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陈杰消失在这夜色之下。

  ……

  看着陈杰离开之后,李阳跟丝袜平拿着铁锹就下了车,两个人奔着那个树林里神神秘秘的跑了进去。

  然后两个人一顿挖,最终将陈文的尸体给挖出来。

  陈文猛地睁开眼睛,吓了他俩一大跳!!

  “我草,诈尸?”

  “救……我。”陈文虚弱的喊道。

  原来陈文根本没有死透,刚才在车里,陈文见陈杰对他动了杀心,只好装死。

  犹豫陈杰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中,也没注意到陈文那微弱的气息!

  片刻后,铁皮房内,丝袜平跟李阳拉着陈文回来的时候,我都吓了一大跳:“没死??”

  “没死,还能抢救一下。”

  “太好了,天助我也!”我想了一下,挺高兴的回到屋内,拿起电话给秦子晴打了过去:“晴晴,嘛呢?”

  “给孩子听胎教呢。”

  “是不是要出生了?”我愣了下问道。

  “马上了,就这几天,在医院呢。”

  “这么快?”想到自己还是个懵懂少年时最喜欢的那个姑娘终于是要当妈妈了,弄得我心里还挺不得劲呢,始终忘不掉坐她后面拨弄她马尾辫时的模样。

  “嗯啊。”

  “那你这个音乐放的不对呀,你得拿个点钱机放你肚子旁边那才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去你的。”秦子晴本来听的挺认真,结果是我扯犊子的话,笑着骂了我一句。

  “嘿嘿。”我笑了笑:“对了,你的那个私人医院还在吗?就是关精神病人的那个医院?”

  “在啊,咋的了?”

  “一两句说不清,你在哪个医院给我发个地址,我去看看你吧。”

  “行啊。”秦子晴很爽快的答应了。

  “丫丫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丫丫拿着手机问道。

  “回市里去医院看看晴晴,她要生了。”接着我又对丝袜平说:“先给这小子送附近的医院里抢救一下子,回头我给他安排个地方!”

  “好。”丝袜平应了一声,随即跟李阳两个人便离开了。

  而唐糖是不敢自己留在这里了,也就跟丝袜平他们一起离开了。

  我则是跟丫丫走了。

  村里的小门诊,大夫扶了扶眼镜片子:“我收不了。”

  “怎么滴呢?”

  “这tm人都要死了,送到大医院还能抢救活,在我这万一死了怎么整?”

  “死了算我们的,快点吧,着急救一下子。”说着丝袜平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大夫。

  大夫平常就靠给那些司机打个感冒针赚点钱,也就几十块钱,这丝袜平忽然甩出五百块钱,甭管能不能救活,这活也接了。

  这可苦了陈文,大哥们能不能不拿我的生命开玩笑?

  “你在这陪着吧,我外面抽会烟。”丝袜平拍了拍李阳的肩膀,随即走到门口凑到唐糖身边问道:“唐糖你跟我潇洒哥老弟处对象呢?”

  “他不说是你哥么?”

  “你听他吹牛b吧。”丝袜平龇着牙乐道:“那啥,你平常有穿完不想洗或者不想要的袜子跟丝袜啥的么?”

  唐糖忽然就不说话了,眨着大眼睛看着丝袜平。

  丝袜平有点紧张:“咋不说了?”

  “他们都叫你丝袜平,原来你的恋舞癖好是真的,我还真有,但是潇洒哥明确告诉我不让我给你。”

  “为啥?”

  “他说你们是兄弟,我要是卖给你,他心里别扭啊。”

  “也就是说你不怎么在意这事呗?”

  唐糖的心里一直住着一头小野兽,对于潇洒哥的那些奇葩武功都能接受,别说丝袜平的恋物癖好了,她真的能接受,而且本身就是自己不想要的不想穿的了,扔了也是扔了,给人也是给人,无所谓啊。

  唐糖随意的耸耸肩。

  “如果我跟潇洒哥商量明白了,你是不是就可以给我?”

  “当然。”唐糖点了点头。

  “行!”丝袜平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组织了一下语言就给潇洒哥打了过去:“流窜稀干tm啥呢接电话接这么晚??”

  “赤木肛门,啥事?”在斗嘴这一块潇洒哥真没服过谁。

  唐糖听着他俩互相喊对方的名字忍不住捂嘴偷乐,这都是啥名字啊。

  “跟你商量个事。”

  “放!”

  “你媳妇那不要的丝袜跟袜子扔也是扔了,给我呗,你知道我光棍一个,现在兜里还没啥钱,外面卖还怪贵的。”

  “滚,不行,那是我媳妇!!!”

  “我又没玩你媳妇,丝袜扔也仍给我咋的了?这么不够义气么。”

  “那是义气的事么,我只要一想到你拿我媳妇的丝袜干那种事,我就迷糊。”

  “草,这时候你迷糊了,当初咱俩快活的时候你咋不迷糊呢。我又不是睡你媳妇,就是玩玩袜子都不行啊。”丝袜平要急眼,故意将声音整的挺大。

  “你tm小点声,别让唐糖听到了,我*你大爷!那玩意能一样吗,我的哥,这样吧,回头我把我的袜子给你玩行不?”

  “我怕小**烂掉。”

  ……

  另外一边,在去往医院的路上,我买了点水果,买了箱奶就去看秦子晴了。

  车上丫丫拿着手机在狗刨app上看直播,看的那叫一个认真。

  “我看你现在不看小说了呢?”

  丫丫摆摆手:“刷小视频多有意思昂,你看你爸当初建立的品牌,我这当儿媳妇的不得支持一下嘛。”

  “没毛病!”

  “哎,你给我讲讲你跟小仙女的故事呗。”丫丫忽然将手机扣在胸前冲我说道。

  “有啥可讲的,都过去了。”

  “讲一个呗,呆着怪无聊的。”

  “行吧,那就讲一个吧,还得从我第一次认识她说起……”我寻思开车到市里的医院还得两个多小时,呆着也是呆着那就讲一下吧,反正没啥见不得人的事。

  啪!

  丫丫一个大飞脚就蹬我脸上了:“不要个脸,还没讲呢就一脸的深情,咋的你后悔了?”

  “……!”

  我tm当时就无语了,要说女人在不讲理这一块没谁了,要讲的是她,我讲了不满意的还是她,我看好了,这是明显呆着没事找理由欺负我呢。

  果然,丫丫见到我那委屈的小表情之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逗你玩呢,你还当真了,诶,你看这个是不是小仙女。”

  我斜眼看了下还真是小仙女,她跟之前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清纯可爱,只不过更有女人味了,这么久没见小仙女了,貌似这个姑娘也长大了。

  “是她。以前我俩还用这个号没事拍小视频呢,呵呵。”

  这么一想,似乎每一个女孩子都在我特定的青春年龄段都出现过,她们承载了我所有的青春回忆。

  我想这也是不管她们怎么对我,我也对她们恨不起来的真正原因。

  似乎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说我恨她们,甚至还想杀了她们。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当我在回忆起她们的时候,脸上除了笑容就没有其它表情了。

  人们总说青春,那么青春的含义跟定义又是什么呢。

  不就是那些出现在你生命里又承载你的回忆拼凑出故事的那些人么。

  “我在看看。”

  说着我又看了一眼,是小仙女跟她现在的老公在直播时的样子。

  “看着没够吧。”

  “不是啊,随便看看嘛,丫丫你应该有自信,这些姑娘怎么能跟你比,单凭你是我张耀阳第一个主动开口说要结婚的女人,这一点就够你臭屁一辈子的了。”

  丫丫切了一声:“那你在看看下面的评论。”

  然后我就看了一眼,紧接着我就不说话了。

  因为上面写的全是张耀阳呢?你之前的男朋友呢?你们谁甩谁呀,你们不在一起拍视频了,我就不看了啥啥啥的。

  基本全是这样的话,这些人好多都是小仙女刚当网红时就出现的粉丝,他们见证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人总是念旧的,所以当这些人看到小仙女的结婚对象不是我的时候,就纷纷用语言威胁小仙女。

  什么不是张耀阳就取关等等的话。

  殊不知在他们难受的时候,小仙女的心里是最难受的。

  她也想唯爱一人,终其一生。

  可现实就是这样。

  小仙女只能一遍遍的说她现在的老公很好,很恩爱。

  但那些不知情的观众并不买账,都以为我才是最适合小仙女的那一个。

  然后小仙女终于承受不住,在镜头面前哭了。

  这时候礼物唰的飞起,向着她说话的声音也出来了。

  只是我的心却跟着无比难受起来。

  当初因为皇妃,我等于说是主动抛弃了小仙女,而她独自承受着压力,却也不愿意在观众面前说任何关于我的坏话,我的心能不难受么。

  “关了吧。”许久后,我情绪不高的说道。

  “难受了?”

  我点了点头:“是我出现在她的青春,陪她过了最璀璨的日子,却也留给她一辈子的伤痛回忆。”

  “耀阳我觉得你应该出面了。她是一个女孩,都被人逼哭了,也没说出你当年半点的不是,而且我相信小仙女现在的心里也挺难受,甚至不知道她选的现在这个老公到底对不对。”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放下过去?”

  “你要信我的话就这样……”

  丫丫冲我小声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