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挂了电话后,坐在床上生了会闷气,然后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嘴里嘀咕着,这个王八蛋这是喝闷酒去了?昨天吵架真给他打生气了?

  这么想着她就起来穿衣服,本想拿车钥匙的发现车钥匙在我手里,然后就只能徒步。

  s海的三点多天还没有透亮,她拿着手机就在马路上寻找起来。

  也给我打了个电话,但是我没接。

  “这个王八蛋电话都不接了是吧。”

  丫丫想了想就给潇洒哥打一个电话过去。

  “喂?!”

  接电话的是唐糖。

  “唐糖潇洒哥呢?”

  丫丫开口问道。

  “喝多了睡觉呢。”唐糖那边传来很小的声音:“你家耀阳回去了吗?”

  “没啊,我这不寻思问他们在哪儿喝的么,我寻思去找找他。”

  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唐糖着急的声音,片刻后:“丫丫这小子睡的跟死猪一样,叫不醒了。”

  “还有谁一起喝的酒?”

  “好像有铂叔。”唐糖不太确定的回道。

  “行,那我挂了。”丫丫又给刘铂打过去,刘铂还算清醒,心里也知道我大概在什么地方,两个人约了一个地方汇合之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为了小心谨慎,刘铂出门之前还特意给方柔打了通电话,反复确认我没在方柔家之后才敢跟丫丫一起来找我。

  “方柔不是闹着玩的,现在丫丫在找耀阳要是让他发现在你家,这丫头的暴脾气……”刘铂担心方柔害羞没敢说实话,忍不住提醒。

  “真没在我家,他给我送到家之后就走了。”

  “那行吧……”

  刘铂也知道方柔不是喜欢撒谎的女孩子,在得到确切回复之后就去跟丫丫汇合了。

  两个人一顿找也没找到我。

  “这个王八蛋去哪儿了呢?喝点b酒能给自己喝丢了,我tm也是服气。”丫丫插着腰气呼呼的说:“铂叔你也是,耀阳喝那么多酒早点给我打电话让我接他呀。”

  “这……我……”铂叔有苦说不出,他总不能说耀阳送方柔回家了吧。

  本来这没啥,主要是想给丫丫一个惊喜,一时间弄的铂叔挺尴尬。

  在铂叔有意无意的往方柔家引导的时候,终于在一个人行过道上给我找到了。

  “你看那是不是耀阳?”铂叔猛地一指在地上快要冻抽抽的我。

  丫丫一声“我靠”后,小跑跑到我身边,然后非常暴力的将我从地上揪起,真的那真是一点不客气,抓着我的脑瓜子就往起薅,看得铂叔一阵头疼。

  “给我起来,想冻死在外边是吧,喝tm多少假酒呢,打电话还不接。车呢?我问你车呢??”

  我这会什么都不知道了,即便丫丫趁机给我几个大嘴巴子我也没感觉到疼,就靠在丫丫身上嘴里嘟囔着:“媳妇你可算来了。”

  “别叫我媳妇,谁是你媳妇,不要个b脸!”丫丫连打带踢的给我往家薅。

  “我去……”铂叔看见这一幕只能鸟悄的跟在丫丫身后,等到给我折腾到家以后,铂叔方才开口:“你俩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慢点啊铂叔我就不送你了。”

  “没事,呆着吧。”铂叔想了一下又道:“这小子喝多了,你现在说他骂他,他也听不到,别折腾他了,让他好好休息,等明天醒酒在干他。”

  “你是不知道,这小子现在长脾气了敢跟我顶嘴了,咋说都不服了。”

  “呵呵,不能。”铂叔笑了笑,离开了。

  丫丫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我,最终也没训我了,给我费劲巴拉的扶上床以后,索性也不睡了,打开电视剧一顿狂追。

  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等到五点来钟吃点早餐就直接去上班了,所以这不津津有味的看起了电视剧嘛。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时间来到五点半的时候丫丫上眼皮就跟下眼皮疯狂打架,最后忍不住睡了过去。

  等到我俩都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慌乱的看了眼手表,完了完了,这跟方柔约好的时间这不错过了么,于是我赶紧穿衣服就要跑。

  “给我站那!”

  丫丫也醒了,双手环抱靠在门口正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丫丫……”

  我弱弱的看着她,深知她这副表情就是要杀人。

  “喝多了给我打电话,我大半夜的满世界找你,睡醒就要跑,拿我这当什么呢,旅店?”

  “没有,我有事。”

  “哦,有事,行,那我不耽误你办事了,收拾东西,滚蛋!”丫丫拉开身边的行李箱冲我说道。

  “啥意思?”

  “没啥意思,不想跟你处了,分手。”

  “又分!”

  “昂,就分!这次是真的。”

  丫丫哪次都说是真的,我根本不当回事。

  “恩恩,分手,等我出去办完事回来在分。”说完我就走了。

  “你……”丫丫气的原地跺脚,心里嘀咕着完了完了,分手他都不信了,以后该咋收拾呢,也不能老揍啊……

  我都已经走到楼下了,才想起自己车钥匙没拿,于是又反身走回了回去。

  “找啥啊?”丫丫用食指晃悠着手里的钥匙。

  我嘿嘿一笑:“车钥匙没拿。”

  “这是我的车钥匙。”

  “我去帮你把车取回来。”

  “呦呵,你还知道咱家有个车呢。”

  “那就别笑话我了,谁没有喝多的时候呢,赶紧的啊,约了人了,着急呢。”

  “约人了?谁?男的女的?干什么去??”

  我愣了下,绝对不能说是跟方柔,否则这个小惊喜就没了。

  “分公司那些高管,跟他们见面吃个饭。”

  “我跟你一起去!”

  “都分手了你跟我去干啥?”

  我的话给迟小娅噎住了,她切了一声后,说了句不去就不去,然后一溜烟回床上了。

  我忍不住问了句:“你不去公司了?”

  “用你管!”

  果不其然,得到的是这句话。

  出了家里,我跑到烧烤店将车取了回来,连忙给方柔打电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起来晚了。”

  方柔永远都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微微一笑:“我一猜就是,都没敢给你打电话,丫丫昨晚在哪儿找到你的?”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睡醒就在家里了,一看十二点半了赶紧跑出来了,呵呵。”我笑呵呵叼了一根烟,舒服的抽了口才才问道:“吃饭了吗?”

  方柔摇摇头:“没吃。”

  “傻丫头等我呢这是?”

  “恩。”

  “想吃啥,走,我请你。”

  “都行。”

  “别都行啊,都行是最难的了,你说一个,咱们去吃。”

  “那就麻辣香锅吧。”

  “走!”

  我跟方柔一起吃了午饭,她要了一杯水,而我则是要了一瓶饮料。

  我们又要了两碗大米饭后相对而坐。

  方柔笑眯眯的问我:“昨晚喝成那样,丫丫生气了吧?”

  “恩啊,刚才还跟我闹分手呢。”我浑然不在意的笑道。

  “她这人嘴硬心软,跟你说分手也不是真心的,就是想让你哄哄她。”

  “我知道,这小妞一绝屁股拉什么屎我都知道。”

  我这略显粗鄙的话惹得方柔没办法往下接,只能在那呵呵一笑。

  “是不是我说话太难听了?”我主动问了一句。

  “还行。”方柔给我留足面子:“有些时候我也在想自己当初看上你哪一点了,后来就觉得可能就是你真实吧,你是不知道电视台里的那些人见面都是带着面具说话的。”

  “没办法,我也就跟你们几个我能随心所欲,跟别人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我们既然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就只能顺从它喽。”说话间麻辣香锅让服务员给端上来了,方柔第一筷子夹的是培根肉,而我的第一筷子也是夹的培根肉,我们对视一眼后,我就将筷子给收回。

  还笑呵呵的说:“咱俩还挺有默契的,你吃,你吃,哈哈。”

  怎料到方柔微微一笑,夹出培根肉放我碗里:“这里面这么多呢。”

  “你呀,永远都是不跟人争不跟人抢的性格,在电视台里不吃亏吗?”

  “吃亏是福。”方柔不在意的耸耸肩:“别说,我在电视台里人家还真不欺负我。”

  一顿饭吃的挺愉快,结完帐以后我便跟方柔去逛各大珠宝店。

  我跟方柔不像跟别的姑娘,我们即便在一起逛街也很好的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这个距离属于朋友之间的礼貌距离,它不会显得尴尬,也不会显得很亲近,属于适中那种,即便丫丫要是突然碰见我们了,也不会有任何想法。

  在一个,方柔本身就是那种你不想去亵渎的女孩儿,有的女人你看着她就很想睡她,有的女人你看着她只想跟她做好朋友,保护她,方柔就是后者。

  她跟晨曦是那种很相似的类型,不过晨曦跟她一比,一个孩子,一个大人。

  方柔特别的有女人味,可以说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用女人味来形容的。

  那是一种对女人气质上的一种最高褒奖,方柔值得这个褒奖。

  “耀阳你看这个钻戒好看吗?星光璀璨,挺符合丫丫的气质的。”

  我们路过一家柜台前,方柔拿起一个特闪耀的大钻戒征求我的意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