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沈家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看着镜子中鼻青脸肿的我,冲着那些在那哈哈大笑的潇洒哥他们:“你们乐屁啊,我都说了昨晚喝多回家磕的,真不是丫丫打的。”

  “对对对,不是丫丫打的,我们信了。”

  “哈哈。”

  我没理会这帮王八犊子,我知道说太多他们也是不会信的。

  别说他们不信了,其实就是我自己都不信。

  哎,家有彪妻,真的是……

  你说丫丫这个虎揍的,打我身上我也就认了,衣服一穿别人也就看不到了,这tm往脸上削,是真受不了。

  “好了,说归说,笑归笑。”我将车钥匙扔给李阳:“小李,宏楠回来了,你去机场接他一下子。”

  “妥了!”

  李阳走后,屋里就剩铂叔,潇洒哥,以及丝袜平三个人了。

  铂叔将文件放我面前说道:“各个公司的人都给你安排完了,那些正经做生意的人比较好说,去吃点饭就可以了,但是老一派的江湖大哥他们只认沈浪不认你,你想让他们服服帖帖的听你话,这很难,而且下面都挺不服的。”

  我沉吟片刻:“他们虽然各立门户,但吃的不还是沈家的饭?要是不服就让他们滚蛋就完了!”

  “那不行,这样会寒了这帮老人的心,他们从一开始就跟着沈浪,你若是真给他们赶走了,会惹争议的。”

  “呵呵,铂叔你老了!”

  “怎么的呢?”

  “我老舅现在去国外发展,如果这些人真的是他的心腹,或者对他来说又是很重要的人,又怎么会留在这里呢?这是第一。”

  “我老舅既然说这里全都交给我,那么以后陪我打江山的就是你们几个人,再无其他,你不会以为我要靠那几个老家伙帮我打江山吧,改朝换代,人员必然流动,新官上任还要三把火呢,咱们今天第一把火就去看谁嘚瑟,直接让他滚蛋,这样一来,所有人都消停了,其次,我在给你们逐一安排在各个公司当领导人,只要我好了,你们都会好!!以后s海没有沈家这一说,只有我们张家!”

  铂叔眼前一亮,终于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么。

  “耀阳,事是这么个事,但是最后那句话以后不要说了,哪怕是当着我们的面也别说了。”

  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你们几个是我过命的兄弟,你还是我师傅,我谁都不信,却也信你们,这么些年都过来了,无所谓。”

  “那就办他们,今天谁起刺,我们就弄谁!!”潇洒哥啐了一口豪气冲天的说道。

  “家里的条件已经不允许咱们张家人在低调了,干就完了。”丝袜平体内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也热血沸腾起来。

  “当师傅的必须劝你们,一定要戒骄戒躁,你们也不能太目中无人了。”

  “人不轻狂枉少年,我本坏蛋,无限嚣张!!”

  中午,我们一帮人奔赴酒局,那里坐着的大佬都是曾经赫赫有名,为沈家披星斩月的大将,今天这顿饭吃的肯定是火药味十足。

  都是在社会上闯过来的,冷不丁我一个小年轻接手,他们自然是不服的,并且好几个人认为,沈浪即便外出发展,也应该从他们这些人之中挑选出一个牛b的带着沈家再创辉煌。

  另外,就如我早上那会所说,沈浪出去发展,没有带着这些所谓的老人,他们在心里本身就不乐意。

  虽然要是真带他们出去发展,他们可能也不乐意,毕竟现在的日子既休闲又安稳,没人愿意在奔波。

  可是事是这么个事,你的做法又会引起他们的不满。

  其实他们这样的人非常讨厌,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公司的老人,为公司立下汗马功劳,但我想说的是那只是过去,你现在老了,占着这个位置不仅没有帮助你老板在事业上做出来什么成绩,反而一直在给拖后腿。

  假设他们不再背后搞小动作给我制造难题,我都不会搞他们。

  从沈靓坤退下来之后,沈浪刚接手的时候,这帮人就在搞鬼,沈浪早想收拾他们了,奈何没办法。

  这些人以及他们的一些父辈从沈靓坤开始就是沈家的人了,你说你怎么搞。

  搞他们吧说你过河拆桥,无情无义。

  不搞他们吧,纯纯的蛀虫,给你拖后腿,时不时背后还得埋汰你两句。

  可我张耀阳今天出面那就不一样了,我虽然接手的是沈家的公司,但以后沈家慢慢就会变成张家,你们对沈家有贡献,可以,拿着钱滚蛋。你跟我张耀阳没有一点情分。

  我需要培养的是我们张家人,铂叔,潇洒哥,丝袜平,段宏楠,李阳这些人。

  屋内坐着的人不多,只有七个人,但这七个人里面有的年轻,有的岁数大,岁数大的是老人,岁数小的是子承父业。

  齐老黑是这里资历最老的人,沈浪将霸气交给我以后,这些人里都会找齐老黑说上那么一说。

  就当我还没进入包间的时候,就听他们在那议论纷纷。

  “黑哥,沈总走了,应该选您当扛把子,我怎么就不明白选了个小b崽子呢。”

  “话不能乱说,张耀阳这人挺狠的,杀过人。”

  “杀过人?谁没杀过人?我们黑哥也杀过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能吓唬住谁,再说了,现在是什么时代,他一个狗屁都不懂的小年轻,手握好几亿资产?就不怕给挥霍光了,真不知道沈总怎么想的。”

  “反正我是不服他。”

  “我也不服他。”

  “对,要当就得黑哥来当!!”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原本齐老黑心里就挺不爽,经过这些人一个劲的煽风点火,弄得更不爽。

  齐老黑压低嗓子:“兄弟们都稳着,沈总选人自有他的目的,我一会见识见识这小子的能量。”

  ……

  片刻后,你们帅气的阳哥穿着大花格子衬衫,大花裤衩子以及一双十块钱的老汉鞋,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带着一个耳钉,头发因为之前的火灾一直都是大光头,看上去像极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小流氓!!

  有人会觉得,在这个时代发展迅速的今天穿成这样是不是太不入流了?

  我想说的是,这帮人好几个都是从沈靓坤,沈浪那个时代出来的人,他们的骨子里的思想就是那种以前混子思想的根深蒂固。

  而且最重要的是,无论我穿的在板正,在得体,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个不入流的小孩。

  丫丫也说了,我这个岁数穿西装总感觉别扭,不如就穿的年轻一些,放飞自我。

  这帮人都不是做正经生意的,等着明天约见那帮做正经生意的人,我在穿的正经一些即可。

  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

  男人么,本就是戴着各种各样面具生活的。

  哪一个是真的自己,谁又能知道呢。

  基于以上几点考虑,我就穿成这样了,也就是阳哥现在的纹身还没上,等纹身上了,非得光膀子恁他们。

  “各位老板,不好意思来晚了。”

  推开门,我笑呵呵的走了进去,身后的兄弟们鱼贯而入,他们几个扫了眼,随后一人拉了张椅子就要。

  “张总,您岁数小,我不怪你,当前辈的必须提醒你一下,在座的各位都是老板,什么时候轮到这些阿猫阿狗也能跟我们平起平坐了?”齐老黑那漫不经心的声音缓缓开启。

  而我第一时间便将目光锁定在他身上,既然你愿意当这个出头鸟,老子就拿你开刀好了。

  潇洒哥等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纷纷站在我的身后。

  “这几个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如果说他们是阿猫阿狗,那我自己也是了。”斜靠在椅子上,吊儿郎当的翘起二郎腿,狠狠地吸了口烟,摆摆手冲他们说道:“都找地方给我坐那,以后你跟他们平起平坐!”

  潇洒哥等人应声而坐。

  见我如此不给他面子,齐老黑面色铁青:“张总,你这什么意思?”

  “我让我的兄弟坐在这有什么问题?咋的,你不服?”我针锋相对的看着他,眼神没有一丝退让。

  我没来之前一直在挑火的青年在桌子上下偷偷的拉了拉齐老黑,冲他摇了摇头,意思是别吭声了,连他都看出来了,我今天这一开场气势就很强硬。

  “别碰我。”齐老黑猛地一甩手:“我齐老黑,从坤爷手下一直跟到太子爷沈浪,不敢说多大功劳,但绝对算得上兢兢业业,太子爷沈浪跟我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你上来就针对我,你算什么玩意,咋的,真以为你一个靠关系上位没有一点才能的小嘎豆子就能怼我们这帮老人了?莫不是让人寒了心!”

  漂亮,这一开口就把我放在一个道德制高点绑架我,整的我今天收拾他还真成了不仁不义之人。

  可你说我不收拾他吧,当着这么多我手下的面撅我,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种人我留你干嘛?

  我斜眼看了眼潇洒哥,潇洒哥二话没收抄起啤酒瓶子咣的一声对齐老黑拍了下去,紧接着将他的脑袋给摁在桌子上!

  “都tm别给我动!”

  齐老黑被干了以后,那些人纷纷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丝袜平他们便掏出怀里的仿五四指着众人喝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