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丫丫跟唐糖逛街买了好多好多东西,心情不错的回了家。

  唐糖脸红的说:“丫丫姐我就不跟你上去了,一会儿潇洒哥过来接我去他那儿住。”

  “他们事情解决完了?”

  “嗯啊,解决完了!”

  “那行,注意安全。”

  丫丫叮嘱唐糖一句,随后迈步上楼。

  等进屋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丫丫欢快的将手里的东西给放下,挽着他的胳膊挺腻歪的说:“爸,啥时候来的?”

  “我这大闺女养这么大,也不说去看看我,我就来看你呗,你个小没良心的,也是刚进屋。”

  “嘻嘻,吃饭没?”

  “吃了。”

  “你随便坐啊,今天逛一天街累死我了。”丫丫抻了个大懒腰窝在沙发上就拿出零食打开电视机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他爸扫了眼,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你跟张耀阳那小子怎么样了?”

  “还那样呗。”

  “还那样是怎么样?”

  “处的挺好的啊。”

  “就处的挺好的??”

  丫丫看着迟江霖:“爸你今天来啥意思啊?”

  “我是说你也老大不小了,眼瞅着过年了,过完年就二十六岁了,就没想过……结婚的事??”

  “你是说这个啊。”丫丫的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耀阳现在手里有点事,等他处理完就会跟我求婚的,你说这种事情总不能我去着急吧,对不?”

  “什么事能比结婚更重要?”迟江霖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户口本:“户口本我给你带来的,两个人差不多就去把证领了,这个年代已经不存在谁跟谁求婚这一说了,两个人看的对眼,咱可以先订婚,双方家里坐在一起,唠唠,在把证领了,你俩先过着,剩下的流程有空办就办了呗,实在不行你去表白他也行,时代不一样了。”

  丫丫听完瞬间就无语了:“爸!!你是有多希望我嫁出去啊!”

  “你二十六了我的乖乖!!再不嫁成大龄剩女的,我身边的那几个哥们,人家天天领着孙子,外孙子可哪遛弯,我这不是着急么,你说你,从小你就比他们的孩子长的漂亮,各方面都比别人优秀,人家的孩子都结婚了,再看看你,还是光棍一个,爸能不急?你妈一整还打电话问我你有没有对象,都想给你介绍了,那我能干吗,我能让你妈看不起?真有意思!”

  丫丫听完自己老爸发的唠叨忽然就乐了。

  “爸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优秀的袄?”你说丫丫比别的姑娘长得都好看,这个没人犟,但是说丫丫比她人各方面都优秀那就是扯淡了。

  我曾经跟丫丫在争吵的时候,就说过,丫丫这个公主病全都是他爸给宠坏的。

  但是我爸不这么说啊,人家本来就是公主,哪里存在公主病这么一说。

  仔细一想,也不是不无道理。

  “虽然你的性格暴躁一点,学习差了点,其它还真的是比别人家的孩子都好。”

  “爸您在忍忍,耀阳在做大事不能让儿女情长给牵绊了,再说我也不着急,赶趟,你看看s海这帮姑娘,二十五岁很多都是才步入社会的,着什么急嘛。”

  “姑娘诶,咱们跟他们耗不起,张耀阳等事业有成了,哪怕三十岁,四十岁人家照样找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那是轻而易举的,你行吗??假设你三十多岁了,怎么跟人家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比?”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有钱,我想找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也是轻而易举。”

  “你放屁,我告诉你袄,别在这跟我抬杠,我跟你唠正经嗑呢。”

  “嘿嘿!!”

  别看迟江霖这么着急让迟小娅结婚,等到真正结婚那天,哭的嗷嗷的,整个心都空了。

  就当迟江霖让迟小娅给气的心脏病差点犯的时候,我溜溜达达的回来了。

  “呦,叔来了。”

  换上拖鞋之后,我恭敬的走到迟江霖面前,随后将兜里的烟仍在桌子上自顾自的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迟江霖这个人不抽烟,他也挺看不上我抽烟的,但是没招啊,自己姑娘选的女婿,只能是看不惯也得硬看。

  迟江霖跟我嘘寒问暖,场面一度尴尬。

  迟小娅就捧着遥控器跟零食看电视,时不时哈哈一乐,也不参与我们之间的对话。

  “公司最近弄得怎么样?”

  “挺好的。”我点头说道:“我老舅将他旗下所有的公司,产业全权交给我了,压力挺大的,明天还要跟各个公司的负责人见面。”

  “男人顶天立地,扛得住压力才能砥砺前行。”我最不爱跟迟江霖这种聊天,聊天太文艺不说,聊着聊着就给你上课。

  “嗯,叔你说的对。”我应付的回答着。

  接着,迟江霖又给我讲了公司半个多小时的运筹帷幄之道后,方才意味深长的将话题引到我跟迟小娅的身上:“你跟丫丫处的还行吗?”

  “挺好的。”

  “我也不绕弯子了,你俩差不多就把婚结了吧。”

  啊?

  我跟丫丫同时愣住,都没想到迟江霖能把话说的这么直接。

  “爸,你说什么呢,整的好像我嫁不出去是的。”丫丫嗔怪的看了眼迟江霖。

  “你懂什么。”迟江霖瞪了眼丫丫,随后对我说道:“我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而你呢,最近我看你这孩子很不错,挺有上进心的,虽然之前犯了点事,但男人嘛,总归是要成长的,谁年轻的时候没犯点错呢,是吧,丫丫是个姑娘,过完年就二十六岁了,跟你真耗不起,男人都是越老越吃香,但是女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觉得你是时候该考虑跟丫丫的婚事了。”

  “哎。”我只能点头应了一声。

  迟江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丫丫:“行,你俩早点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走啥啊,在这住呗,有地方。”

  “不了,你们呆着吧,我开车来的,一会儿还得见个朋友。”说完迟江霖不由分说的就走了。

  我愣在原地没动弹,说实话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这迟小娅没着急,她爹到是着急了??

  “爸,我送送您。”丫丫踏着拖鞋就追去了。

  两个人一起下的楼,迟江霖皱着眉头说:“我看这小子咋没娶你的心思呢?”

  丫丫一愣:“怎么说?”

  “我刚才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他就一个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看呐,这小子有点飘,你也忍一忍,别太上杆子了,上杆子果然不是买卖!!”

  “还不是因为你着急,你就不该说那话!”

  “爸也是着急。”

  “好啦,我知道你是好心,顺其自然吧。”

  等到迟江霖走了以后,丫丫就挺生气的回了屋。

  怎么说呢,女孩子都是好面子的,交了男朋友不管他平常怎么样,至少在自己家人面前哪怕就是装也要装出一副对自己超级好的样子。

  但我没有,刚才不仅仅是一个愣了吧唧的回答,也没有展现出要娶丫丫的态度,更是在迟江霖走了以后连送都没送他。

  种种展现出不想娶,没礼貌的行为让丫丫感到愤怒。

  回来对着我的胳膊狠狠地拧了好几下。

  “你干tm啥啊?疯了啊?”我激动地往后跳了两步。

  “我干啥,我干啥,我爸刚才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怎么着?就一个哎字就完事了??”丫丫咣咣杵了我两拳,双手怀抱眯着眼睛看着我,显然气的够老呛。

  要的就是这效果,我想笑,硬生生的憋住了。

  “我不是哎了一声,要不然你让我回答啥?难道我说明天就娶你?明显不现实啊!我最近刚接手沈家的公司,忙的一批,哪有时间结婚啊。”

  “你不说解决完阿文的事就结婚吗?”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我等着公司整顿完的行不?你多了都等了不差那一天两天了,再说了,我不能骗你爸啊,对不。”

  “我尼玛……”丫丫想骂人,又气的语塞只能换成大飞脚往我身上招呼着:“你别跳,你不准躲,让我踢你。”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行,你事业忙,我能理解你,可刚才我爸走的时候你那屁股在那么沉不知道送送他啊?平常看你跟你那帮狐朋狗友出去喝酒的时候,那窜的比谁都快,喝酒的时候大嗓门就听你在那叭叭了,坐都不坐,这我爸好不容易来一趟,你连送都不送呗,你咋那么牛b呢!”

  “谁是狐朋狗友,你说啥呢。”

  “你身边那几个都是,咋的不是啊?你给他们打电话叫过来,你看看我说他们,他们承认不?”

  “我发现你是不是有毛病啊,真是不可理喻,懒得和你这种人说话。”

  我见吵得差不多了,就赶紧刺激她一下,之后溜到另外一个屋装睡去了,丫丫已经火了,在惹她生气估计就要大嘴巴子伺候我了,见好就收吧。

  进屋之前我还特意将门给反锁,听着丫丫在门口咣咣的拽下门之后,我心里暗自窃喜还是老子神算。

  可就当我还没来得及偷笑的时候,门开了。

  是的,这个是丫丫的家,每个卧室她都有钥匙。

  只见丫丫手里拎着擀面杖,张牙舞爪的进来了:“张耀阳,你tm学会犟嘴了是不?还给门锁上了,今天不修理你,我怕你以后是要上天!!”

  ……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