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咧嘴笑了起来:“丫丫还能有气质呢?”

  “人丫丫气质很好的好么。”方柔选择为她姐妹说话。

  “对对对,你们说的都对,那就这个了。”我冲着服务员微微一笑:“给我包起来。”

  服务员都懵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买东西的,本来第一眼见我心里还想着方柔怎么会跟我这个土包子在一起,现在一看明白了,原来是豪哥。

  “好的,先生。”

  “不在挑挑了吗?”方柔说:“没准有比这个更好的呢。”

  我摇摇头:“不了,这里面的每一刻钻石它都有独特的魅力所在,而我更看中的则是眼缘,瞅它顺眼那便是它了,挑来挑去只会让自己眼花。”

  “你说话越来越有品味了哦。”方柔自然明白我话里的意思,笑呵呵的背着小手在算账那里等待着。

  “多少钱?”我冲服务员问道。

  “您好一共八万八。”

  “多少?”

  “八万八。”

  八万八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算贵,我也支付的起,只是我在家里不把钱,都是丫丫把钱,我的银行卡,信用卡,各种卡全都在她那,即便我们还没结婚,卡也是在她那保管,丫丫对于钱这一块把控的很严格。

  而我兜里就揣了三万块钱,那还是我攒了好久好久的,本以为买个小破钻戒三万足矣,现在来看,确实太农壳子了。

  我尴尬的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细心地方柔问我:“怎么了?”

  我小声告诉她:“钱不够。”

  方柔微微一笑,从包里翻出一张卡:“刷我的吧。”

  “行,等着我跟丫丫表白完还给你。”

  “没事!”

  刷了方柔的卡,我成功的买到大钻戒,接下来就等着排歌排舞了,一切准备就绪后,就能光荣滴娶我得丫丫了。

  就当我跟方柔买完钻戒准备离开时,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丫丫打来的。”

  “你接,别说我俩在一起。”

  “知道。”方柔接起电话:“丫丫。”

  “柔柔你在哪里?”

  “我……”方柔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在外面溜达呢,怎么了?”

  “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呆一会儿呗。”

  “行呀,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上我家来吧,我懒得不想出门。”

  “好,我这就来。”

  “嗯!”

  两任很快就挂了电话,方柔冲我吐了吐舌头:“内个我不能陪你了,丫丫喊我,估计是跟你吵架不开心了吧。”

  “行,你多陪陪她,我也放心。”

  “嗯,你晚上还去练歌房吗?”

  “肯定要去,我要给丫丫一个有牌面的求婚现场。”

  “加油!!”

  ……

  我跟方柔分开了,原本想去练歌房的,忽然想起一件事还未做,于是我买了一些水果,开车去了医院。

  找到病房302,推门走进去。

  就看见柳儿脸色煞白的坐在床上,面容很憔悴,旁边则是她的姐姐皇妃。

  “来了。”皇妃冲我点了点头。

  “嗯。”我将水果放在桌子上,叹着气冲柳儿说道:“阿文的事我都听说了,节哀顺变。”

  “人都已经死了,不节哀又能怎么办呢,一切都是命,真是应了那句话出来混始终要还的。”柳儿极度悲伤,看着她故作坚强模样让我的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真的不知道我自己的做法是对还是错,柳儿将来若是知道阿文的死是我亲手造成的,会不会恨死我。

  “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我一定要将他生出来。”柳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管未来有多难,我也要生出来!”

  “好吧,生吧,我帮你养。”事到如今,我也没资格在说些什么,甚至开始有些后悔了,一个可以组建的家庭就这样让我亲手破坏了,罪恶感始终萦绕我的心头。

  “耀阳你跟我出来一下,我跟你说电话。”皇妃冲我说了一句,然后迈步走出屋内。

  “你休息吧。”摸了摸柳儿的头宽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我会帮你一起照顾孩子的。”

  “嗯!”柳儿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很认真的对我说:“对不起。”

  我笑了笑:“一切都过去了。”

  心里却是再说,应该是我对不起你。

  怀揣着沉重的心事跟着皇妃来到医院楼下不远处的遛弯公园内,皇妃在前面走着,我则是在后面跟着,谁都没有说话。

  皇妃渐渐停住脚步,她回过头对我说:“阿文是你找人弄死的吧。”

  我还没有回答,她又很确定的说:“对吧。”

  我没吭声,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皇妃有些嘲讽的说:“我没想到你真是一个绝情的人,人柳儿怀着阿文的孩子,你给阿文弄死了,有考虑过她们娘俩以后怎么活么!”

  “你凭什么说是我害死阿文的?”我皱着眉头有些不乐意。

  “你不用在那跟我俩不承认,张耀阳,我尹恩妃从十七岁就跟着你,我们睡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是不是你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皇妃双手插兜:“本来之前我还只是怀疑,从刚才你跟柳儿说的那些话,看她充满歉意的眼神时,我就很确定了。”

  最终我没能在辩解什么,是啊,皇妃了解我,就如同她了解她自己一样。

  我们天天在一起生活长达七八年之久,就算是阿猫阿狗也摸透它的生活习惯,更别人说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了。

  “阿文确实该死,可是你为什么不能看在柳儿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原谅她呢?”皇妃冲我问道:“本来我也挺恨柳儿的,可是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恨不下去,她也只是个在爱情里的可怜人,她帮着阿文骗我们,也只是在感情里迷失自己而已,要怪就只能怪她没有遇到好男人,这些天我很纠结,一方觉得阿文死得很痛快,一方又觉得阿文死了柳儿跟孩子怎么办,耀阳,你说她该怎么办呢?”

  “我会帮她一起把孩子养大。”

  “呵呵,可柳儿并不需要。”

  “那我也会给她一笔钱,但是不能用我的名义,你可以用你的名义将钱转交给她。”

  “这么说你承认了?”

  “说这个没意义。”

  “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我不解的看着皇妃。

  “凭什么你让我给她,我就给她,或者说凭什么我还这么听你的话。”皇妃往前走了一步,我往后退了一步,皇妃又往前逼了一步,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鼻尖已经碰见了。

  皇妃个子挺高的,只要轻轻踮起脚尖,顺手搂着我的脖子就能跟我鼻尖砰鼻尖了。

  她酷酷的露出一个不屑地微笑:“难道仅仅因为你睡了我七年多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那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啊!”

  沉默无言,我只能用抽烟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怎么,平常一向伶牙俐齿,幽默风趣的张耀阳呢,哑巴了?说话啊!不说话是吧?真没劲!”皇妃转身就要上楼。

  我叹了口气,刚想离开。

  只见她停住脚步又说:“哦,对了,你跟迟小娅什么时候结婚?”

  我心里咯噔一声,为什么她老是这么问。

  “哈哈哈,张耀阳我有那么让你害怕么?”

  “皇妃,放下吧。”

  “放不下。”皇妃摇摇头:“我忘不了那个睡了我七年多的男人,我没有你变心那么快,张耀阳请你扪心自问自己,当你跟迟小娅在床上欢快的时候可曾想到有个被你抛弃的姑娘在深夜里哭泣呢!”

  “不是我抛弃的你,是你抛弃的我!”我终于有些火了:“当初不是你抛弃我,我们又怎么能走到今天这步,我没做错任何事,你少来指责我!!”

  皇妃却是无所谓的笑了:“别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你尽管跟迟小娅过日子,能让你过得安生算你心大!”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放过丫丫吧。”有了秦子晴之前的教训,让我意识到因爱生恨的女人都是很可怕的,我很害怕丫丫在重蹈她们之前的故事,所以我很慌。

  我更明白我跟皇妃之前爱的有多深,就能想到她伤的有多痛。

  论头脑,论手段,皇妃甩秦子晴十条街不带转弯的,所以我很害怕她会对丫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哎呀,这还没结婚呢,你就这么护着她呗,你前女友在眼里就是那样一个大坏蛋呗,你听好了,我跟秦子晴不同,我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但我也不会让你张耀阳好过,你记住了。”皇妃咬牙说完,冲我点了点头,深深地看着我之后,转身离开。

  “我tm到底怎样做你才能放过我。”

  皇妃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笑容,不再理会我,自顾自的回到医院。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让我之前大好的心情全都没了,我tm就多余来医院找罪受。

  与此同时,我更加的坚定了要跟丫丫早点结婚的想法,免得夜长梦多。

  病房内,柳儿看着眼睛红通通的皇妃,心疼的说:“姐,你哭了。”

  “没事。”皇妃擦干眼角的泪水,刚刚那一番话在我面前说的挺酷的,实则有多难受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