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从出生时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至于后来为啥越来越接地气,越来越像个农村娃,我怀疑就是从初中那会上我家抓大鹅开始。

  如果她不是初中的时候认识了我,那么她可能还是那个啥都不懂得大小姐。

  哎,这就是命吧。

  不过她这个样子是真招我喜欢。

  丫丫光着两个小脚丫子就在地里薅萝卜,时不时的冲我喊一句:“你在那傻站着干嘛呢,过来帮着一起薅。”

  ……

  这个夜晚,透过月光,看着丫丫啃大萝卜的样子,我心想,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娶回来,要尽快去娶!!

  段宏楠在帮我解决完这边的事以后这才回了家去看望他的奶奶,按照他的话说,我这边没解决完,他走了以后心里也惦记个事。

  晚上,丫丫躺在我的胳膊上问我:“胳膊还疼吗?”

  “不疼了啊。”

  “差不多了。”

  “啥啊?”

  “带你纹身去呀。”丫丫咬着手指头充满遐想:“我想过了,到时候你全身上下都是纹身,脚下配着一双老北京布鞋,妥妥的社会我阳哥,老帅了。”

  “那啥玩意啊,你就不能给我配上西装革履?那种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给我往小流氓身上配,你啥居心。”

  “前阵子你不就是西装革履,说实话你这个年纪还是有点年轻,穿西装有些别捏,我想好了,年轻的时候就要张狂一些,按照我说的那么穿绝对靓,穿西装的痞子,这样才帅。”

  “拉到吧。”

  “肿么滴呢,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那倒不是,你看看那些一个个穿的跟营养不良是的,我受不了那种。”

  “那种是十六七岁的小孩穿的,谁说要给你穿成那样了,我绝b给你打扮的超霸气,相信我就完了。”

  在家里,丫丫始终都是那个不由分说的存在,也罢,她愿意怎么鼓捣我就怎么鼓捣去吧,我反正对个人穿着没什么追求。

  ……

  几天后,公安局门口,陈杰抻着懒腰:“*你妈的老子终于出来了。”

  然后看了眼空荡荡的门口,怎么都没人接自己?

  陈杰心情烦恼的拨出电话:“陈文,你怎么回事,我都出来了,还不过来呢?”

  “路上堵车,马上到了!”说完陈文便挂了电话。

  “嘿,我草?现在跟我说话都这个态度了吗?”陈杰跟陈文是亲哥俩,但陈杰这个人比较痞气,在气势上一直都压陈文一头,陈文向来对他是言听计从,陈杰说什么,陈文听什么。

  可从刚刚的电话来听,这个陈文好像有点不服自己的意思啊。

  滴滴滴……

  不远处传来不耐烦的喇叭声,陈杰寻声望去,只见陈文开着自己的宝马停在路边,陈杰迈步坐了上去:“给我整颗烟,憋死我了。”

  陈文丢给他一条大中华:“呐。够你抽几天的了。”

  陈杰乐了:“呦,对我挺好啊,今儿咋这么大方了。”

  “呵呵。”陈文笑了笑,从兜里又拿出一张银行卡冲陈杰说:“这张卡里有五十万,你不挥霍的话足够你很好的生活一段时间了,拿着钱出去躲躲吧。”

  “啥意思??”陈杰懵逼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

  “小皮(跟陈文一起放火炸工厂的)给你出卖了,跟张耀阳那边全盘交代出你致使他杀人放火的事,另外,跟咱们之前合作的那些厂子让这张耀阳不知道以什么名义给他们拽回去了。”

  陈杰听完以后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你进去的这四十八个小时之内的事。”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也来得太快了。

  陈杰烦躁的锤了一下车门子:“不对啊,张耀阳要是有我的犯罪证据怎么不来警察局告我?而且小皮说是我就是我啊。他有个屁的证据,我咬死不承认他能咋的?”

  陈文一愣,知道自己的这个谎言就要被拆穿。

  陈杰斜眼看向陈文:“阿文,咱俩是亲哥俩,你不会出卖我了吧??”

  陈文看向窗外,默默的抽了一支烟:“没办法,我也被他算计了。”

  “我去你m!”陈杰揪起陈文的脖领子:“咱俩是亲哥俩,你出卖我??!!”

  “阿杰,我不出卖你,我就进去蹲死你明白吗,他们设计害我,你跟我之间必须得躺一个!!”

  “所以你就让我躺??”陈杰瞪着眼珠子满脸的不敢相信。

  “不然我有什么办法?我进去就得蹲死,而你只要拿钱跑路就没问题,要是你,你怎么选!!”

  “我选你m了个b!”陈杰吼了起来,上去砰的就是一拳:“我找人炸了他的工厂你认为他会放过我吗??”

  “所以我才拿钱让你跑的。”

  “放屁,我难道跑一辈子。”陈杰越说越激动,对着陈文咣咣就是一顿干。

  陈文被打的有点急眼:“陈杰,你tm欺负谁欺负习惯了。”

  陈文还手了,哥俩就在车里撕扒起来。

  四十八个小时之前,陈杰还是意气风发,转眼间人财两空,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于是乎,打着打着就打急眼的陈杰,抽出车垫子底下的弹簧刀奔着陈文的胸口扎了过去,咣咣连扎数刀:“c你个m的,咱俩是亲哥俩,你因为张耀阳那个兔崽子出卖我,吃里扒外,我弄死你!!”

  陈文在短暂的挣扎后,停止了呼吸。

  不远处丝袜平拿着照相机将这个画面全部照了下来。

  见到陈文不动弹了,陈杰立马意识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慌张的扫了眼周围,然后又看了眼公安局三个字,立马出了一身冷汗。

  我tm在干什么,这是我哥,我怎么给他干死了!!

  短暂的冲动过后,是无尽的害怕。

  咕噜,喉结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然后将陈文诺在副驾驶,自己开车直奔外环走去。

  丝袜平迅速跳上车冲李阳说道:“快点跟上!”

  紧接着拿出手机给我打了过来:“耀阳哥,跟你想的一样,冲动的陈杰给陈文干死了!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动手,在公安局门口就给人干死了。”

  “这么快?”我愣了愣,人我的想法是陈杰知道陈文出卖他以后会在别的地方动手,没想到让愤怒冲昏头脑后的陈杰竟然在这里就动手了。真的是智障!

  “哥,他现在往外环开呢。”

  “你俩远点跟着,小心点!!别让他发现了,万一发现不要恋战,第一时间回来,这b货可能要疯。”

  “知道了。”

  挂了电话,我心情舒适的搂着怀里的丫丫:“恶人终究有恶报,陈文让陈杰干死了。”

  “啊??亲哥俩干死了?”

  “在金钱这一块,亲情有些时候真算不了什么。陈杰指使陈文去炸人工厂,让二十几人无缘无故的死亡,你认为老天会让他很好的活下去吗?等他下了地狱,多少怨鬼要找他的,呵呵。”

  “咦,别说了,整的怪吓人的。”

  我笑呵呵的mo了mo丫丫的(眨眨):“媳妇还有两步,等着这两步走完,我就娶你。”

  “好吖,老娘活了二十五年,终于tm要嫁出去了,不容易啊。”丫丫抻着懒腰无比开心的说道。

  呃……说的就跟她嫁不出去是的,就咱丫丫这逆天颜值,只要点点头,缺男人吗?

  “丫丫,这两天你回公司去吧,而且你去方柔家住吧,就别在我这呆着了。”

  “我不怕危险的!”

  “我知道你不怕危险,但我怕,你在这里有些时候我放不开手脚,老爷们出去办事不能什么时候都带着你,你在家里我还不放心,而且这几天你把唐糖也带走吧,陈杰这小子估计要发疯,我怕你们几个女人会受到伤害,潇洒哥现在这么迷恋唐糖,不能让你们出事。”

  丫丫在大是大非面前始终是一个很讲理的女人:“行吧,公司那边交接的差不多了,我让铂叔跟潇洒哥过来帮你吧,我带唐糖先回公司那边了,等着你处理完江湖事,过来娶我,但你记住!!一定要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来娶我,能答应我。”

  “肯定能!”

  “拉钩。”

  “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幼稚!”

  ……

  不知道开了多久,不知道开了多远。

  等陈杰停车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他将车停在路边,然后背着陈文已经死透的尸体就往树林里钻,随后又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铁锹就在那挖。

  车里的李阳看着这一画面有些恶寒:“这个连自己哥哥都干死了,还有人性了吗?”

  “她有人性就不能炸工厂,无视那些人的生命了。”丝袜平低着头跟小姑娘聊着天,并且以三百块钱的价格成功买到一条穿了七天的原味重口味内裤!

  树林里,月光下,看着已经死透的陈文。

  陈杰将其扔进深坑,一点点给埋上,嘴里不停念叨着:“别怪我,是你逼我的,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家里的父母你不要担心,我会替你照顾好的,嫂子我也会照顾好的,你的孩子我肯定让他上大学,安心的走吧。”

  说完,一铲又一铲将其埋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