不说接我去!”

  “哎呀,我真不知道,王威他tm没告诉我。”

  “哈哈,逗你玩的,秦子晴亲自去接我了,他们说你遇到麻烦了,就没喊你。兄弟谢了。”黄平拍拍我的肩膀。

  “谢我什么?”

  “别瞒我了,我都知道了,要不是你跟王威达成交易,他怎么可能想方设法的捞我出来。”黄平龇牙一乐:“给你一个小礼物。”

  说完,我便跟黄平一同走到了后备箱,黄平将后备箱给打开以后,一个人缓缓出现在我面前,陈杰。

  “这是?”

  “就这b养的找人放火炸你们工厂的,我给抓来了,他也承认了,你是打算怎么整,是让他赔钱还是让他直接滚蛋,交给你了,我这个人笨,你知道的。”说完黄平就挠着头傻乐。

  这时丫丫她们也都闻声走出来,黄平还冲丫丫打招呼:“丫爷好久不见,转正了呗?”

  “去死!!!啥时候出来的呀?监狱那边咋没给我们打电话通知呢?

  “刚放出来不久,就听说我耀阳哥出事了嘛,我将人给抓出来了。”

  “你干的?”丫丫指着陈杰哗哗流血的大腿问道。

  “嗯,不崩他,他真不松口。”

  我在原地抽了口烟,想了一下后,说道:“先给他整屋子来。”

  “好!”

  段宏楠跟李阳两个人将他抬了进去,咣当一声就扔地上了。

  “工厂是你找人放的火?”

  “我要说不是你信吗?”

  “还tm犟嘴是吗?”黄平说着又要拔枪。

  “大哥你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脾气咋这么暴躁呢。”丫丫笑呵呵的将黄平给摁住。

  “这种人就欠干,拿人命不当人命的玩意。”黄平气愤的骂了一句。

  “你看,我要是不承认,他就拿枪崩我,那我肯定得承认了。”在见到我以后,陈杰也没有之前那么怕了,心里想啥说啥。

  因为这时候黄平若是在动手,肯定会有人拦着他。

  “不是,对吗?”我再次问道。

  “不是!”

  “松绑。”我淡淡的说了一声。

  “什么?”众人愣住。

  “我说松绑,让人家回去,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抓人回来,不犯法昂?”

  “可是……我这么辛苦抓他,就这么给他放了??”黄平充满意外的看着我。

  “不放咋办,还能干死他?还是强制让他签个文件赔偿?回头人家不上法庭告你啊?你怎么解释?”

  “这就这么放了他,回头他告诉我,我怎么解释啊?”

  “你傻啊,你不会藏起来,他要是告你,我在警局那边拖延几天还是没问题的,你在干死他呗。”

  “也是……”

  我跟黄平之间的对话给陈杰听的毛骨悚然。

  “大哥,真放啊?”李阳忍不住问道。

  我们私下里聊过,觉得这事以及老范的死的都是陈杰干的,可现在这边光抓人回来也没用,这会承认了,等人家到了公安局,立马改口黄平拿枪威胁他了,黄平就处于被动了。

  所以说,想要真正解决陈杰,已经不是上个世纪用刀砍的那一套了,而是要走正规法律途径,让法律去制裁他。

  如果说老范的死跟工厂爆炸都是他找人指使的话,那他就废了。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不会让坏人那么嚣张。

  “张耀阳你tm是个人物。”

  松绑以后陈杰对我竖起大拇指,他以为我能或害死他。

  “你记得啊,下次有事你针对我,别去欺负那些无辜的老百姓。”

  我淡淡的回道。

  “呵呵,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陈杰笑了笑:“我能走了吗?”

  “不吃点了?”

  “呵呵,不是一路人,吃你ma。b呀。”

  砰!

  我耗着他的脑袋上去就是一拳,我这一拳可比一般人的拳头下手重多了,他的口水都让我打出来了,好悬给苦胆出来。

  “我现在手里没有你的证据,暂时让你逍遥法外一阵子,但是,咱都是成年人了,别在这跟我妈妈的,知道不?”

  “算你狠!这一拳我记着了。”

  “别光记住这一拳,你身上那两枪你也记住了哈。”

  “呵呵,我记着呢。”

  “滚!”

  陈杰挺狼狈的离开了。

  李阳担忧的问道:“这哥们干他那两枪,他不会报警吧?”

  “只要他怕死,就不会报警。”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黄平问。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等着我明天着手调查他,放心吧,他快被警察制裁了,来喝酒。”我搂着黄平一起坐了上去。酒局重新开始。

  黄平就给我们讲述他监狱里的精彩生活,大多数都是挨揍的局面。

  但是这帮人听的都是热血沸腾。

  然后一个挺“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你就看唐糖完全不想听在那打着哈欠低头玩手机。

  完了呢你在看迟小娅,段宏楠,李阳,潇洒哥等人听的那是热血沸腾,一个劲问后来呢?完了呢??然后呢??

  咱们从小让发哥的监狱风云影响至深,对监狱里的生活感到好奇也就罢了,谁让我们是男人呢。

  可你迟小娅一个活脱脱的女神,也在那听的那么来劲,我真是……醉了。

  “你这出来有什么打算?”许久后,我打断黄平的故事,开口问道。

  “还用说么,开个丝袜店,卖点女性内衣啥的,免得咱平哥去偷了,在里面肯定别完了,哈哈。”潇洒哥没心没肺的说道,说完自己哈哈一乐。

  “你滚你大爷。”丝袜平抓起桌子上的花生冲着潇洒哥扔了过去,然后挺认真的对我说:“先回家看看我爸妈,然后看看找点什么事做吧。”

  “那还找啥了,跟我混啊。哥们带你荣华富贵,继续逍遥人间,你愿意吗。”

  “大哥你要要我,那我肯定愿意跟你呀。”

  “跟我耀阳哥混行,但是不许偷我媳妇的丝袜知道吗,这是我女朋友。”潇洒哥谨慎的提醒黄平。

  “谁是女朋友。”唐糖不承认。

  “害羞,害羞啦!”

  “我从来没对兄弟媳妇下过手!”黄平憋红了脸辩解,毕竟现场有陌生男女,潇洒哥将黄平的特殊喜好给抖出来还是挺难为情的。

  但也不难听得出来,丝袜平的特殊洁癖还是没有忘掉。

  那么问题来了。

  “你是在监狱里如何渡过这难捱的时光?”丫丫好奇的问道,而丫丫指的不是人身自由受限制的问题,而是在里面瘪到了怎么办。

  就好比我们男人一样,我们可以暂时没有女朋友伺候,却不能很长时间没有女朋友。

  而丝袜这种东西对于黄平来说比女人更为重要。

  “这……”

  丫丫的一个问题顿时给社会丝袜我平哥问不会了。

  “丫丫,你跟我出来,来。”

  我无语了,拽着丫丫就往出走。

  “肿么了?”

  丫丫茫然的看着我。

  “你不觉得你问道这个问题不对吗?”

  “咋的了呢?不都这么聊呢么,再说了,都这么熟悉了,玩笑话开一开咋的了?”

  “你是女人,你是淑女,有些话不该问。”

  “哪有那么多事,如果是不认识的人你求我,我都不带问的,那是兄弟们在一起开心嘛,我才问的,真是的。”

  丫丫白了我一眼,转身就往出走。

  “你干啥去?说你两句你就不乐意了呗,往哪走。”

  “吃多了,肚子疼,拉屎去!!”丫丫丢给我一句,转身就进了女厕所。

  我站在原地相当无语,看着天空茫然了好久,想我张耀阳一代堂堂花美男,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迟小娅了呢,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