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头,丫丫的保时捷车内。

  “这车一百来万吧?真好,可是为什么都是粉色系的,难道你有少女心?”刘新景坐在车里打量一番后挺羡慕的问道。

  “我媳妇的车。”我淡淡的回了一句:“赵华那边怎么说?”

  “跟你想的差不多,打电话问了,被我搪塞过去了。”刘新景说:“赵久阳这个人我建议你现在最好别动,他好像跟赵华有点关系,在台w的时候华哥对他就挺好的。”

  “赵华?呵呵,他是个(季膊)?谁惹了我,我就干谁,都一样,在我眼里只有兄弟跟陌生人之分,没有谁更牛逼这一说。”

  “你……太嚣张了这样不好,容易吃大亏,我现在跟了你,自然也希望你能好。”

  “家里的条件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

  是的,我跟刘新景已经联系上了,我承诺的是东南西北这四条线交给他打理,这样一来不会得罪赵华那边,同时还有个差不多的人帮我看管这边的公交线,让我能够安安心心的带着我的团队离开。

  虽然刘新景这种人也不是好人,随随便便用钱就能让他背叛的人,日后背叛我的几率也很大。

  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太嚣张了。”

  “嚣张不是一天两天了,谁能把我怎么样?”我呵呵一笑,话里有话的看着他。

  “你别这么看我,我已经见识到你的实力了,沈家做为挺老的黑帮,我自然是得罪不起的,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我想在s海这边混,肯定还得依靠您呐,对吧。”

  我自负的笑了起来。

  随后刘新景递给我一张白纸:“赵久阳平常就躲在这里,但是周围都是人都住的挺多的,你别闹出太大动静,被人举报就麻烦了。”

  “忙你的去吧。”没空听刘新景在那bb,我烦躁的摆摆手就让他滚蛋了。

  “好嘞,耀阳哥有事你找我,妥妥的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

  “等会儿。”我忽然叫住他:“你说将来我跟三h会干起来了,你站哪边啊?”

  “这……”刘新景愣了下,紧接着笑道:“我既然跟你捆绑在一起了,肯定帮你啊。”

  “呵呵,我给三h会灭了,让你当老大。”说完我一脚油门蹿了出去,留下一地灰尘。

  “就你这个b样还能灭三h会,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让你飘,早晚你得摔的死死的。”刘新景冲着我的车屁股狠狠的啐了一口,随即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

  ……

  晚上,八点多,我,潇洒哥,丝袜平,李阳,铂叔五个人都在丝袜平的车里了,我冲着他们说道:“今晚不管是强制抓,还是怎么弄,必须给赵久阳弄到手,给他解决了,我的仇就算是得报,从此以后整个s海就是咱们哥几个一家独大,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娶丫丫了,为了哥们的前程,今晚的任务只许成功,没有失败。”

  “必须的!咱们进屋就揣股他就完了!”

  说完,我们几个风风火火的下了车,直奔赵久阳的居住地走去,并且手里捏的是刘新景给我的车钥匙。

  “嘘。”

  我示意他们上楼的时候都小点声,随后走到门口的那一刻,我将手轻轻的塞进裤兜里。

  “开始你的表演,看看你健洲叔教你的本事。”

  铂叔龇着大牙突然说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就插了进去。

  咯吱,门开了。

  我们几个迅速冲了进去:“搜!”

  我们一顿翻找,最后屋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但这里明显有生活过的痕迹,这b跑了?

  楼下,一道阴暗处,看着我们几个进去以后,嘴里喃喃一句,刘新景你tm出卖我,说完人影消失在黑暗当中。

  “耀阳是不是刘新景晃我们?”

  “不可能,应该是这b感觉不好跑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也怀疑是不是刘新景在晃我,但很快就推翻这个言论。

  刘新景现在跟我绑在一起,若是这边跟着我,那边在让赵久阳偷着跑的吧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先会车上。”

  我们几个迅速上了车,然后我掏出电话给刘新景打了过去。

  “什么指示,张总!”

  “你tm晃我?”

  “什么意思昂?”

  “赵久阳没在,他跑了!!”

  “不可能,这老小子怎么能知道你要找他呢,你等我,我给他打电话问问,没准恰巧不在家呢!”

  “他怎么说的?”挂了电话铂叔冲我问道。

  “这小子也懵b呢,应该没问题。”

  “防人之心不可无。”

  “知道。”

  “接下来怎么办啊?”潇洒哥说:“不能让他跑了,赵久阳这b见到阿文跟阿武全都折了,肯定是感觉事不对跑了。”

  我眯着眼睛:“先等电话。”

  大约五分钟之后,刘新景给我打来电话:“这b关机,应该是跑了。你们在哪,我去找你!”

  “不用。”我要挂电话。

  “耀阳哥真不是我告的密,帮会最忌讳的就是内部斗跟背叛,我背叛你没有好下场!”

  “我有数,你在三h会那边还有没有兄弟了,如果有赵久阳跑回到三h会的消息就告诉我。”

  “好!!”

  刘新景挂了电话,皱着眉头沉思着,这b跑哪去了呢,然后拿出电话给三h会那边以前玩的不错的兄弟致了一个电话过去,说的内容跟我刚才告诉他的差不多。

  紧接着他又给赵华打了一个过去:“老大,查明白了,阿文惹到抢线的一个小子叫陈杰,陈杰把他给干死了,阿武急眼了,又把陈杰干死了,可是赵久阳不知道为什么跑了。”

  这个电话,刘新景隐瞒了很多重要信息,比如陈杰把阿文干死以后,阿武是怎么找到陈杰的。

  这让赵华以为三个人直接碰面干的呢:“你在公安局那边有人吗,看看能不能见见阿武。”

  “白废了,我已经调查过了,当天阿武就被公安局给击毙了。”

  “……!”赵华足足沉默一分多钟,这才开口说道:“赵久阳会不会以为是张耀阳他们动的手,所以他害怕跑了?”

  “有很大的可能,毕竟他们只是找阿文跟阿武的麻烦,而没有来找我的麻烦,应该是之前在三亚的那件事。”一个谎言最高境界就是真真假假,真话里透露着假话,假话里夹杂着真话。

  “试着想办法联系赵久阳,第一时间告诉我,还有,你最近要小心一点,沈浪现在将那边的产业交给张耀阳打理,你能不跟他发生冲突尽量不要发生冲突,我们追求的是共赢,赚钱!”

  “好,我明白。”刘新景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赵华这句话!

  但是挂了电话之后他不仅又头疼起来,他背着手看向窗外,看来赵久阳这个人自己也要防着点啊。

  赵久阳消失后,整的我们两方人全都睡不好觉。

  我到还行,一个过气的官员掀不起什么风浪,只是他也参与了三亚那次事件,不弄了他,我心里就感觉有一颗石头在堵着,心里就是过不去。

  “这个赵久阳必须找到,不然我睡不着觉。”将手里的烟头给掐灭,沉思半晌我对李阳说:“明天你去公安局去找张健洲,让他帮我掐住飞机场,火车站,公交站,还有英雄墓等一切能逃跑的地方,一会儿我管刘新景要赵久阳的身份证号,只要他还在s海,就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妥了!”

  “铂叔你明天帮我安排跟公司的那些大佬见个面吃个饭,我得让他们知道知道现在新的领导人是谁。”

  “我正有此意。”铂叔点了点头:“但是有的人是做正经生意的人,有的人则是像我们这种,从老一辈就做黑慢慢洗白,到最后挂羊肉卖狗肉的人,我建议将两拨人给分开,你辛苦就辛苦点。”

  “这个不叫事!今晚都回去休息吧,大家都小心点,注意点。”我叮嘱着说道。

  “赵久阳不找了吗?”

  “找?一个人有心躲你,没办法找!s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他要是藏起来咱们怎么找?”

  “找你健洲叔,让他全程搜查。”

  “你当公安局是我家开的呢?说找就找,能让他在网上帮我留意身份证号码已经实属不易,现在国j都在严打,别给他找麻烦了。”

  “草,这个人没抓到的话,你跟丫丫的婚礼还结不结了?”突然铂叔好奇的问道。

  “过完年我就已经二十六岁了,这个婚必须结,我一定要在过年之前给家里添个人,呵呵。”

  阿文跟阿武已经死了,赵久阳就是个过气的小咔,我不认为他还有什么能力跟我支扒。

  现在的他就像是过街老鼠,自己鸟悄躲起来算他有本事,一旦露头,肯定整废。

  “等着明天把那些老板都安排明白,然后风风光光的办一个婚礼!是时候了。”

  “我草的,你俩可算要结婚了,咱们给丫丫安排一个惊喜吧。”潇洒哥激动地说道。

  “这个我有办法了,明天咱们先去喝酒,喝完酒我回家先假装跟她吵一架,冷落她几天,然后再给惊喜,都别给我整露馅了知道吗?”

  “我们肯定保守秘密没问题啊,就怕你跟丫丫吵架,她打死你咋办?”

  “应该……没那么狠吧。”

  “死有点夸张了,给你打医院很有可能,这个尺度你自己把控啊。”铂叔善意的提醒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