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皇妃搞成这个样子,也不清楚皇妃怎么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但我在心里坚信,这个女人不会伤害我。

  她跟秦子晴的意义还不一样,就算皇妃这样说了,我也不信。

  这个可是在我十七八岁时就遇到的姑娘,我们经历了青春的美好,未来的向往,共同的生活,也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到最后她说她要我不幸福?打死我都不能信。

  这可能就是她一时的气话而已吧。

  我也没在多想,心里惦记丫丫她们,就匆匆忙忙的赶去药店买了一些解酒药回去。

  ……

  呼!

  皇妃看着我开车离去,长长的喘了口气,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刚刚为什么会对我说出那样的话,明明这些话没有一句是真心地,可她还是说出来了。

  哎,要怪就怪自己太不争气了,说好的要忘记,一见面情绪就控制不住。

  皇妃单手插兜靠在后车牌上,抬头看着夜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段感情。

  滴滴!

  再次传来喇叭声,皇妃寻声望去,竟是一个很久未见的人。

  这个人用着不太流利的国语:“小妃,你怎么在这里。”

  “韩世勋,这么巧?”皇妃露出惊喜表情。

  “是呀,一个人吗?”

  皇妃点了点头。

  “上车。”

  随后两个人一起去kfc,点了一些吃的,一些喝的,就坐在那唠了起来。

  “小妃,你怎么来上海了?”

  “我跟我前男友来的。”皇妃淡淡的解释一句。

  偏偏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韩世勋听到不少内容:“前……男友,也就是说你现在单身被?”

  “怎么?”

  “我也单身,看来我还有机会。”

  皇妃笑了笑,没接话。

  “好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吃完饭请你看电影去。”

  “可以,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一家国企当讲师,给人讲讲课,这样子。”

  “不错,挺好的。”

  “你呢,在做什么?”

  “前阵子在酒吧当驻唱,现在没什么事,整天呆着。”

  “不会吧,一代女神都堕落到酒吧驻唱了么?”韩世勋表示吃惊,然后看到皇妃不满的小表情立马改口:“呃……我不是说喊不起酒吧驻唱的歌手,我的意思是以你的身份只要你愿意,各大4A级公司任你挑。”

  “或许跟盲流子呆的久了,我更喜欢接地气的生活吧。”用吸管在可乐杯里搅拌好几圈,带着自嘲的表情说:“就像我手里的这杯可乐,明明我应该去喝更高级的咖啡,可不知道怎么的就相中可乐的味道了。”

  韩世勋看着桌子上的咖啡想了想,猛地抓着皇妃的手说道:“那是因为这里只有可乐你才不得不喝可乐,如果我带你去星巴克,那你就该喝咖啡了。”

  皇妃愣了愣,将手抽出来苦笑道:“也许……是吧。”

  ……

  两个人吃完kfc,最终也没有去看电影,皇妃说她累了,想回家休息。

  皇妃现在跟智允干妈住在一起,韩世勋将车停在楼下,笑着说:“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我家里人多,你上去不太方便,改天吧。”皇妃委婉的拒绝了。

  “好。”韩世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明天周末,没事的话一起出去玩?看你不太开心,我们去爬山,放松放松心情怎么样。”

  “嗯……可以。”皇妃沉吟片刻答应了,现在的她确实需要要放松一下。

  “那……明天见?”

  “明天见。”

  ……

  一夜无话。

  次日,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潇洒哥就早早的起了床,看着怀里的唐糖瞬间有点懵b,我俩这是什么时候睡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唐糖,唐糖。”潇洒哥扒楞扒楞唐糖。

  “嗯?”唐糖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昨晚咱俩又睡了?”

  唐糖没理她,这玩意还用说么,看都不知道看么。

  昨晚唐糖也是无语了,等窝从市里回来后,她就从丫丫那屋回房间了。

  结果刚进屋,潇洒哥就跟僵尸是的,蹭的一下从床上弹起来,说啥要给唐糖表演空中飞人。

  唐糖当时就懵b了,啥是空中飞人啊,这辈子还没听说过这招呢。

  于是潇洒哥就让唐糖躺着,自己咔嚓一下倒立,然后用嘴解衣服,剩下的画面你们懂得。

  唐糖自从认识潇洒哥以后算是大开眼界,真是什么武功都会,并且都是她没见过的招式。

  “内个,媳妇,我得回去上班了,等我晚上来找你哈。”潇洒哥向被窝里看了眼,心情非常愉悦。虽然酒后喝多了可能没啥感觉,但只要睡熟了,以后不想干啥就干啥了么。

  “谁是你媳妇,不要face!”

  “fish?不要鱼?媳妇,啥事不要鱼啊。”

  “……”唐糖无语,表示不想跟文盲说话,就这样的选手也能当上副总?这让那些名牌毕业的大学生看到心里会怎么想。

  七点钟的时候,丫丫才从睡梦中幽幽醒来,看见正在院子里忙着跟这些司机交谈的我笑了笑,打着哈欠走过来对我说:“饭在哪吃?”

  “你进屋去找李阳,他把饭给你留锅里了。”

  “哦。”

  “哎,对了,丫丫,你叫着李阳,段宏楠,丝袜平一会我们开个会。”

  “嗯!”

  “张总那我们出发了。”

  公交司机们对我客气的说了一声,然后便纷纷离开。

  片刻后,我们围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着饭聊着天。

  迟小娅吃的很快,昨晚也是真的饿着了,很快一碗大米饭就干光了,然后臭不要脸的伸到我面前,我起身去给她盛了一碗后,这才对众人说道:“今天呢,我跟丝袜平,丫丫去村里找老范的死因,宏楠,李阳,你俩去巷口高速,封掉任何一个想从那边走的大货车。记住啊,是任何一辆!!”

  “他们要是硬要走呢?怎么办?”李阳追问。

  “他们要是走了,你也可以走了。”

  李阳被我噎的无语。

  丫丫说:“你们是耀阳手底下的员工,但耀阳可是拿你们当兄弟对待,你们应该学会替他去分担,他只是给你们下达命令,最后怎么操作是需要你们来完成的,懂了吗?”

  “懂了。”

  “嗯。”

  李阳胆子有点小,也都知道那些大货司机一个个不是善茬,心里挺担忧的说:“就我们两个人去会不会有点太危险,要不把丝袜平给我们吧。”

  “你宏楠哥不比丝袜平差,你们两个人不够的话,可以花钱雇一些专门码队形的人,回头公司给你报销。”

  “妥了!”

  吃完饭后,唐糖留在家里刷碗,我跟丫丫还有丝袜平则是向村里走去。

  灶台前面的唐糖可就郁闷了,哎,一个唐糖大公司的秘书到了混成村里刷碗的了,这尼玛都没办法往出说,朋友圈自拍都不知道该咋拍了。

  老范的死就像是一个无头冤案一样,就要不了了之了,即便社会在高度重视,可就是没有结果,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你能有什么办法。

  本来之前我们所有人都怀疑这件事是老范干的,但老范已经确定判死缓了,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撒谎了。

  在我看来,老范的死应该跟陈杰脱离不了干系,陈杰多半是想用老范的死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将那些工厂全部归楞他那边,之后在找人炸了我的工厂,这样一来,我这边算是彻底没有还手的力气。

  目前来说,这件事真的挺棘手,特别的不好弄。

  我们不可能硬刚陈杰,那样不会有任何结果,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只有查出老范是怎么死的,如果确定是陈杰致使的,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想了想,我忽然对丝袜平说:“内个,你去咱工厂附近调出所有的监控,派出所那边我给我健洲叔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你麻烦点,跑一跑,晚上见附近一带所有的监控给我。”

  “行!”

  “那你去吧,我跟丫丫在村里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摸出点什么线索。”我挺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各奔东西,可以很确定的是,人手完全不够用。

  我对丫丫说:“我现在这点人手不够用啊,我想回一趟乞丐村,给我的那些老部下弄回来。”

  丫丫摆摆手:“不行,前些日子我已经联系上邵鑫凯他们了,那边正在搞土地开发,他们走不了。”

  我愣了愣:“这么快吗?”

  “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狠狠的赚一笔了,到时候就能将公司扩大,也不用求这个求那个了。”

  “行,这事先别说了,那里就当我们的后路了。”

  “那肯定的。”丫丫点头道:“不行的话,回去我高薪应聘两个人才吧,给铂叔跟潇洒哥给你调过来,毕竟自己人用的顺手。”

  “那你咋办啊?”

  “嗨,我们那边是正经公司,什么都缺,就不缺人才,你这边是啥啊,还得是铂叔跟潇洒哥他们这些跟你生死与共的这些人来帮你,你干点啥损事,一个眼神他们就明白,而且有铂叔帮你操心,你也能少操点心,岁数这么小,头发都有白的了。”丫丫挺心疼的看了眼我的脑袋说道:“我也希望你快点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好娶我回家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