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练歌房,里面各种唱歌器材都有,是我专门为丫丫求婚而租的地方。

  我们这些人只要到晚上就会来这边练歌。

  可就在选歌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无比纠结的状态中。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求婚,我将它看的很重。

  “星语心愿吧,这歌挺唯美的。”铂叔做为80后,对任贤齐,张柏芝那个年代的电影深深影响到了,一开口便是这个歌。

  “那歌不行,这个电影我看过是一部悲剧,不可以,不可以。”

  “流星花园那个吧,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潇洒哥用他的公鸭嗓子极其难听的唱了出来。

  “这个可以放在考虑当中,可会不会太俗了?”

  “那就简单爱,做我老婆好不好。爱的就是你,心有独钟,这些不都行么。”

  我们这帮人聚在一起觉得唱什么都行,但又觉得唱什么都太大众了,想要点不一样却又浪漫的感觉,实在是很纠结。

  丝袜平说:“咱别光研究了,先排练唱唱看呗,看看哪种感觉最好来哪个!”

  “行,那就试试!!”

  说试就试一点都不犹豫。可我们试来试去,都感觉不行。

  而且还不知道差在哪儿了,编排也是特别的乱。

  跟我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说在群魔乱舞也都差不多。

  而且看得出来他们都是尽力了,一顿挺着啤酒肚的青年在跳舞,着实难为他们了。

  “不行了不行了。”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铂叔满脑瓜子汗的坐在地上:“抽根烟缓缓,受不了了。”

  潇洒哥叼着烟浑身也都被汗水浸透了:“我感觉咱们现在这样有点迷茫,应该找个专业人士过来指点指点我们,最起码我们得知道咱们做的对不对。”

  “上哪给你们整专业人士去啊,就差不多就行了呗。”说实话我自己也有点懵逼。

  “差不多可不行,你就结这一次婚,说啥得整点像样的,怎么着也得给丫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能让丫丫哭也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我都想好了,到时候非得拿手机给录下来,哈哈。”丝袜平神色向往的说道:“哥几个不怕苦也不怕累,就是现在迷,你懂么。”

  “那找谁呢?要不找唐糖过来看看?她是个女孩子,我们唱的歌加舞蹈喜不喜欢,不是一下子一目了然吗?”我提出建议。

  “不行。”潇洒哥摆摆手:“不是埋汰唐糖,那孩子有点傻白甜,审美观跟丫丫不在一个层次,唐糖喜欢的,丫丫未必就能喜欢。”

  “哎这话在理,就唐糖那审美观,一般人真整不了。”丝袜平怎能错过埋汰潇洒哥的机会。

  “我tm*你大爷!”潇洒哥愣了下后,一招饿虎扑食就冲丝袜平过去了,两个人又闹了起来。

  我无语了。

  铂叔这时走到我身边:“你不是有个电视台的朋友么,那小孩叫啥来着。”

  “方柔?”

  “昂,对,就是她,她跟你媳妇俩是好闺蜜,人又在电视台上班,无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还是你媳妇喜欢啥的,她应该能给出好建议,不行你给她叫过来试试呗,咱们这些人必须得有个指挥的了,你让我指挥商场,你指挥干仗那都是一个顶俩的存在,整这种儿女情长的事,还得是小姑娘那种心思细腻的人才行。”

  我觉得铂叔说的有道理,可还是有点犹豫:“找方柔没啥问题,可人家白天上班,晚上在叫过来麻烦她会不会不太好?”

  “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不就是用来麻烦的么,那小姑娘跟她接触过几次,不像是那种事b之人,应该没问题的。”

  “那我试试吧。”

  说着,我叼着烟走到门外给方柔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那边传来挺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在某个饭店。

  “你干嘛呢?”我笑呵呵的开口问道。

  “等一下。”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小跑的声音,片刻后安静了,方柔的声音在电话里再次响起:“跟领导吃饭呢,什么事呀?”

  “呃……没什么事,那你吃饭吧。”既然人家在忙,我就没好意思找她了。

  “得了,我还不知道你,没事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呢,说吧。”

  “内个,你没跟丫丫在一起吧?”

  “没呀。”

  “你啥时候能吃完?我想见面跟你聊聊。”

  “很急吗?”

  “还行吧。”

  “哦,那你等我电话。”说完方柔便挂了电话。

  她在原地想了一下,就返回屋内,挺难为情的对领导说:“领导,我这边出了点急事,得先走一下了。”

  “什么事着急走?一会儿可是要来总公司的大领导,你不陪好了,还想不想升职了?”

  “当然想,可是我朋友那边出事了,升职跟他一比,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人命关天的事吗?”

  “差不多。”

  “你自己寻思吧,要是大领导生气了,我可保护不了你。”

  “哎呀,我知道我老大不会看着我被欺负不管的。”方柔使用撒娇大法对着领导的胳膊一顿猛摇。

  女孩子,尤其长得漂亮还有气质的女孩子,一旦用了撒娇大法那基本上没有任何男人能扛得住。

  而方柔的这个领导平常就跟方柔她们关系特别特别好,在电视台里一直很照顾方柔,就像大哥哥一样。

  “好啦,真是怕了你了,快去吧,这边我想办法帮你顶着,你还回来不?”

  “这个不好说,还得看他要干什么。”

  “他?你男朋友??”

  方柔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不是啦,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会然你放弃这个跟总公司领导吃饭亲近的机会而跑开吗?知道全公司多少人想跟人家吃饭都没机会呢,而你主动放弃,那个人对你来说关系一定不简单。”

  “哎呦,别说啦,我先走了,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就知道你对方柔最好了,嘻嘻。”方柔被领导说的不好意思了,含羞着就要离开。

  “一天少忽悠我吧!!”领导无奈的笑了笑:“明天请我吃大龙虾!!”

  “太贵了,吃点麻辣虾尾得了。”

  ……

  片刻后,方柔给我打来电话:“耀阳,我在珍珠饭店门口等逆,你能过来接我吗?”

  “行!”

  滴滴!

  片刻后,我将车停在方柔面前,方柔冲我微微一笑,随后别了一下耳边的秀发,一脸微笑得上了车。

  看看就方柔上车这动作一看就特别的淑女有气质,在对比我家丫丫那虎揍的,哎,是真的没啥气质可谈。

  屋内,方柔的领导看了眼方柔上了我的保时捷车以后,才自顾自的说道:“我说怎么那么多大领导追求她都拒绝了呢,感情是名花有主了。”

  ……

  “找我什么事呀?”一上车方柔便开口问道。

  “你跟领导吃饭呢,就这么跟我走了,真的好吗?”我指了指屋内问道。

  “没事的,他们没有你重要。”

  方柔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却让我感到无比心暖。

  这丫头,总是那么的温柔。

  不经意之间就能给你的心都要暖化了。

  哎,真是我这辈子不懂得知足,其实娶方柔这个姑娘也是真的很好很好,跟她在一起,给你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暖。

  我笑呵呵点了根烟,方才缓缓开口说道:“我想跟丫丫求婚,但这事不想告诉她,我偷偷的安排了哥几个陪我一起排练唱歌跟跳舞,但是你知道我们一群老爷们在一块心都很粗糙,所以想看看你能不能带领我们一下,帮我们编排一下?”

  “哇,你要跟丫丫求婚了?”方柔一听激动了。

  “嗯,马上二十六岁了,不小了,该结婚了。”

  “你浪够了?”

  “浪够了,想成家了。”

  “嗯,好事,这个忙我可以帮哦,如果做得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怎么会!”

  说完,我心情大好的开车拉着方柔去了我的练歌房。

  结果一进屋,这帮傻b就开始一边跳一边唱。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这些人将我跟方柔围在中间,既深情又可爱并且还有点点搞笑。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这是我跟方柔的婚礼。

  忽然间,我松开方柔,加入他们的阵营里,给方柔唱道:“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道往哪走,就留在我身边坐我老婆好不好,我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

  方柔就怔怔的在原地看着我们这群人又跳又唱,气氛特别特别的好。

  本来之前气氛还不咋地呢,可随着方柔这个女生的一出现,顿时就不一样了,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浪漫起来。

  紧接着一首歌唱完,我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冲着方柔深情款款的说:“做我老婆好不好?”

  方柔唰的一下眼泪就出来了,捂着嘴感动的不行:“我愿意……”

  我缓缓地站起来,方柔下意识的伸开手就要跟我拥抱。

  “哈哈哈。看到没,我就说这样行!!!”我哈哈一笑,冲着众人说道:“连方柔都感动到哭了,拿下丫丫指定没问题,到时候我在拿个求婚戒指,一套拿下丫丫,完美!”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