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内,后面有个专门压犯人的地方。

  这里平常住的是那些烂赌鬼,以及打架斗殴的人群,通常在这里憋个十五天就能出去了,所以在这个看守所里,基本上没有谁会惹谁,谁会欺负谁,十五天的扛把子没人愿意当。

  陈杰暂时在这里呆一宿,明天天亮以后,他就会转入他老家那边的公安局进行二审,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判刑,死刑妥妥的没跑了。

  这天晚上,陈杰挺不甘心的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月亮是那么的亮。

  咯吱,门开了,一个犯人被推了进来,他一言不发的坐在床边,向屋里面瞄了一眼,然后便看见坐在墙根的陈杰,他没说话,直径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反身睡觉。

  已经进来好几天的犯人互相嘀咕着,这tm今天进来两个什么玩意,都不吭声呗。

  但这些人不是傻子,凶的人在一起不用说话也能明显感觉得到,于是今天这个屋子罕见的安静,甚至说气氛有些压抑。

  夜晚十一点钟,所有人都进入梦乡。

  陈杰叹了口气,也爬回到自己的床上悠悠睡了过去。

  半夜一点钟,窗外的月亮被一团黑云遮住,阿武猛地睁开双眼,将头慢慢转向陈杰,然后他轻轻的跳下床,一步步向那走去。

  陈杰本就没有睡着,听到有人跳下床以后,心里是明净的。

  就当阿武挥刀捅向自己的时候徒然睁开眼睛,紧接着顺手抓起毛巾罩着阿武的脸上抽了过去。

  “我*你妈,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阿武往后退了两步,大叫一声,再次冲向陈杰!

  灯,唰的一下就亮了。

  陈杰并没有恋战,而是急忙跑到门口迅速的拽了两下门喊道:“管教,管教,这里有人要杀人!!”

  刚刚短暂的交锋,陈杰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阿武的对手!

  而阿武是打不过自己的哥哥阿文的,白天要是不是陈杰偷袭阿文,根本不可能打赢。

  阿武虽然单挑不过自己的哥哥,但他的蛮力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陈杰慌乱的看了眼身后手拿匕首的阿武,咣咣的拽了两下门,无果。

  他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再次让人坑了。

  “救命,救命!!”他慌乱的将其他睡觉的人喊醒,可是这帮人哪里赶上,大多数都是打麻将让抓进来的,他们才不会去惹麻烦,所以这帮人统一的蜷缩在一个角落,将场地让给阿武。

  “你tm杀我哥哥,老子今天就要你的命,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我说的!”

  阿武眼睛通红,抬腿冲着陈杰腹部就是一脚。

  陈杰被踹翻在地,捂着肚子就要往起爬。

  阿武几步窜了上去,抓着陈杰的脑袋:“就tm你这两下子也能干死我哥哥,我哥他死的真冤啊。”

  “大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是张耀阳致使我杀你哥的,不是我锕。”陈杰惊恐的看着阿武:“是他,一切都是他致使的,你要索命去找他啊,跟我没关系。”

  阿武眯着眼睛:“老子今天进来就没想着活着回去,我不敢是谁致使的你,我只要知道你是亲手捅死我哥就完了,有什么话下地狱跟我哥去解释吧。”

  噗嗤!!

  阿武一道奔着陈杰的眼珠子扎下去,手段特残忍。

  后者叫的撕心裂肺,这还不算完。

  阿武在又连捅了数刀之后,拽着陈杰就去了厕所,留下一地血迹。

  所有人都tm看害怕了。

  ……

  另外一边,我跟王威趴在澡堂子里,身后这俩四十来岁的老爷们手上戴着搓澡巾咣咣给我俩搓后背呢,那叫一个爽。

  我俩趴在椅子上,吐了口烟圈:“王大官恭喜你呗,马上有大姑娘了。”

  王威眼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这辈子就想有个女儿,终于要圆梦了。”

  “咱俩可能是个奇葩,全世界都喜欢儿子的情况,就咱俩可能喜欢姑娘。”我笑了笑。

  “你也喜欢女儿?”

  “昂,我有个妹妹叫小晨曦,长得老可爱了,我一直都想拥有个女儿,也可能是从小我跟我爸的关系不好的事,我俩老干仗,所以对儿子无感。”耸了耸肩,我神色向往的想了一下,以后要是跟丫丫生个女儿就好了。

  “要是你以后生个儿子咋办?你还能说不要啊。”

  “再生呗,生一个儿子就再生一个,还是儿子的话我就再生一个,但要是第三个还是儿子的话,我就tm认了。”

  “哈哈,你啊你。”王威大笑两声,用手指了指我挺无奈的。

  “赵久阳的消息我已经查到了,就在西北那边了,阿文跟阿武算是栽了,那边还有一个叫刘新景的人,身后的人就是赵久阳。”搓完澡,我俩便冲了一下,随后光腚进了汗蒸里。

  “靠谱吗?”

  “肯定的呀。”我又点了根烟,随即递给他一支:“我老舅那边在国外已经扎根,等着回头我跟他将公司交接一下,以后这边就是咱俩合作了。”

  “不抽了,孩子要出生,晴晴不让。”王威摆摆手:“你老舅岁数大了,该需要新的接班人了,只不过我没想明白,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出去折腾什么呀,安心在这里当个大哥多舒服。每天喝喝小酒,遛遛小弯。”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被,宁当凤尾,不当鸡头呗。”

  “呵呵。”王威笑了笑:“赵久阳那边我现在还真没办法扣押他,上面盯得太紧,毕竟咱们这边最近闹得动静实在太大,还得需要你解决。”

  “呵呵,你要这么说我就懂了。”说完我便站起身:“得,不陪你了,很晚了,我得回家了。”

  “晚回去一会儿怕丫丫揍你昂?”

  “我草,你从哪能听说,我能被她揍?我在家里的地位跟你们真不一样,丫丫在家对我服服帖帖的。”

  “你再说说我就相信了。”

  “你爱信不信!!”说完我丢这里一张卡:“给晴晴买营养品的。”

  王威呵呵一笑:“那我谢谢你了呗。”

  “虚伪!”

  ……

  丢完这句话以后,我便离开浴池,回到车里。

  丝袜平转头冲我问道:“钱他收了么?”

  我点了点头。

  丝袜平松了口气:“我们以后就跟他是正式合作伙伴了,以后我们张家说的算了,哈哈。”

  丝袜平心情不错。

  我摆摆手:“今天折腾一天了,都累了。阿文,阿武,陈杰都已经完蛋了,就剩刘新景跟赵久阳了,等我明天跟我老舅见完面,然后搞他,刘新景能劝降就劝降,至于赵久阳……”

  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这事兄弟们就给你办了。”丝袜平自从从监狱里回来之后整个人变得异常虎b。

  “不行,阿文,阿武,我没有亲自动手,这个赵久阳我必须亲自动手,用他的血祭奠我跟皇妃的爱情。”

  “得,那就这样,明天约。”

  说完,丝袜平便给我送到家里,随即开着我给他新配的车走了。

  “老公辛苦了,老公洗脚。”

  一进屋,迟小娅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给我倒洗脚水,你敢信?

  我茫然的摸了摸她的脑门:“乖乖,你没发烧吧。”

  “你才发烧呢,人家不是看你辛苦嘛。”

  “别的了,还是我给你洗脚吧。”说完我就蹲下去,主动给丫丫洗脚。

  丫丫无奈的耸了耸肩,看向厨房:“你看,这不能赖我。”

  “贱,真tm贱。”潇洒哥从厨房走出来,特鄙视的看着我说:“张耀阳你说你咋那么贱!!”

  “确实贱。”唐糖都跟着无语了。

  “你们懂个鸡儿!”我给丫丫咔咔的一顿搓脚丫子:“我这叫爱媳妇,你们懂啥啊,盲流子。”

  丫丫开心一笑:“你们老说我霸道,你看我对他温柔了,他不用啊,没招,谁让我找个疼我的男朋友呢,乖乖哒。”

  丫丫拿了一个葡萄,我张嘴吃了进去,嘿嘿一笑。

  “人至贱则无敌,做为男人,我深深地鄙视你。”潇洒哥说完搂着唐糖回屋了。

  “老公你真好。”丫丫开心的不得了:“我洗完了,来,我给你洗。”

  “真不用,女人的手不是要来做粗活的,我跑了一天,脚臭自己来。”

  “哎呀,结完婚以后我也得做这些活呀,让我提前适应适应,我就给你洗吧,不嫌弃你,不然你那些哥们总以为我欺负你呢。”丫丫不由分说的给我洗脚,我也是真的累了,脚泡在热水里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感觉刚睡着的时候,丫丫就给我拍醒了,让我上屋里面睡,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冲进卧室的。

  一夜无话。

  次日,我们四个在厨房吃着早餐,我对潇洒哥说:“阿文,阿武,陈杰已经倒了,今天我要去办赵久阳,你跟我一起去。”

  潇洒哥点点头:“行。”

  丫丫这时开口了:“潇洒哥你能不能别一边吃饭一边扣你脸上那大包,时不时还得流脓,我擦,你还得坚持跟我去美容院。”

  “我这不是最近忙着泡唐糖么,都给我自己这倾世容颜给耽误了,回头我在办一张卡,我们三个一起去呗。”潇洒哥妖娆的摸着自己的小脸蛋。

  “你觉得我这脸需要去吗?”

  “扎心了,小糖!”

  “哈哈。”众人哄笑,还挺开心的。

  吃完饭后,丫丫便跟唐糖去逛街了,而我跟潇洒哥则是去跟沈浪汇合,商谈一下将他家的宏图霸业交给我的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