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杰是奔着玩命过来的,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动手,等到屋里的灯全都熄灭以后,他才拧开手里的二锅头,咕咚咕咚两口喝进肚子里,壮着胆子就走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听了听,确定里面没有动静以后,一点点将房门打开,他没注意的是,这屋里面的门根本没锁!

  陈杰挥着刀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随后奔着最近的那个人,不管是不是我,抬刀就剁。

  灯在一瞬间忽然亮起,陈杰仍然做着挥刀的动作,然后便屋里站着一排的我们。

  他脸色骤变,用刀尖指着我:“张耀阳,老子今天tm要你命。”

  砰!

  潇洒哥抬枪冲棚顶搂了一枪:“注意你的用词,小鬼!”

  “有枪多你犸避!今天你我之间必须躺一个。”陈杰是真的急眼了,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换做谁,都得疯。

  “陈杰,你已经败了,今天就是给我干躺下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除了心里能爽了以外,又能怎么样呢?”我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让我不好过,你tm也别想好过了。”

  “你找人杀了老范,教唆人炸了工厂,从始至终都是你过来抢我的生意,这怎么就是我不让你好过了,说话咱能讲点良心么?”

  “呵呵呵呵……”陈杰疯癫的笑了起来:“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你说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证据呢?这个世界是讲法律的。”

  陈杰以为我不知道他已经将陈文给杀死的事,以为这是死无对证了,所以他在此时心里还是挺有底的。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陈杰,你说话别那么硬气行么,你要是真不怕,干嘛拎刀来剁我?”

  “老子看你不爽。”

  “看我不爽的人多了,你tm算老几。”我猛地往前跨了几步,直接走到陈杰面前,将脑袋凑了过去,指着自己的头说:“来,你tm是个爷们就剁我,我看看你跟你们家人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就完了!!”

  “……!”陈杰愣了下:“*你妈,你个损蓝紫,别动我父母!”

  陈杰此刻也发现了,段宏楠并不在这些人的人群里,他以为段宏楠去找了他的父母。

  “怎么你不敢砍?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我砰的一脚将陈杰给踹翻,夺过他手里的砍刀指着他:“你tm找人炸工厂的时候咋不寻思寻思被你烧死的那些人都是有父母的人呢?啊!!”

  “少tm在那跟我扯没用的,这里不需要你当好人,我栽了,你有本事就弄死我。”

  “弄死你就如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告诉你,东西南北四条线只能是我们沈家的,别人谁也不好使,谁敢踏入,我就有办法弄死他。”我特霸气的拿出陈杰杀陈文的那些照片扔给他看:“陈杰,我想弄死你,分分钟!”

  陈杰看着这些照片直接愣住了,表情呆若木鸡,慌乱的将照片给撕毁。

  “没用的,这些只是备份,你随便撕。”丝袜平从兜里又拿出之前一模一样的照片。

  “你……”许久后,陈杰耸搭着脑袋:“我认了,你报警吧。”

  “我们想报警的话,哪里还给你拎刀在这里对话的机会?”铂叔叼着烟,双手插兜挺酷的说:“咱们斗下去没意义,而且你在我们眼里只是小角色,给你弄进去了,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对于一个商人来说这不划算。”

  陈杰眉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做个交易怎么样?”铂叔吊儿郎当的咧嘴一笑:“都知道东南是我们张耀阳少爷在管理,而西北则是三h会的人在掌管,可整个圈内的人都知道,无论东南西北,这四条所有的线都是我们沈家的,所以,我的意思你明白?”

  “你让我办了西北那边的人?”

  铂叔点头,随后将兜里阿文跟阿武的照片拿了出来:“你杀一个人也是杀,杀十个人也是杀,只要你能将这两个人干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别人不举报你,那么我们答应你,以后西北那边两条线都归你管,一年能获取多少的利润是你的本事,但你一定要归化成沈家的人,同时每年上缴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点,也就是说如果阿文倒了,你就是那边的掌舵人,不仅有了沈家这颗大树给你做后台,你还拥有百分之七十的利润,远超于你现在在这边跟我拼死搏斗来的强得多。另外。”

  铂叔贴近陈杰耳边又道:“可以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沈浪以后活动的范围是在国外,而s海这边以后的势力将由我们张少爷全权负责,到时候小小的四条公交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你是那块材料的话,不仅有机会抓到西北那两条线,东南这边的线我们也需要负责任,一个人如果有能力,直接给他掌管四条线又何妨?”

  陈杰听完后整个眼睛都亮了:“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铂叔来了逼格,挺酷的坐上炕头。

  几乎没到一分钟,陈杰便有了答案:“我做!”

  说完,他转身就往出走。

  “哎,你别告诉我你拎刀就去砍人家,不骗你,他的身手一个打你三个,用这个吧。”我晃了晃手里的枪。

  陈杰却扭过头来说:“事成了,你只要不食言就可以!”

  说完,陈杰就走了。

  李阳挺意外的挠了挠脑瓜子:“为什么不用咱们给的枪?”

  “他听铂叔忽悠他让他坐这边的大哥,想证明一下自己呗!”

  “忽悠?难道不是真的吗?”李阳眨着天然萌的眼睛问道。

  “就你这个傻屌扎金花怎么赢钱的呢,来,再干,决战到天亮,告诉你袄,不带缩缩的,那玩意有牌就上,没牌不上,傻子都会赢。”铂叔刚才输了一千多块有点输急眼了。

  “下底五十起的,他爱要不要呗。”潇洒哥也被李阳那种超级保守的打法给整的有点恼火。

  “玩的太大了,我工资这么点不抗你们输的,跟你们这种有钱人比不起。”

  “草,干就完了,哪那么多废话。”

  李阳经不住刚,随后我们这帮人又玩起来。

  忽然我的手机弹来视频,迟小娅来查岗了,我连忙远离战局,同时脸上挂着贱贱的笑容跟迟小娅:“媳妇,嘿嘿。”

  ……

  西北这边,经过一场又一场的战斗,阿文将这边的人全都给平了,虽然身负重伤,但结果是好的,他仍然是这边的扛把子,公交线以及旗下各个产业线赌归楞的挺好的。

  次日凌晨,地铁站门口,阿文冲阿武说:“公司这边你先看着点,张浩那头答应我今天陪柳儿去孕检,媳妇肚子越来越大了,去医院自己去总让人说闲话,我得陪着了,我看看能不能表现好,争取让他们家里人同意,你哥我争取结个婚,总不能让孩子出生没有爸爸吧。”

  “哥你加油,就算人家不同意,你也得收收你那臭脾气,你看他们现在同意你陪柳儿孕检,说明他们的气已经消了很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同意嫂子嫁给你的事了。”阿武憨憨的笑道。

  “得了,哥的事不用你管,快去公司吧,柳儿一会等着急了。”

  阿文笑呵呵的说完,夹着包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医院走去。

  离得老远就看见柳儿已经鼓起来的动作,身边站着的是柳儿的姐姐皇妃。

  “嗨两位美女。”阿文老高兴了,咧着嘴就要过去。

  绿灯忽然开了,一辆辆车快速的穿梭在横道,将他们隔离开来。

  就这么一个马路道口却永远的成为她们阴阳两隔的路。

  一个人影低着脑袋匆匆忙忙的从这边路过刚好撞到了阿文的身上,手上捧着的饮料也都洒在阿文是很伤了。

  阿文破口大骂:“你tm瞎吗?走路不长眼睛么,*你妈的!”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大哥。”低头青年连连认错,“对不起你嗎了个避,衣服脏了知道不??知道今天我要干嘛去呢,得了,看我大儿子的份上,老子今天不跟你计较,滚。”阿文今天心情好,也不想再柳儿面前展现自己粗暴的一面,烦躁的摆摆手。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大哥,我给你擦擦。”这个人就用手给阿文擦,然后趁着阿文不注意,从兜里掏出一把刀,猛地搂住阿文的脖子对着腹部咣咣连捅数刀。

  阿文瞪着眼睛连反应的机会的都没有,就让陈杰给捅死了,据后来当地亲眼目睹这一惨案的群众来讲,肠子都给捅出来了。

  似乎命里有文这个字的人跟陈杰八字不合,陈杰捅死阿文之后,快速离开现场,本来医院这边人就多,片刻后陈杰的身影就消失在人群当中。

  当车流量逐渐减少以后,柳儿看见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看向自己的阿文……

  柳儿当场晕倒,皇妃连忙抱住柳儿,立即掏出电话打了出去:“世勋,快来二院这!!!快点!!”

  片刻后,不知道谁喊出的第一句,杀人了!!然后人群瞬间骚乱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