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不拘小节的丫丫我也是无可奈何,人家从初中那会就能跟男生打成一片不是没有道理的。

  晚上这帮人都喝的有点多,一个个五马长枪,连一向很有酒量的丫丫都喝多了,直吵吵难受。

  丫丫来这边以后,我跟丫丫住在一个单独的屋子,将她放在炕上,盖好被子:“喝多了吧,难受了吧,叫你不要喝那么多,还逞能。”

  “像个老娘们似的,真墨迹。”丫丫嘟囔一声,随后捂着脑袋一个劲的吵吵头疼。

  “哎,真是没办法。”

  “老公。”

  “嗯?”

  丫丫搂着我的脖子嘿嘿傻乐:“说句你不可能不高兴的话,其实你身上烧伤了我还觉得挺高兴呢,因为你的后背再也没有妃那个字了,她不再是你的意中人了。”

  愣了愣,我回道:“原来你很在意这个纹身?”

  “在意,非常在意,我不想你后背上刻着其它女人的名字,我不喜欢,我吃醋。”

  “可你平常咋不跟我说呢?”

  “说了又能怎么样,你总不会为了我去洗纹身吧,毕竟还挺漂亮的。”

  “傻丫头,早点休息,我去给你买点解酒药,省的这一宿你都没办法睡了。”

  “老公,这屋里满咋转圈了呢。”

  片刻后,我起身走到唐糖那屋,对唐糖说道:“我回一趟市里,给这帮玩意买点解酒药,你帮忙看一下哈。”

  唐糖对我比划一个ok的手势,然后将已经醉倒的潇洒哥扔在那里就去照顾丫丫了。

  我笑了笑,迈步走出院子,刚想开车走,就看见墙角那蹲个人,段宏楠刚跟他奶奶打完电话在那哭呢。

  “咋还哭了?”我估计啊,就我对他的了解来看,能让段宏楠哭,也就他跟他奶奶了。

  “想我奶了。”段宏楠红着眼睛坐在地上叼着烟:“想她了。”

  说着就拿着手机看她奶奶照片,上面是一个很慈祥的老人。

  “想她就回去看看她,这边没什么事,人也多。”

  段宏楠摇摇头:“现在不能回去,我发过誓,将来在城里买房子了,风风光光的将他接回来!”

  “你错了,你这个思想不对。”我也没着急走,而是在他身边坐下来,低头点了根烟:“老人呐,什么都不图你,就想你这个人能健健康康就行,房子再大,睡觉不过一张床,屋子再小,遮风挡雨就行,你跟着我好好混,我绝对能让你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只要我张耀阳不倒的情况下,但是,你年轻,你奶奶还年轻吗?听我的,明天回去看看奶奶吧,等我一下。”

  说完我转身悄悄的回到屋里,看着睡熟的丫丫,将她的包给偷过来,里面还有几千块钱现金,我想应该够了。

  随后我拿这钱丢给段宏楠:“回去看看奶奶,家人的陪伴远远胜过麻木的房子。”

  段宏楠看着怀里的钱,看着远去的我,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要跟他好好混,混出个人样。

  紧接着他激动地拿出电话:“奶,我明天回家看你去!!”

  “不用,不用,我在家挺好的,你在那边好好工作就行,不用惦记我。”

  “奶,领导给我放假,我有三天假回去。”

  “路费多贵呀,不要回来,奶奶没事。”

  “公司报销,放心吧袄奶,等着我回家你给我做好吃的。”

  “好!”

  挂了电话,奶奶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连忙走到楼下跟周围的老头老太太说自己大孙子回来了,要出去买菜……

  家里的老人说不想你,说不用你回来,那是怕你们惦记,你们可曾知道他们挂了电话之后失望的表情?

  没有哪个父母,爷爷奶奶不是爱孩子的,因为你从小就是在他身边长大了,还记得你上高中,上大学的时候嘛,那是你第一次离开家。

  父母给了你们一笔钱,告诉你们好好学习,家里不用惦记。

  可你知道在你们上了车之后,他们在家里偷偷哭泣的样子吗。

  因为这个家早就有了你的影子,那是从小就在的样子啊。

  他们会在吃饭的时候下意识想要看你从卧室里出来,然后撅着小嘴说:“妈,做的啥好吃的啊。”

  然后又会习惯性的听你抱怨:“哎呀又吃这个破菜。”

  然而等你长大后,当你在吃这个你小时候认为的所谓的破菜时,缺乏下它比山珍海味都好吃。

  我们一点点长大,他们一点点变老,你赚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他们老去的速度。

  如果有时间,记得多回家,不要拿忙当借口。

  你还很小的时候,你的父母比你还要忙,可当你哭泣的那一刻,他们会放下手中一切工作去哄你。

  而你长大了,却因为你手头的工作让他们在家因为思念掉眼泪吗?

  “晨曦,你明天有空吗?嗯,你哥给我放假了,我想给奶奶挑个礼物,但你知道我这粗糙的汉子哪会买东西,我想你陪我去可以吗,我相信你的眼光。”段宏楠又给晨曦打了一个。

  “明天是上午正好没课,那我们约在八点钟学校门口好不好?”晨曦爽快的答应了。

  “欧拉。”

  这一天对于段宏楠来说无疑是最幸福的。

  可对我来说无疑是最揪心的。

  怎么说呢,当我开车驶回市区就为了给丫丫他们买解酒药的时候,却在路边看见挺长时间没见的人,这个人我以为在我住院会来看见结果却没来的姑娘,皇妃。

  滴滴!

  我摁了两下喇叭将她的注意力牵扯过来,随后摇开车窗问道:“等人呢?”

  皇妃愣了下,然后摇摇头。

  “上车。”

  “哦。”

  皇妃看上去好像更酷了,有种酷酷的女王范了。

  似乎,她现在过得很好。

  在车里,皇妃没有主动跟我说话,而我也不知道该跟皇妃说什么。

  曾经无话不谈的我们此刻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当中。

  我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不错的话题。

  然后憋了半天,竟然问出这样一句:“你找对象了吗?”

  “你身上的烫伤好了吗?”皇妃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

  “原来你知道我受伤了。”

  “一直都知道,从你进医院那天我就知道。”

  “那你……”

  “怎么没来看你是吗?”

  我点了点头。

  “想去看你来着,缺少一个身份。”皇妃说完挺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抽出一支女士香烟,凄然的看着窗外,感受凛冽寒风。

  皇妃现在的这个样子让我心疼。

  “我们还可以是很好的朋友。”终于,我憋出这么一句违心的话,或许我们能做很好的朋友,我知道碍于丫丫的存在,我也会在生活上尽量避免跟皇妃的交集。

  “你看到街道上那条狗了吗?”皇妃笑了笑,指着路过一条白色宠物狗突然说了一句。

  “看到了,怎么了?”

  “你刚刚那话狗都不能信,你说我能信吗?”

  我再次沉默。

  皇妃将手伸了过来就要拽我的衣服,我下意识的向后一躲。

  “怎么?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我就是想看看你的伤口。”皇妃再次勾起一个酷酷的挺嘲讽的笑容。

  “都好的差不多了,你这么看,我挺难为情。”

  “呵呵,你全身上下我哪没见过?”

  “那是以前了啊,咱俩谈恋爱咋都行,现在……”

  “呦,被丫丫管的服服帖帖的么,可以,好男人,冒昧的问一下,你俩什么时候结婚?”

  “这……还没想好,等我结婚的时候通知你。”

  “通知我?不必了,我怕我会难受。”

  “妃……放下吧。”

  “放不下。”皇妃摇摇头:“我到了,要下车了。”

  我将车停在路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心里一阵发堵。

  “哦,对了,相信我,有我在,你跟迟小娅结不了婚。”

  我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这么日子我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凭什么我们都是在爱情里奋不顾身的人,最后伤心的就只有我自己,张耀阳,我们之间的爱情,还没断。”

  忽然间我感觉皇妃像是变了一个人,或许也是被她的话给怕了,心里特别特别的没底。

  “你别乱来。”

  “怎么,爱过我,你怕了么?”

  “皇妃,你不能变成秦子晴那样的女孩。”

  “放心,我尹恩妃永远都是尹恩妃,不会是任何一个人,只是我希望你明白,我们之间因误会而分手,那么误会解除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难道你就真的那么狠心转身去投入另外一段感情?对,或许我曾经伤过你,提出分手的也是我,丢下你的还是我,但是张耀阳,请你扪心自问的问问你自己,如果不是迟小娅一直在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一直在那心甘情愿的为你付出,二十多岁的年纪不谈恋爱只为等着我们分手的她,他们也不会利用这其中的弱点来拆散我们,我以为你会教训那个拆散我们的阿文,可你没有,反而还合作起来,张耀阳是你先让我看不懂的,所以……我也让你看不透我。”

  说完皇妃便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