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想怎么样?”陈文害怕了。

  “不想怎么样,跟你做个交易。”

  此刻丝袜平就是三个人里辈分最高的,他慢悠悠的开口说道:“陈杰找人炸的工厂这事,我想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

  “好,既然你嘴这么硬的话,那行,露露,咱就告她强见你,我看看能不能蹲到他死,哦,忘了告诉我,我也是前阵子刚从里面放出来的,等你进去我一定让我那群兄弟好好照顾你。”丝袜平摸着他那锃亮的脑瓜子特痞气的说道。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听不懂是吗,你呢现在要么跟我们合作,我们不仅保你没事,还让你享受荣华富贵,地位飙升,要么呢,告你强见,看看你那混子弟弟能量大,还是我们沈家能量大。”

  好几次他们都是自称张家人,但被我给阻止了,毕竟现在是跟着沈浪玩,自立门户的话,会引起沈浪那边的反感,这个是没必要的。

  他会觉得你是一头养不大的狼。

  “你们让我出卖我弟弟?”

  “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说是为社会除害。”丝袜平歪着个脑袋斜眼看着陈文:“我的耐心有限,你自己选哈。”

  房间忽然就沉默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陈文现在的情况就是出卖自己弟弟,可能都混不下去了。

  如果不出卖自己的弟弟,那么自己一定会进去蹲死,然后在监狱里被人或害死。

  有些时候亲情是经受不住考验的,往往一套房产就能让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荡然无存,更何况还是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人又怎么不会为自己去考虑呢。

  “我弟弟是社会人,我出卖他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我。”

  “拜托,你弟弟炸人工厂属于教唆犯罪,强杀老范,属于直接杀人,他进去,一定死刑!而你到时候不仅接受他名下所有的财产,社会地位也会直线飙升哦。”

  面对这巨额利益陈文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怎么保证你们所说话的真实性?”

  “因为你没的选择,只能跟我们合作!”丝袜平自负一笑。

  “你当我傻?如果我出卖我弟弟,让警察知道了是我去炸的工厂那岂不是……”话说到一半,陈文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捂嘴。

  “哦,你终于承认是你炸工厂了是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狡辩了,都录下来了。”李阳将兜里的录音笔拿出来晃了晃:“别挣扎了,我的宝贝儿,跟我们合作或许是你唯一的出路!”

  陈文神色一暗,终于全盘交代!

  ……

  “怎么样,现在大家是想跟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合作呢,还是愿意我们沈家继续合作呢?”

  待到陈文全盘拖出实情后,我笑眯眯的看向众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在看看你,还是那个大肚子男人开口了:“不瞒你说,我们这些人做的都是小本生意,正经生意,不想惹江湖大哥,也不想地痞流氓,谁给我们的利益多,我们自然愿意跟谁合作,陈杰他保证给我们每年百分之五的返利点,所以……”

  “每年我们给你们百分之二十的返利点!”

  “这!”

  我扭头看了眼李阳,李阳从兜里拿出二十多分合同放在桌子上。

  我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继续跟我们沈家合作,这份共同有效期,十年,我愿意每年返你们二十个利润点,如果你们不愿意跟我们合作,那你们就等着看我跟陈杰谁能倒台。”

  众人看着我自信满满的样子,那个大肚子男人说:“可以让我们私底下商量一下吗?”

  我摇摇头:“不可能,就现在,相信我们沈家实力的你就签,不相信的你就不签,我们不需要有任何合作,记住,今天我来找你们是给你带来好处的,等于说主动给你们送钱,但却不是来求你们的,如果你们不签,那弟弟丑话摆在前面,无论黑白两道,我绝对让你们拉不出一车货,进不了一个零件!”

  我霸气的样子完美的征服众人,最终那个大肚子男人率先咬牙:“反正我也没跟陈杰签合同,大家都是口头上的协议,万一张总哪天真的倒了,陈杰一家独大,说反悔就反悔了,在这个利益至上的年代里,我宁愿相信白纸黑字的合同,我签!”

  有了带头的,剩下的基本全都跟风了。

  “我签。”

  “我也签!”

  ……

  在场二十多个人全部妥协!

  “好嘞,谢谢大哥们的抬爱,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咱赚钱就完了,这样,小弟还有事,大哥们吃好喝好,就不陪你们了。”

  “张总,慢点,我送送你。”

  我们这帮人离开了,这二十个来个人都出来送了,等看着我开着保时捷拉风的离开之后,另外一个青年问道:“吴总,为什么这次又看好沈家?”

  吴总意味深长的说:“人在做,天在看,陈杰炸了工厂的事,外行人看热闹,我们内行人基本都是心知肚明的事,但你沈家,非但没有发怒,也没有乱了手脚,一切都是那么的淡定自若,而且陈文做为他的哥哥都已经叛变了,这个陈杰摇倒了!”

  “那你说他们给咱们的百分之二十的点是真的吗?”

  “肯定是真的,但是咱们都不能要,先看着吧,等陈杰倒了以后,每年还要想办法把这钱给他们送回去。”

  “为什么??到手的钱在给他?”

  “当然,如果你想死的话,可以留在手里。”

  “不是,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呢?”

  吴总白了他一眼:“咱们原先就跟沈家合作,后来出卖沈家,转头跟陈杰合作,等到陈杰倒了以后,我们怎么办?要是你,会重用曾经背叛的人吗?刚刚张总的做法就是在告诉我们,沈家可以做的很仁义,也可以做的很绝情,关键看我们懂不懂事,这是在给我们机会。”

  这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呢,陈杰倒了,我们也抱团呢?”

  “那他就会逐渐将我们击散,不是我埋汰你们,就你们这一格格的,刚才屁都不放,全都是我在说话,如果陈杰倒了,下一个找麻烦的就尼玛肯定是我,我才不当那个傻*,我活着是为了赚钱!!”

  ……

  红色铁皮房,我心情愉悦的在院子里哼着小曲,躺在摇摇椅上,旁边丫丫在那给我换药。

  丝袜平摸着大脑瓜子走到我面前非常不解的问道:“耀阳哥,为什么咱们现在有了证据,你不将陈杰直接交给警察局呢,就不怕到时候陈文在叛变?”

  “陈文傻你也傻?你一天少tm玩点袜子吧。”

  “啥意思啊,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呢。”

  “你在里面学过法没?”我坐起来问道。

  “别tm动,抹药呢。”丫丫咣的照我胳膊就是一下子,疼的我呜嗷一声直抽抽,那帮人就在那乐。

  “当然学了,天天背!”

  “陈文说陈杰炸工厂就是他炸的,陈文说陈杰杀老范就是他杀的?这玩意不得讲证据么!来,我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

  冲丝袜平耳朵跟前特小声的说着接来下的目的,听的丝袜平拍案叫绝:“哎呀我草,耀阳你这脑袋这么好使了!”

  我嘿嘿一乐:“那必须的。”

  “行,那我去办了。”

  “嗯,小心点!”

  “你俩又聊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丫丫说:“我看你就是不想娶我,直接将陈杰告上法庭得了,简单粗暴快。”

  我摇摇头:“不行,东南这条线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真正的目的是整合东西南北四条线!!”

  “啥意思啊?你还要找阿文算账??”丫丫瞪着眼睛问道。

  “阿文,阿武,我tm不会放过他,碍于我老舅这方面的关系,我tm不能动手,但老子能借刀杀人。”想起那晚皇妃跟我说的话,我便忽然意识到,如果不干掉阿文,将是我们心里永远的痛。

  “张耀阳,他的背后是三合会,你别惹他了!”

  “他背后就是猪食会社,我tm也弄他。”

  丫丫这脑袋转的多快啊,忽然就生气了:“你还在意你跟皇妃分开的事,如果不是他,你们就不会分手,对不对!”

  我无言。

  “哼!”

  丫丫哼了一身,就往院子外走。

  “哎,你干嘛去?”

  “要你管!!”

  “你是我媳妇我能不管嘛。”

  我直接将丫丫抱起来,只能撒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来哄她:“我要灭阿文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沈浪跟王威他们的意思,毕竟这是s海,肯定不允许外来的势力入侵,一旦他们做强大了,到时候就会威胁沈家在这边的地位,我老舅跟三合会的老大有合作,不得已才将西北那边最乱的地方分给他,里面还有一个目的,就希望阿文他们能在那边倒台,可据最新的消息传来,阿文已经快要将那边归拢整齐了。”

  丫丫听后,气消了很多,但仍要走。

  我就问她去哪儿,她回了一句让我挺崩溃的话。

  “我看前面稻田地里有种萝卜的,我去薅点萝卜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