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阳你tm什么意思?”齐老黑咬牙冲我问道。

  “干什么呢,给齐总松开!”我笑呵呵的走到齐总面前露出欠揍的表情:“对不起啊齐总,兄弟们岁数小,不懂事,莫见怪。”

  齐老黑脸色非常难看,指着自己冒血的头:“我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是你说打就能打的?这笔帐怎么算?”

  “怎么算啊?你想怎么算?”我接过丝袜平手里的枪塞进齐总手里:“齐老大、我知道您是最早混起来的一批、狠的一批,这样好了,你看往我身上崩几枪解气您就崩就完了。”

  “你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是沈浪的侄子我就不敢动你,别忘记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哦,你也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你老tm跟我提你资历多老多老,跟我有关系吗?”我抠着耳朵特痞气的说:“不要问我老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摆在你面前很清楚了,现在要么开枪崩我两下,要么你就老实的呆着别在这里跟我起刺,你们老一辈的人员在我这里真的!不!好!使!”

  我跟齐老黑对视半天,最终他咬牙说道:“我要见沈浪。”

  “你有他电话,随便给他打。”我随意耸耸肩:“哦,对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明天不用去公司了,你被解雇了,新的CEO由刘铂接手,明天去跟他做交接!”

  此话一出所有人愣住了,谁都没想到我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没给这个所谓的老人留颜面,直接让他卷铺盖走人。

  tmd拿着我们沈家的钱,跟我这个沈家新少主犟嘴,你不走人谁走人?!

  “你凭什么!!”齐老黑拳头握的紧紧的。

  “就凭我是沈家新的接班人!!”我忽然吼道,气势震慑当场所有人,我的眼睛扫过众人,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都给我听好了,s海市的天变了,沈家的天也变了,以后这里只有一个叫张耀阳的男人才是你们的主宰,看见我身后的这群兄弟没,他们都在等待着机会,一个需要展示自我的机会,既然沈浪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你们就给我听好了,我现在需要的时候能帮我打江山,共创辉煌的人,不是tmd在我面前装b,跟我倚老卖老的装b犯,绊脚石,在场的各位,凡是吃着沈家饭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你若是不服,你现在抬屁股走人,我身后的这些人,你看看他们坐在你的位置上能不能比拟出色就tm完了!!”

  我看向潇洒哥他们怒问道:“能不能!!”

  “能!!”潇洒哥黄平段宏楠李阳等人整齐刷一的吼了起来,气势足的一比。

  而那些人在气场上明显就弱了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觉得自己能在这里干的人,留下,觉得自己不能跟我这个你们口中的小b崽子干活的人,现在就给我走人!!现在这个社会看的是能力,不是资历!”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耸搭着脑袋,没有一个肯走的。

  因为就沈家现在给他们的生活来看,既不用拼命也不用玩命,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风吹雨打,就吹着小风晒太阳,拿着巨额工资,年底分红,谁会傻呵呵的要走。

  他们在私下里鼓动齐老黑上位也只是怕我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到他们而已,要是自己人上位绝对不会动自己的,这是他们的初心。

  在这个追求物质的时代,谁会管你年轻还是老将,能够带他们赚钱才是硬道理。

  而齐老黑为什么起刺,他只是想告诉我他在这群人里的地位有多么的高,你要动谁别动我,因为我是老人,资历摆在这,你必须给我这个面子。

  可他却忘记了,你都不给我这个新的老板面子,我干啥贯彻你啊?

  人的尊重是相互的。

  眼下见我发飙撂狠话以后,全都没有bb的了,包括齐老黑。

  我为什么敢说这样的话,为什么敢说沈家的天变了,变成张家的天?那还不是沈浪的默许!

  齐老黑甚至开始后悔跟我起刺了,因为我所表现出来的王者气势并不是一个年仅二十五岁青年表现出来的。

  “齐总,你还不走在这稳坐钓鱼台干嘛呢?”我好奇的看着他:“难不成你还真想给我两枪啊?”

  “你真的要撵我走?”

  “不然我在这跟你掰扯这么半天是干啥呢?”

  “你有种!”齐老黑用手指着我:“你给我等着,我走了,看你怎么跟沈浪那边交代。”

  说完,齐老黑哼了一声,将枪拍在桌子上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一个过气的大哥在这跟我装什么大以巴狼。

  丝袜平将枪揣回兜里,我也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我张耀阳这个人呢,向来都是尊重大家的,我一直认为尊重是相互的,水呢,能载舟,也能覆舟,沈家能一步步的走向今天离不开各位的大力支持,但是我老舅为什么来找我带着大家继续前进呢?因为他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沈家想在进一步,必须得由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来呀,所以哈,我让齐老黑离开,而在座的各位虽然有几个年纪大的,但是看着就非常的成熟稳重,一个公司除了必要的年轻人以外,有几个稳重的老人压场也是很有必要的。”

  在我看向那几个岁数大的老人时他们明显吓坏了,听到我后面的话纷纷松了口气。

  要的就是tm这个态度,早都是这个态度,是不是早就开始喝酒吃饭了?

  “张总,您放心,不管谁带领我们,我们肯定帮助你再创辉煌。”

  “对,时代在进步,我们也需要进步,我们相信有了张总这样的青年才俊来带领我们,肯定再创一个高峰。”

  众人开始舔我,这就是人性。

  我压了压手:“今天给大家叫过来没有别的目的,就是相互认识一下,以后咱们尽管赚钱,至于我能力行不行,咱们就看明年年底大家能不能分到比以往的钱多不多就完了,还有啊,我这个人很重情义也很讲究,你们若是有更好的舞台,欢迎随时跳槽,走之前跟我说一声就行。”

  “不不不,我们不走。”

  “全s海,谁不知道沈家是最大的。”

  “现在应该说是张家。”

  “对对对,看我这张破嘴。”

  之后的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基本上灭掉齐老黑这个出头鸟之后,全都老实了。

  一顿酒喝的还算愉快,有潇洒哥这个酒蒙子在,不一会儿气氛就变得异常和谐,没了之前的火药味,反而一片和谐。

  我很满意。

  就当饭局结束的时候,我第一个走进车里,想了想直接拨通我干妈的电话,跟他说了今天的事情,毕竟这种事还是要跟人家打个招呼比较好,不然万一那边多想也就不好了。

  可我干妈回给我的就是一句话,大方的干,随便干,干妈在背后挺你!

  有了这句话,我心里那唯一的担心也就没了。

  刘铂凑到我身边问道:“徒弟,咋让我接手呢,完全没准备啊。”

  “论资历,论年纪,论实力,这些人里肯定是你该接手。”

  “可是……”

  “师傅你跟我这么久了,你也应该拿到属于你的东西了。”顿了顿我看向车里的所有人:“哥几个放心,我会陆陆续续将下面的分公司全都找到适合你们的职位,未来咱们只会越来越好。”

  “必须的,以后张家就是这里最牛的公司!!”

  “我们就是这里最牛b的团队。”

  众人欢呼雀跃,其实对于潇洒哥跟丝袜平来说,他们早已经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今天能做出这个举动完全意料之中。

  只要有我张耀阳一口吃的,他们就饿不死。

  可愣头青年轻段宏楠这时候却开口了:“耀阳哥你能让我跟着你吗,我不想当什么老板。”

  众人都愣了,潇洒哥还摸了摸段宏楠的脑袋:“靠,你没发烧吧?”

  段宏楠摇摇头:“我没文化,你让我当领导人,我真玩不明白,就怕给公司耽误了,那我可是罪人了,不如就给耀阳哥干个跑腿的,打个仗,平个事的我行。”

  段宏楠挺实在的笑了起来。

  丝袜平瞬间对潇洒哥说:“看到没,这叫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些臭不要脸的,除了会玩小姐,就没有一技之长的选手,还舔着脸当副总,告诉我,你会啥啊?我看你就会满脸长坑。”

  “我*你大爷,我还会揍你。”

  “怕你昂。”

  每两句话丝袜平就跟潇洒哥撕扒起来了。本来这个车的空间就不算大,两个人直接在后排撕扒起来了,直接闹到车底下那种。

  我笑着看着他们几个,心情那是相当的舒适。

  李阳现在就是纯纯的司机他问我:“咱们去哪儿?”

  “去练歌,你们也都练练舞蹈,抓点紧,早点练会,早点娶丫丫!!”

  众人唉声叹气:“哎呀,让我们这一群粗糙的老爷们唱歌伴舞是不是为难我们了?”

  “为了哥们的幸福,哥几个忍忍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