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真损!”

  “对比于陈杰的损,我这点损算什么,难不成你真想让我跟他拎刀拎枪的去干啊,现在是什么时代?”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是拼智慧的时代,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铤而走险,刀剑无眼,万一我tm意外被砍死,你咋办?”

  “我嫁给别人吧,哈哈哈。”丫丫说完自己都笑了。

  “我让你嫁给别人,我让你嫁给别人。”我直接上手了,去抓她痒痒,我们在车里就闹了起来。

  “你健洲叔不是回h市了,怎么又调回来呢?”闹了一会儿丫丫就求饶了。

  “不清楚,工作需要吧,听说是好像在这边更有发展,上头有人员变动,具体的我也不怎么清楚,你知道的那些大人物博弈,像他们那种就只能任由摆布。”

  “哎,即便强如健洲叔这样的高官,最后也只是听人摆布的命。”丫丫莫名的感叹着。

  ……

  英雄墓,高速公路上!

  陈杰牛b闪闪的领着一帮人到位了。

  哗啦啦,车门子打开,瞬间跳下来好几十人,陈杰指着那台面包车:“给我tmd砸!”

  人群如潮水一般涌去,叮咣对着车门一顿砸,一个青年喘着粗气说:“杰哥,这里也没人啊?”

  “没人??”陈杰愣了下,随后迈着大步走了过去,往里一看,果真没人。

  他谨慎的扫了眼四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健洲叔带着警车过来了。

  “全都给我蹲下,抱头!”

  这帮警察拿着防爆盾,手持电棍,健洲叔等人站在警车门口,拿着喇叭冲里面喊道。

  “什么情况?”青年懵b了。

  “让你tm蹲下听不着么。”健洲叔拎着橡胶辊往前走了几步,冲着他们脑袋咣咣的往下砸。

  “这个b阴我们。”陈杰铁青着脸,捂着被砸疼的脑瓜子蹲在地上。

  “有人报警你们黑社会火拼,在场的人全都给我带回去!”张健洲一声命令,众人鱼贯而入上了警车。

  “警官,我们是良好市民怎么能是黑社会呢?”陈杰委屈抱怨。

  “良好市民拎砍刀砸人家车??废话什么,给我上车!”

  “我这工厂一秒钟几十万,你给我抓进去了,工厂那边耽误的钱你报销?”

  “你tm咋不说一秒钟几百万呢,有那时间不在工厂赚钱跑这来干什么!”张健洲对他们这种人自然是没有好感的,连拽带踢的让他们上车。

  “呦,警察也动手,当心我告你欺负好市民!”

  “呵呵,你tm能出来再说吧。”

  陈杰一听这话,心里暗道一声完了,你个死b张耀阳存心坑我。

  等都上了警车以后,张健洲给我打来电话:“耀阳,你只有四十八个小时,四十八小时一过,我必须放他们出来了。”

  “知道了。”挂了我健洲叔的电话,我又给段宏楠打了过去:“按照我的计划行动。”

  “明白!”

  ……

  两天后,某个大饭店的包厢内,里面坐了二十多个工厂的负责人。

  这帮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将这些人叫来做什么,心里很是没底。

  我指着饭菜冲他们呵呵一笑:“小酒薄菜,大家都别介意,吃哈,吃哈。”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大肚腩,他是方便面工厂的经理,冲我说道:“张总,想必您今天来找我门不是为了吃饭这么简单的吧,有什么事咱们可以直接说吗,不然这饭吃的也不踏实。”

  “哈哈哈,可以。”

  我大笑两声,随后我走到正位那里抽出一张凳子缓缓的坐了下去:“我想问问各位老板之前一直跟我们沈家合作好好地,为什么忽然冒着风险去了陈杰那边?不用我多说你们也应该知道沈家是靠什么起来的,我真的很好奇,陈杰给了你们多大好处,让你们可以心甘情愿的去那边?能跟老弟说说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吭声的。

  也是,这种人没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大家的反应也都在我意料之中,我点了颗烟,缓缓的站起身,双手扶着桌子目光扫过众人又道:“不瞒你们说,现在站队还来得及,别说到时候我给陈杰清出去你们在站队,到时候别老弟翻脸不认人。”

  对于我这种威胁的话让他们感觉挺不爽的,刚刚那个大肚子中年皱眉问我:“都知道沈家一心奔着国外的事业去整,东西南北四条线已经混乱不堪,他们根本无心打理,而陈杰的出现正是准备想要将这混乱的局面重新规划整理,我们是生意人,你们江湖上的那些事我们参与不着,就是想本本分分的赚钱,谁想当个好领导,我们自然拥护谁。”

  我笑着摆摆手:“叔,咱都是成年人了,你说的那些话骗骗小孩子的话行,骗我你觉得我信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沈家并没有放弃这边的公交线,不然也不会派我过来整理,对吗?”

  “你一个年轻的小孩能整理成什么样,就拿陈杰来说,沈浪大哥不出面,你斗得过他吗?”

  “我要是没点本事,我舅也不会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陈杰他是地痞流氓出身,他的眼神格局顶天在东南西北四条线,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一旦沈家的生意扩张到国外,到时候给我们这边带来的效益会是什么样的?不说别的,淡淡是市场流通这一块,也远比光在国内销售这一块来的多吧?”顿了顿,我又说:“前阵子我旗下工厂着火这事大家也都听说了吧,都是做工厂的,肯定把安全放在第一,而我着火的那个工厂不敢说在安全这一块数第一,肯定也是兢兢业业,就算出事故着火也得是那些老工厂或者新工厂,对吗?可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工厂着火呢,因为这是人为的,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他陈杰,试问一个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竞争使用卑劣手段之人,你们又是怎么放心跟着他一起做事呢,难道不怕最后被他搞一下子?现在我们这边没倒呢,他可能会给你们一些甜头,一旦我们这边倒了,东南两条线彻底归他所有,到时候他将给你们的那点利润都抽走,你们哭都没地方哭?别告诉我你们要反抗,一把火点了你们工厂,不麻吗都?”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火是陈杰放的呢?”有人追问。

  我再次笑了笑,将手里的烟头扔地上用脚踩灭:“我这人呢,从来不打没有脑子的仗,我既然肯说他那肯定就是他了。”

  说完,我看了眼李阳:“让他们把人带进来。”

  片刻后,段宏楠跟丝袜平带着陈文就进来了。

  陈文进来后所有人都愣住了,而陈文则是站在我旁边不吭。

  我指着陈文向众人问道:“这个人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吧?”

  众人点头:“知道,陈杰的哥哥。”

  “是的,陈文你自己说。”

  陈文脸色挺难看的,出卖自己弟弟这种事真的挺不堪的,可他没办法。

  “陈杰为了让张耀阳工厂的人没地方上班,找人点的火,炸了他们的工厂,断了他的后路。”

  “真的假的,他竟然干了那种丧心病狂的事?”

  “真的,因为这个人就是我跟另外一个青年去做的。”陈文咬牙承认了。

  全场哗然!

  ……

  就在一天前,段宏楠接到我的电话以后,说了句“明白”后就挂了电话。

  “耀阳哥怎么说?”

  “按计划进行!”

  “我给丝袜平打个电话,一起整。”

  “妥了!”

  下午,陈文坐在办公室里呆着没什么意思,满脑子都是百家乐的画面,一时间手痒的不行,上财务那支了五万块钱,揣包里就去玩了。

  受陈杰的影响,陈文呆着没事也喜欢去赌两把。

  这玩意玩好了,一场下来比他半年工资都多,诱惑力实在太大。

  可陈文不知道是点子背还是昨晚和大姨妈没走完的小姐在一起了,点子特别背,压啥啥不中,五万块钱没有几把牌就给输没了。

  心里挺tm上火的他寻思上楼在找个小姐窜窜点子,这是所有赌客的潜规则之一。

  一旦输钱以后,他们从来不找任何原因,就以为是运气不好,找个小姐窜窜壳一下窜窜运气。

  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姑娘,二十三岁主动走到陈文面前:“大哥,玩一下啊?”

  陈文瞅了眼这姑娘长得也挺好看,身材也好,活肯定更没问你了,于是搂着她就去开房了。

  一进屋陈文就将她往床上一扔,怒气冲冲的收拾她,将赌桌上受得气全都撒在她身上了。

  可就当他激战的正嗨的时候,段宏楠,丝袜平,李阳等人咔嚓一下打开门,进屋就是一顿狂拍照!

  “你们tm什么意思?怎么来的??”陈文见到段宏楠本能的就有点哆嗦。

  “哥,他强见我!!”床上的姑娘一把扑进段宏楠怀里,嗷嗷一顿哭。

  “我tm强见你??”陈文愣住了。

  “照片都拍了,人证物证都在你还不承认?报警,判死他个b养的。”

  陈文瞬间明白了,这是在坑自己!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