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定了丫丫的办法后,我便不做任何犹豫,或许这一次的做法,希望可以让小仙女正确的认识自己现在选择的这个男人是对的。

  ……

  两个小时后,我们抵达医院。

  丫丫对我说:“你上去吧,我就在下面等你。”

  “不一起进去吗?”

  丫丫摇摇头:“我对她不感冒,你进去就行,免得我在场你跟她整点温情的回忆放不开手脚。”

  我笑着摸了摸丫丫的脑袋,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医院晚上挺安静的,还有点吓人呢。

  都说医院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晚上自己坐这电梯真的有点毛骨茸然的感觉,总tm感觉背后有人是的,我便只能低着头玩手机,嘴里哼着小曲。

  终于听见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我三步化作两步直奔秦子晴的待产房,见到她正在看电视以后我才松了口气。

  秦子晴比之前更胖了,小脸蛋圆溜溜的,她冲我笑了笑:“来了。”

  我将水果放在柜子上,上手摸了摸她的肚子:“要生了奥。”

  “嗯呐。”秦子晴一脸幸福。

  “起啥名字了?”

  “还没想好,你这么有才给起一个?”

  “拉倒吧,你们老王家的人,我起啥呀。”我摆摆手果断拒绝:“对了,你俩领证了吗?”

  秦子晴摇摇头:“没领。”

  我有点生气:“咋的,那b不想负责吗?”

  “不是,他同意领证的,也跟他前妻离婚了,是我不想领了。”

  “怎么讲?”

  “听他说现在上边动荡,好多人都在寻求自保,挺多人即使退了下来,我们担心有一天他倒了,我们这边所有的账户都要冻结,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名下的房产,全都给我了,公司也都是我的,这样一来,哪天他被双规了,我也没事。”

  秦子晴为自己找好后路。

  我点点头道:“这样也行,你爸妈那边……?”

  秦子晴眼神黯淡下来:“一直都没有联系,我估计他们心里都恨死我了,我还嫁给一个这么老的男人,连证都不领了,就给人生孩子,他们嫌弃死我了,又怎么会过来呢。”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觉得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且生孩子是大事,他们应该会原谅你的,打个电话吧,孩子跟父母之间没有说不开的话。”

  “打吗?”秦子晴呆愣的看着电话,犹豫许久还是没有那个勇气:“算了吧,诶?你找我什么事呀,还问医院。”

  “我这边有个朋友,差点让人干死,还剩一口气,我想留着当人证,可是没有地方藏,我想藏在你的那个医院,但不是跟精神病人放在一起,给他单独弄个房间,请私人医生给他治好,也就这两天,我要干倒一个人。他倒了,我就起来了。”

  “陈杰?”

  “你知道?”

  “昂,你的一举一动老王跟你舅舅他们总聊。”

  原来他们看似不管,实则还是在背地里关注我的一举一动。

  “你别多心,他们也只是怕你应付不过来。”

  秦子晴看穿我的心思解释一句。

  我摆摆手浑然不在意的说:“没事,愿意看就看看呗。那就这么说定了,趁着今晚半夜我给人送过去行不行?”

  “你要是还愿意相信我,你就送呗。”秦子晴微微一笑,话里有话的说道。

  “我要是不信你,我也不能来找你,地址告诉我。”

  “当初我都想害死你了,你还敢信我?”

  “人之初,性本善,人都是会改变的,我愿意相信你还可以回到之前的那个晴晴,那个坐在我前面,用马尾辫天天勾引我滴姑娘。”

  “哈哈。”秦子晴哈哈一笑:“那时候你天天放我自行车气,有一次我爸看见了都要下楼去揍你了,还好让我拦住了。”

  “那不是不知道怎么跟你一起上学嘛,哈哈。”想到当初的那个幼稚行为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低着头将医院的位置发给丝袜平让他们领人过去吧。

  “放心吧耀阳,之前是我钻牛角尖了,感觉全世界最不幸的人是我,现在不会了,我拥有宝宝了,我的心也变得阳光起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会害你,只会帮你。”秦子晴忽然抓住我的手很认真的说:“就让我们做一辈子的最好的异性朋友。”

  “当然!”

  秦子晴挺开心的,拿着手机播出一个号码,简单的交代一声后,对我说:“让你朋友过去吧,那边我安排了医生,让钟不传接待,他们过去就好,你去吗?”

  我想了一下摇摇头:“不去了,就在这陪你聊聊天,就回家了。”

  “嗯,也行。钟不传……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秦子晴犹豫了一下。

  “说了做好朋友的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想抽烟了,叼在嘴里发现场合不对就別在耳朵上了。

  “我挺看好钟不传的能力的,而且我身边也缺个信任的人,所以我才想要挖他,你别生气。”

  “不会,人都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跳槽,换平台也是正常的,况且你的公司本身就比我的大,他能在你那边发展的更好,我也开心,真的。”

  秦子晴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以后若是在生意上有什么摩擦,希望你别介意。”

  我耸耸肩:“公平竞争,很正常。”

  秦子晴抱着膝盖:“告诉你个秘密,你别泄露出去了哈。”

  “嗯。”

  “我想过了,等宝宝出生,我就将公司给卖掉,消停的过着普通日子,将孩子给养大,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活我已经够够的了,你看看,如果资金够用的话,你就收购吧,我低价卖给你。这个公司确实是赚钱的,而且在未来十年之内肯定也是上升的趋势。”秦子晴由衷的说道。

  “这个……我得回家问问迟小娅,由她拍板做决定。”

  “哈哈,你个气管炎,上学就让丫丫管的服服帖帖,到现在还是那么完蛋。”秦子晴笑呵呵的开了一句玩笑后说道:“可以,但是我给你的价格你别往出说,你要是不买,我就高价卖给别人,毕竟之前我有愧于你,就当是补偿你了。”

  “这个以后再议,你先安心的生孩子,丫丫还在楼下,我就不陪你聊了,先走了哈,对了,晚上有人在这陪你吗。”

  “一会儿王威来。”

  “那好,那我就先走了。”

  “有事打电话。”

  “哦了,感谢的话就不说了。”

  “熊样!”

  心情不错的出了医院,我将秦子晴刚刚告诉我的话学给丫丫听。

  丫丫听后觉得如果是真的,那砸锅卖铁也得给收下来,这一下等于说不仅之前那块地又重新属于我们的了,公司将会得到更大一步的跨越,直接挤进中国三百强的企业里!可谓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存在。

  “那钟不传呢?假设咱们给秦子晴的公司收购下来,钟不传你还用不?”

  “肯定不用。”迟小娅说:“我长记性了,以后宁可用陌生人,也不用自己哥们,一件事办不对了,之前的好全给你忘得一干二净。”

  “那怎么行啊,别忘了他跟晨曦。”

  “你等他俩结婚再说吧,他钟不传不是厉害么,自己找下家就完了呗。”

  “这么做是不是有点绝情了。”

  “大哥,你是不是忘记他对你绝情的时候了?收起你那烂好心肠吧,到时候咱们接手了秦子晴的公司,不用咱们吭声,钟不传自己就辞职了你信不?”

  我跟丫丫一边聊一边回了家。

  两个小时后,丝袜平给我打来电话,那边一切安排妥当。

  然后我们便在丫丫家汇合。

  客厅里,我,丝袜平,李阳,潇洒哥,铂叔,唐糖等人悉数登场。

  我叼着烟冲丫丫跟唐糖说:“这段日子你俩就在一起生活吧,晚上别给别人开门,等我将事情解决后,再来接你们回平房。”

  唐糖笑呵呵的开着玩笑:“你可以不用接我回平房的,相比去农村当村花我更喜欢城里的生活。”

  “哈哈。”众人相视一笑。

  “那行,你们两个呆着吧,其他人跟我回平房。”

  “你就这么确定陈杰回去平房找你,万一他们来找这俩姑娘怎么办?不行,我得留下来保护他们。”潇洒哥皱着眉头说:“不是我骚啊,也不是我找借口想跟唐糖在一起,陈杰连自己亲哥哥都杀了的人,万一真来找丫丫她们不好弄,家里得留个男人。”

  “潇洒说的对,要不我留下来也行。”丝袜平跟着说道。

  “谁都可以留,就你留不行。”潇洒哥给拒绝了。

  “咋的呢?”

  “我tm怕陈杰没来,家里袜子没了!!”

  “滚你大爷。”

  “哈哈。”众人再次一笑。

  “好了,不闹了,潇洒哥留在家里保护姑娘,其它人跟我回平房。”我拍拍手,招呼一声,随后一帮人开着车叮呤咣啷放着dj小区返回平房。

  这个夜晚我们谁都没有睡觉,在屋子里喝啤酒,砸金花,玩的不亦乐乎。

  门外,陈杰拎着刀在黑暗中阴沉着脸,张耀阳,老子今晚必须弄死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