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公交线,办公室内。

  刘新景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脸色先是一变,紧接着变成大喜之色:“什么?阿文死了??被人在大街上捅死了??在哪儿?我这就来!”

  “阿文死了?”听到刘新景电话里的内容,赵久阳惊愕的问道。

  “让人在大街上砍死了!”

  “我哥让人砍死了??是不是假的消息,我刚刚才跟他分开。”刚进屋屁股还没坐热乎的阿武整个人懵掉了。

  “我现在也不清楚,咱们去看看吧。”刘新景脸上挺担忧,实则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一旦阿文死了,自己就是这边的全权负责人!

  “这种公共场合,我不能露面!你们去吧。”赵久阳摆摆手。

  随后两个人一同赶往医院,阿武虽然憨厚,但不是傻子。若是自己哥哥被人整死了,他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等到了医院,阿武颤抖的将白布打开,见到自己死去的哥哥样子,勃然大怒!

  ……

  片刻后,我接到电话,确认阿文已经死亡的消息。

  于是立马掏出电话给张健洲打了过去:“叔,可以行动了。”

  张健洲一句话没说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在警车里冲着警员说:“抓捕行动,开始!!”

  陈杰在捅完阿文以后就奔着昨晚踩好的点跑了,最后跑到一栋挺普通的房子内,还没来得及进屋就让张健洲带领一系列警员将他扣住。

  其实,从昨天晚上陈杰在走了之后,我就打电话给健洲叔了,他亲自跟着,不管你陈杰怎么踩点,始终都在警方的视线里!!

  “放开我,放开我!!”陈杰在地上雇用几下后,无果。

  “杀人犯法,天经地义,等着法律制裁你吧。”

  “我没杀人!你们是不是抓错了。”陈杰可不相信刚刚在医院门口给阿文捅死了,回头就被抓,警察做事什么时候这么有效率了?

  单单是向上头批准抓人也不能这么快吧,除非……有人出卖他。

  他脑海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如果……张耀阳你tm敢出卖我,我就咬死你。

  陈杰恶狠狠地想着。

  公安局内,审讯室。

  陈杰双手双脚被拷住,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了。

  “你们都出去吧,这个人我亲自审。”张健洲背着小手招呼一声后,这里的文员一男一女便将本子放下,鱼贯而出。

  自从我跟王威合作以后,张健洲在这边也是愈发的吃相,除了王威到来以外,可以说的上是这边的准一把手。

  张健洲将屋内的监控器全部关闭,然后一屁股坐在刑警桌上,低头点了颗烟然后塞进陈杰嘴里,陈杰猛地连吸数下。

  “招了吧?嗯?”

  “我招什么?”陈杰叼着烟一脸迷惑。

  “装,接着装,杀老范,炸人工厂,教唆犯罪,医院门口杀阿文,还用我一一详细说吗?”

  陈杰心里咯噔一声,可仍然存在侥幸心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哦?不知道?还嘴硬是吗?进来!!”张健洲冲门外喊了一句,随后一名小警员带着那天跟陈文一起去炸工厂的青年出现了。

  “就是他,指控我去炸工厂,也是他跟我一起去杀的老范。”青年进来后指着陈杰交出全部事实。

  “你放屁。”陈杰剧烈的挣扎着,额头上,脖子上的青筋因为恼怒又红又紧:“你tm说是我就是我?你说美国总统是我,那tm也是我陈杰吗?”

  “还不承认是吗?叫他进来!”

  随后青年被带了出去,丝袜平推着坐着轮椅上的陈文进来了。

  陈文进来的一刹那,陈杰整个人的表情都慌了,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劲。

  “哥……”陈杰弱弱的喊了一声。

  “阿杰,你好狠心,咱俩是亲兄弟,你竟然想杀我??”

  “你……没死?”

  “我要是不装死,恐怕我早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陈文流着眼睛闭着眼睛说道:“张警官,就是他杀的老范,教唆我们炸的工厂,我全都承认。”

  完了!

  陈文只要出卖自己,那么自己就绝无活路可走。

  之前本来陈文已经死了,张耀阳那边虽然拍了照片,但我们之间是有合作关系的,只要我不把他供出去,那他就没事。

  可现在……张耀阳……

  他猛地想到什么似的,忽然吼了起来:“*他妈的张耀阳出卖我,他人呢??”

  他就像个疯子似的吼了起来:“你让我见张耀阳。”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要见就见呗。”我抠着耳朵笑呵呵的走进来:“陈杰,你胆子挺大啊,在医院门口就敢杀人,牛b,我不得不服你。”

  “张耀阳你tm出卖我。”陈杰眯着眼睛恨不得要把我吃了一样,紧接着他冲张健洲说道:“是他,是他教唆我杀阿文的,如果说教唆有罪的话,他也得有罪,你们怎么tm不抓他。”

  “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叫,我教唆你?证据呢??你又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爹,我说话你就听??”我笑呵呵的走到陈杰面前,单手扶着椅子:“兄弟,杀人犯法,天经地义,老天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认了吧,啊。你肯定死罪。”

  “我*你妈!”

  “如果骂我你心里能痛快点的话,你随便,还有啊。”我凑到他耳朵跟前更小声的说:“跟我张耀阳斗,你只有死,还有哇,谢谢你帮我干掉阿文。”

  砰!

  被怒火攻心的陈杰猛地用他脑袋磕了过来,却被我很轻易的给摁住了:“跟我支扒,你不幸。”

  说完,我走向健洲叔身边:“这些坏人都交给你了,你该咋处理就咋处理,我就不管了哈。”

  “来,你跟我过来。”张健洲将人们都赶出审讯室,将门锁好,随后拉着我回了他的办公室:“耀阳,你跟叔说实话,这可是三h会的人,你这么搞,不怕他们黑帮报复吗?”

  “敢*他妈就不怕他爸来报复,呵呵。”我笑呵呵的翘着二郎腿。

  “沈浪在里面会不会很为难?”

  “不会,这事我早就跟我老舅沟通好了,整理好东南这边的线,赶走三h会的人,东南西北四条线我一统之后,也算是在沈家立了威名,届时他将旗下所有产业交给我,他则是带着他的势力去国外发展,到时候三h会问起来,他也有理由做说辞。”

  “等于说你将责任全部扛在你身上?值得吗?”

  “值得,你应该知道,王威他们这些人是不允许外来势力入侵,他三h会想要整我,也得问问王威同不同意,再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老舅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交给我,我要是做不出点成绩也对不起他们老沈家这一代霸业啊,我怎么也不能让我干妈失望。”

  “太疯狂了,我是真没想到沈浪他们会让你当接班人。”张健洲喘着粗气:“那以后上h是沈家,还是张家?”

  “呵呵,你说呢?”我将烟头掐灭:“健洲叔你忙着哈,我那边还有几个人没处理完,晚上你还得帮我个忙。”

  “说。”

  “就是这样……”

  张健洲听了后,脸色巨变:“你越来越像个枭雄了。”

  “人都是要长大的。”

  ……

  当天,陈杰交代出全部犯罪事实,他知道自己完了!他最后后悔的是那天夜里没有接过我递给他的枪,不然能连我也一起拽进去。

  我只能说,陈杰你跟我玩脑子,你还tm点火候。

  你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么?

  不,呵呵,阿文,阿武,赵久阳,老子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凡是那天在三亚参与绑架皇妃的人员,我要你们都不得好死!!

  ……

  就当阿武红着眼睛满世界瞎跑要找人报仇的时候,一辆大众宝莱车停在他面前,车里是一个戴着面具嗓音略显沙哑的人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哥被谁杀死,你想报仇吗?”

  阿武脑袋上全是汗,眼睛直勾勾的,这么些年,他跟他哥哥情深似海,他哥哥突然死了,你让头脑简单的阿武怎能不暴躁!

  “我想!!!”

  我将手里的刀扔给阿武:“杀死你哥哥的人叫陈杰,是东南公交线新起来的大哥,目前已经被警察抓捕,但他的人脉关系很硬,过了今晚,就会被上头找关系给救出来,同时人也不会在这边呆着了,今晚是你唯一的机会。”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选择不信,他杀的又不是我哥,呵呵。”说完,面具人迈步就要离开。

  “等一下,我该怎么做?”阿武已经没有退路,被人吃的死死的。

  “不怕死的话,自己去公安局自首,那边会有人安排你俩进一个号子里蹲着,这把匕首是你唯一的机会!”

  “为了我哥,我什么都不怕,我哥死了,我tm也没活着的意义了。”

  “呵呵。”面具男笑了笑,随即不在停留,迈步离开!

  阿武看着手里的刀藏在裤兜里,然后向公安局跑去。

  车内,我缓缓将面具摘下来,冲着李阳说道:“去找王威,该进行下一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