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干妈办公室里,她穿着一身黑色工作服,坐在老板椅上笑吟吟地将厚厚一摞文件扔给我:“儿子以后你就是咱沈家的继承人了,好好干,干妈看好你。”

  我几乎看都没看直接就签字了:“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挺梦幻,要不是前几天你们亲口跟我说,我都不敢相信。”

  瑶瑶干妈品了口咖啡,慢悠悠的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你就这么签了啊,不看看内容吗?”

  “我信任你甚至超过信任我自己,不需要看。”

  “呵呵。”瑶瑶干妈摸了摸我的脑袋:“有些时候我真的希望你是我儿子那该多好,你的弟弟妹妹们都不是这块料,我们沈家几十年的根基不能断,也就你最适合这条路了,可我自己也不知道让你走这条路是不是害你。”

  “其实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之前的单纯黑与白,即便我接受咱们家的企业,只要我走正途,那我们就是白。”

  “说的好。”

  “可是,我毕竟不是你们家亲生的,就这样把所有产业交给我,反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瑶瑶干妈再次一笑:“你说你信任我甚至比你自己还信任自己,其实我对你的信任就跟你信任我一样,你舅舅老了,他不可能干一辈子,我们家这一代的年轻子女都不是这块材料,好好干吧,我们家就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

  “肯定的,瑶瑶干妈你老了以后我养你。”

  “你不要是不养我,我就上法庭告你去。”

  “哈哈!我老舅呢?他咋没来?”我开心的笑了笑,从这一刻起,我张耀阳就要腾飞。

  “他在国外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这里面是我们沈家所有的产业以及各个平台出口的贸易,你好好研究一下,铁皮房那边就交给别人打理吧,专心回来做公司,你已经经过考验了。”

  果然,铁皮房公交线那边只是对我的历练。

  “不,现在还不行,男人做事要有头有尾,我那边还没处理完,等我处理完,正式回来。”

  “可以,对了。”顿了下,瑶瑶干妈又问我:“你跟迟小娅的婚礼想要什么当礼物?”

  “结婚的时候父母会站在台上走程序,这个人你来。”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脱口而出。

  “这怎么行,杨彩要是不在了,你说我上去也就上去了,杨彩还在算怎么个事呀,不行不行。”

  “丫丫呀!!”

  “她不是有妈妈么。虽然在国外,但是自己姑娘嫁人了,怎么也得回来吧。”

  “我不管,反正到时候你必须上台!”我看着瑶瑶说:“在我眼里,你就是比亲妈还亲的存在,你必须上台,我跟迟小娅要跟你改口叫妈!!”

  瑶瑶噗嗤一笑:“行了袄你,别扯淡了,你拿文件回公司看一看吧,晚上我请你跟丫丫吃火锅。”

  “那我走了袄,干妈。”

  “快走吧。”

  等到我离开瑶瑶办公室以后,两行感动的泪水从她眼角流出来,王禹笑呵呵的从另外一间屋子走过来:“怎么哭上了。”

  瑶瑶用手抹了抹眼泪:“这孩子没白疼。”

  “瞧瞧你,跟自己孩子也没这样,怎么就跟耀阳感情这么沈呢。”

  “这孩子从小那么大点儿看着一点点长成男子汉,我能不欣慰么,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不大点躺我怀里说想妈妈的可怜模样。”瑶瑶越说哭的越凶。

  “哈哈,你呀你!”王禹无奈的笑了笑:“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方的干妈了,真的,比百分之九十五的亲妈都要大方,这么多产业说给他就给他了。可以的,你很棒。”

  “咋的,你吃醋挑理了?”

  “我倒是不挑理,就怕咱孩子挑理啊。”

  “你相信吗,以后咱孩子不养我,耀阳也不会不养我的,这个赌你敢打吗?”

  看着瑶瑶坚定地目光,王禹笑着摸了摸瑶瑶的脸颊:“傻样,跟你开玩笑你这么认真干嘛,咱家有钱,即便没有你家的产业,我王禹也能给你养的白白胖胖。”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今晚只要收拾掉赵久阳,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台w,三h会。

  赵华正在跟沈浪通着电话:“沈总,你这事办的不对啊,我让我小兄弟去你那边,现在传来的消息让人干死了,这事怎么算?”

  沈浪正色道:“把公交线交给他们以后我就去国外忙乎了,家里的事到现在还不知情,别说你小兄弟让人意外的给干死了,我大侄子前两天也让人炸了工厂!”

  “……!”赵华用手指很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皱着眉头说:“我希望咱们的合作能长远下去,不要为了一己私利而耽误未来。”

  “赵老大这个事您放心,我们就是得罪谁也不敢得罪您三h会呀。”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赵华哼了一声便挂断电话,随即自言自语的说,沈浪啊沈浪,你tm要是跟我玩路子,我非得整死你。

  同时,他拿出电话给刘新景打了一个过去,询问那边的情况:“新景,阿文的事怎么回事??”

  “赵老大我还在查这件事呢,阿文最近没少得罪人,具体谁下的手还不太清楚。”

  “是不是沈浪他们找人干的呢?”

  “还不清楚,等我调查清楚,尽快给您回复。”

  “s海那边很排斥我们帮会入驻他们那里,这件事百分之九十跟他们有关,从他们查起,一旦发现势头不对了,给我打电话,我派人过去,咱们三h会绝对不能让他们给坑了知道吗?”

  “放心!”

  “好,先这样。”

  刚挂了电话,赵久阳急急忙忙的从门外跑进来,擦着满头汗水,语气焦急的说:“不好了,刚刚得到的消息,阿武进公安局给陈杰干死了!!”

  “凶手是陈杰?”

  “哦。”刘新景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其它反应。

  “你别哦啊,想办法呀。”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赵叔不瞒您说,我跟阿文阿武两兄弟一直不对付,他们死了,这边就我一个人说的算,呵呵,我巴不得他们早点死呢。”

  赵久阳一愣,没想到刘新景说话这么狠,不管咋说他们也是一致对外才好。

  “他们两个倒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们,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刘新景缓缓地睁开眼皮意味深长的看向赵久阳:“如果是我们,我们现在早就死了,还会安稳无事的坐在这里吗?”

  赵久阳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怎么的大夏天后背呼呼冒冷汗,他深深地看着刘新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我怎么会知道,我连谁杀死阿文的也都是刚刚才知道的!”刘新景笑呵呵的拍着赵久阳的肩膀:“九叔,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跟着我好好干,稳稳地大富大贵,阿文阿武他俩死又无辜,这事你就不要跟赵老大瞎说了,回头我自己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赵久阳明显感觉不对,而刘新景也像是变了一个态度一样,什么时候开始他能是那样的胸有成竹。

  片刻后,赵久阳往家里走,越想越不对劲,阿文阿武虽然在公交线这边得罪人了,但是那些对手基本都干服了,这是从哪来冒出的人竟然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这些人这些日子的争斗无非就是为了钱,没必要玩命。

  还是说……张耀阳他们?

  这个想法冒出来以后赵久阳瞬间就感觉慌得不行,如果真的是这样,阿文阿武死了之后下一个岂不就是自己……

  如果说对方真的不想让三h会的势力留在这边,按照杀鸡骇猴的想法啊,刘新景此刻怎么能那么沉稳!!早应该急了才对。

  所以对面的人弄死阿文跟阿武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这边的公交线,而是阿文阿武得罪人了。

  那么这个人肯定就是张耀阳团伙了,毕竟当初自己给张耀阳害的那么惨,那个嫉恶如仇的人没理由这么消停。

  而刘新景应该是跟张耀阳打成某种协议了,所以他才会那么稳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刘新景只要出卖自己,那么下一个出事的一定是自己!!

  细思极恐!!

  想到这赵久阳更tm慌了。

  不行不行,自己必须离开这里了。

  如果说之前有阿文跟阿武在,自己是绝对安全的话,一旦这俩人倒了以后,自己就是浴池里的小姐任由她们摆楞了!

  想通以后,赵久阳连忙回家,准备将屋里面藏好的存折拿出来跑路,这里确实不能的呆了。

  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谁会差他这第三个人呢。

  尤其他回想起刘新景不让赵久阳给赵华通电话就更奇怪了。

  在官场混迹这么久的他,一丝一毫的不对劲都能敏锐的察觉出来。

  所以,这里,他呆不了。

  匆匆忙忙的回到家,拿起藏在床底下的银行卡后,就听到外面传来哀乐声,顺着窗户往外一看,不知道谁家死人了,正在大街上游行呢。

  呸!

  真tm晦气,大白天看见这个。

  赵久阳啐了一口,心里没由来的特别害怕。

  他总觉得下面那个死人的照片在对自己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