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就这么着急嫁给我袄?”

  “是呀,着急嫁给你,我怕在不嫁给你,你就跑了,今年过完我就二十六岁了,一个小姑娘有几个二十六岁,你心里有点b数昂。”

  “妥妥的,答应你,老范的这件事整完,绝对娶你。”

  “说多少遍了,说多少遍了。”丫丫咣咣锤了我几拳:“不要告诉我,惊喜,惊喜,ok!”

  “哦磕!”

  ……

  另外一边,高中校门口。

  段宏楠叼着烟说道:“真怀念以前上学那会,无忧无虑的,整天除了睡觉就是干仗,日子简单舒心。”

  李阳白了他一眼:“说的你现在不是除了睡觉就干仗是的。”

  段宏楠怔了怔,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两个人闲聊一会儿,段宏楠用胳膊碰了下李阳:“你找的人靠谱不?别说都是一些孩崽子,能打得过谁?”

  “不懂了吧,这帮孩子天天上网吧,认识的都是社会小混子,这帮人整天无所事事,就靠勒索一些小孩拿钱,你让他们去码队形不是正好么。”

  “问题是真干起来咋办啊?”

  “这个我想过了,只要你带头带的猛地,应该不会跑的。”

  应该……

  片刻后,一个穿着校服的人过来,走到李阳面前喊了声哥,然后给他俩一家一支烟。

  “我让你找的人呢?给我找了吗?”

  “我刚放学,现在去给网吧给你叫。”

  说完,小孩一溜烟的跑开了,看着模样只有十来岁,段宏楠深深地觉得可能要被李阳坑了。

  “你怎么认识这个小孩的?”

  “打王者农药认识的。”

  “你tm没谁了!”

  “那咋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话音落,刚刚那个小孩儿领着一群非流主出现了。

  这些人大概分为两类,一种是葬爱家族版本的选手,头发都弄得老夸张了,各种颜色迎风飘舞。

  一种是社会摇家族版本的选手,一个个跟营养不良的,那家伙瘦的,恨不得用胳膊能给他大腿掰折了。

  “咋样大哥满意不?这些人都老狠了。”高中生得意洋洋的看着李阳。

  李阳跟段宏楠对视一眼,段宏楠小声说:“这帮小子你要给他们放个曲儿,绝对是这一片的扛把子,但尼玛出去砍人,是不是有点费劲啊?”

  “咱们玩的是啥,玩的是画面,摆的是队形,不一定真干,人家是货车司机,又不是黑社会大哥,他们见情况不对,也不能干,都是拖家带口的,谁会跟你玩命?”李阳挺有道理的分析着:“到时候实在不行,咱们闽南歌曲欢喜就好,凤舞九天咔咔一方,mc各种摇,他们也懵b。”

  “就怕对方没懵b,我们得让对方笑懵b了,不行不行。”段宏楠摆手道:“这批人哪来回哪去吧。”

  “我觉得ok。”

  “我觉得不行。”

  “大哥,你俩在这中国有嘻哈呢。”高中生看不下去了:“哥,别看这帮人都挺奇葩的,但我保证打仗肯定不怂,我老找他们跟临边的学校干仗,都特生猛!”

  李阳也跟着说:“目前着急,也整不到其他人了,就他们吧。”

  “不是吹牛b,就这些人,我自己一个回合就能冲倒他!”段宏楠挺无奈,又没有的别的办法,只好挑了十个瞅着还挺常的人一起去的。

  ……

  高速路口,这边是离开s海这边的必经之路,无论是外面来的人还是从里面走的人,都要经过这段路口。

  这段路口在很久很久以前,祖国还没有新建设的时候,专门是一群绿林好汉呆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抢押运车,劫粮食,争地盘,乱的一b。

  所以这里又叫英雄墓。

  死在这里的人不胜其数,据不可靠传言,除了万人坑以外,当属英雄墓死人最多。

  一直到现在这边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交通事故,奇怪的是,上边并没有对这边进行什么严格看管,反而放任自由。

  导致于这边的路口虽然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流出没,却没有监控器。

  好多人想不到为什么。

  但民间有一种说法就是保持他的特色,这也算是一种失传的民间艺术?

  三台大卡车在将货物运到陈氏工厂以后,又拉出一批成型的前围板后围板,准备运输回通l,在由那边组建加工,最后形成一台完整的轿车。

  有很多人不懂,一台轿车不是一个工厂造出来的么?

  不是,通常都是这边负责造一批零件,那边负责造一批零件,最后两边一同加工合成一个。

  离得老远,大卡车司机就看见马路道口横着一辆面包车,面把车面前站着两个人正嬉笑着聊天。

  左边那个人夸夸其谈夸张的用着肢体语言说着什么。

  右边那个人就在那沉默,时不时被逗笑了就上手揍左边的那个人。

  “哎,哥们,挡路了知道不?”大卡车司机一般都是比较着急比较粗狂的那种,说话自然有些叼。

  “这路你家开的?”李阳斜眼回了一句。

  “不是我家开的,你挡我路了,麻烦让一下,行不?”司机挺黑的,常年在外晒得,身上穿着充满汗臭的跨栏背心,下面是一条小裤衩,从货车上帮当一声跳下来激起地上一片灰尘。

  “我要是不让呢?”段宏楠淡淡的开口,将腰里别的开山刀拿出来指着他:“你能咋的?”

  司机愣了下,只要不傻这明显就是看出要找事的:“哥们,你们是劫过路费的?”

  “你看我像是差钱的人么?”李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装b的机会:“你呢,这车里的货从哪拉来的,从哪拉回去。不然我保证让你过去。”

  “大白天的明抢呗?”

  “咋的,不爽你干我呀?”

  “兄弟们,下来。“货车司机招呼一声,另外两台大卡车咔嚓跳下来四个人,自己车里也跳下来一个,一般出行,每台车里都会有两个人。

  这六个人里面五个人是拿着刀的,他们行走社会,难免遇到半路抢劫的,不防身真不行。

  “这要是人多欺负人少?”

  “你俩也是tm有种,拿个小破b刀就出来玩抢劫,你行事?”司机挺横的往前跨了一步。

  “草,那真不巧,你喜欢人多欺负人少,我比你还喜欢。”话音落,那十来个非主流,葬爱家族以及社会摇的兄弟们站出来,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把砍刀,甭管他们敢不敢下手,气势一定要在。

  这帮司机大多数都是三四岁岁,他们最怕的不是差不多年纪的对手,而是年轻的小b崽子,这些人下手没个轻重。

  你要说让他转身回去吧,那铁定不行,自己拉着货,搭着油,再回去,那啥时候能出来啊?

  你要说不回去吧,一会真干起来明显不是对手。

  你要说报警吧,那更不可能了,他们既然敢光天化日的这么做,肯定是后面有人了。

  就在他愣神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段宏楠上去就是一刀背乖这司机脑袋上了,司机还没来得及还手,就给吓倒了。

  “都tm别动。”

  段宏楠动手的时候,李阳领着那十个社会人指着另外五个人凶狠的瞪着他们。

  “我不跟你废话,今天这车你甭想走,哪拉来的回哪去,听明白了?”

  段宏楠指着司机问道。

  “明……白。”

  司机吓出冷汗应道。

  “滚!”

  “哎!”

  他们走后,李阳低头拿出手机给我发了短信:“哥,他们都走了,接下来怎么整?”

  ……

  陈氏集团工厂,陈杰看着走了不一会儿又返回来的司机问道:“你咋回来了?”

  “哥,我们让人拦了,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让人拦了?”

  “是啊,一帮人拎着砍刀在英雄墓那了,说啥不让过去,硬走就干我们,你看看我脑袋上这包就让他给干的。”司机指着已经肿闹起来的后脑勺挺上火的说道。

  “这帮b,等会我找人给你们送过去,我看看他能咋的。”陈杰脑海里第一个寻思的就是我找人的,当下心里就tm火了,这腿上的伤一起算吧。

  江湖恩怨江湖了。

  陈杰拿出最新款的爱疯x:“给我打电话码人,把聚义堂的人都给我叫着,我看看张耀阳tmd能咋的!”

  二十分钟后,陈氏工厂门口停着大大小小车辆二十余台,上面坐满了人,这些人全都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平日里就在各个场子玩的小青年。

  “一人一把砍刀,给我tm干就完了,新账老账咱们一起算,今天我就让张耀阳试试我陈杰的能量,我不砍人,真tm忘记我是混得了。”

  陈杰意气风发的带着一大批人奔着英雄墓走去。

  ……

  另外一边,丫丫不解的看着我:“为什么让李阳那帮人退啊?”

  “不退等着让陈杰砍啊?陈杰这个b养的,本来心里就有怨气,这一下让我祸害一下子,肯定老不爽了,多半带兄弟要去砍我呢。”

  “那你就这么跑了,显得多怂啊,干他们啊。”

  “我要想武力跟他支扒早就支扒上了,现在是什么时代,法制时代,我跟他们扯那个呢,打电话报警就完了呗,他找去的人肯定都tm有前科,我让我健洲叔随便找几个借口就能给他们扣压一阵子,而我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内,将那些倒戈的人在重新给拽回来,我让他嘚瑟!”我挺阴损的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